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碾压局

第一百四十七章 碾压局


  谁都没有想到姬吟雪居然还敢先出手。
  “有点意思!”苏雄淡淡地说道,对于姬吟雪的出手好像没有任何的奇怪,但也许也是因为他的实力问题,无所谓姬吟雪出不出手。
  姬吟雪面对苏雄,也不打算保留自己的实力,锤、盾、枪、剑、刀五样神武一同出现。
  “嘶,这个姬吟雪也太恐怖了吧。”张或在夏侠身边惊叹道,除了姬家,所有的人都只能够拥有一件神武,但是就算是姬家的人,也很少见他们使用三个神武。
  但是姬吟雪,一来就是五个。
  而且五个神武的质量似乎都是不低的样子。
  同时,姬吟雪背后隐隐出现三条金龙虚影,每一条金龙都有着数十米长,盘桓在慈城县上空久久不散,发出了巨大恐怖的龙吟之声。
  苏雄就静静地看着姬吟雪表演,不慌也不乱。
  “苏雄,你就不惧吗?”姬吟雪手握盾剑两大神武,锤枪刀在身边挥舞着,直挺挺地冲向苏雄。
  “你不配。”作为剑帝宫的宫主,一手御剑术耍得出神入化,之前从天而降的剑也再度出现。
  蓝紫色的剑光随着剑身直接劈向三条金龙。
  “斩龙不怎么吉利,夏大人记得替我向陛下赔个不是。”剑光尚未落到金龙身上,苏雄就对着夏侠开口。
  然而当剑光触碰到金龙之时,金龙也瞬间化为金光消散在空中,只留下了一声哀嚎,姬吟雪行动一滞仿佛遭到了重创,而苏雄同时一掌拍出,一道掌印出现在了姬吟雪的胸膛之上。
  而姬吟雪出现在了地上,衣衫不整。
  “难怪你敢冲上来,在我见到的生死境之中,你足以排入前五。”苏雄伸出了一个手掌,比了一个“五”,似乎是在鼓励,又似乎是在蔑视。
  姬吟雪站了起来,将五大神武收了起来,此刻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完全不是苏雄分身的对手了。
  “你不杀我?”
  “你不配。”这是苏雄第二次对着姬吟雪说出这句话,姬吟雪感到了深深的侮辱却又没有说什么,败军之将何足言勇?
  “你很强,但是你能够保证剑帝宫的弟子和你一样强?”
  “激怒我这件事情,你做到了。”苏雄伸手,长剑飞回了他的手上,苏雄握住,冲向姬吟雪。
  姬吟雪感到不妙,直接转身就跑。
  “你敢杀我?!”
  苏雄没有说话,只是冲了上去。
  两个人瞬间跑离了慈城县。
  “你说姬吟雪会死吗?”
  “不会。”夏侠摇了摇头,“但是受重伤是免不了了,估计遗迹之争也是凶多吉少了。”
  “嗯,对于利用他,真的是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了。”秦元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叹了口气,“只是可怜了慈城县。”
  “没事的,姬吟雪这种疯子,江湖上也只有他独一个了。”夏侠有些感慨,“勉强算是和他同代的人,不过要比他老一点,当时就听说姬家的公子怎么怎么狂傲,心里还有点不信,这几十年也没什么交集,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啊。”
  “什么狂傲,什么疯子,分明就是没有脑子,他也不想想真的惹怒了陛下,他姬吟雪还能活得好好的?他以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为了妖族和全人族开战,也只不过是因为没有触及到各大势力的痛点而已。”张或撇撇嘴,心里也是有点愤愤不平。
  这种没脑子的二货都能到生死境,他张或实在是有点不服气啊。
  “秦元,到时候可要联手演一出戏啊。”
  “什么戏?”
  “到时候你就假装拿到了复活妖族的办法在他面前晃悠吸引他的注意力逼他抢夺,让他成为众矢之的。”
  “他会这么傻?”秦元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随后他就立马意识到。
  认为姬吟雪有智商,才是真的傻。
  夏侠似笑非笑地看着秦元:“其实在此之前我一直在想该如何进行计划才会让他相信妖族遗迹里是真的有让其亡妻复活的办法,最好是合理一点摆到他的面前。”
  “但是现在……”
  “一切都省了,对吧。”张或又插了一句嘴。
  “对。”
  “你小子很不错,我很喜欢。”张或突然对着秦元说道。
  “多谢张大人抬爱。”该有的礼节秦元都还是有的。
  张或笑了笑,心里也起了爱才之心:“我听说你是什么预备监察使,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军方混混?”
  “也许以后会考虑考虑吧,现在没有这个想法。”
  “我听说你是武状元?”
  “嗯。”
  “那你为什么不加入军队?”
  秦元:???
  这两者有半毛钱关系吗?
  “历代武状元,最后都是进入军队的,而且至少会待三年以上,就算以后从军队出来了也都是武官而非文官。”夏侠看出了秦元的疑惑,“所以你这个武状元,在某种程度上名不副实啊。”
  秦元耸耸肩:“名不副实就名不副实吧,再怎么名不副实也是个武状元。”
  其实他的能力,和历届武状元相比也许都要逊色一点,行军打仗他一点都不在行,估计完全不是其他武状元的对手。
  但是他也有着其他武状元无法比拟的优势。
  无与伦比的战斗力和潜力、在江湖上搅动风云的能力、和一个好使一点的脑子。
  当然,也离不开王者荣耀这个游戏的帮助。
  “既然你目前没有什么意愿也就算了,不过你要是外面混不下去了可以去军队避一避,那里还算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退路。”
  “你什么人啊,把军队当作退路?”夏侠翻了个白眼
  “嗯,我会考虑这个建议的。”秦元笑着说道,张或知道这个笑容背后更多是一种礼貌性的回复。
  “对了,我建议你不要参与这个老家伙弄的变法,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张或拍了拍秦元的肩,停下了脚步,此刻他们已经走到了县衙。
  夏侠怒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其他的意思,你这个变法的阻力和危险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多大,可不要害死这个有潜力的年轻人。”
  夏侠沉默了,不说话,其实他也不希望秦元出现危险,不然今天他也不会警告姬吟雪别出手了,可是很多事情是不能随他的,最后他半晌才对着秦元说道:“你先回去吧。”
  秦元点点头,简单地行了一个礼就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