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一百七十章 友好会谈?

第一百七十章 友好会谈?


  对于成风第二次被扔出来,秦元表示喜闻乐见并且哈哈大笑。
  “你这……你这也太好笑了吧。”
  “先生,我不懂。”
  “你不懂什么?不懂为什么被扔出来?”
  “对。”成风认真地向秦元请教。
  不懂就要问,虚心求教才是一个好的跟班。
  “那你听好了,像你和她在一起这件事情,应该等两个人互相喜欢的时候才能够说出口。”
  “为什么,反正迟早都会在一起的。”
  秦元:……
  少年,你哪来的自信?
  秦元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问出口的。
  成风皱起了眉头,仿佛再次遇到了一个世界难题:“难道我们不应该在一起吗?”
  秦元被问到了,该怎么和这个单纯的孩子解释爱情问题呢?
  “我问你,你觉得什么样的两个人在一起比较合适?”
  成风思考秦元的这个问题:“嗯……互相喜欢。”
  “那她不喜欢你对吗?”秦元眼见成风要反驳,连忙补上了一句,“至少现在不喜欢对吗?”
  成风有些不甘心地点点头:“可是她最后会喜欢我的!”
  “那等她喜欢你了,你们就应该在一起了,不是吗?”
  “是。”
  “那她现在不喜欢你,你们现在不应该在一起不是吗?”
  “嗯……是。”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成风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秦元眼见成风点头,也算是松了口气:“那你现在开始,不要和她说在一起的事情,如何?”
  “好,那我该怎么做?”
  “呐,首先,你不要表现得太过亲近的,你现在和她的关系还没有好到那种地步。”
  “嗯,就像普通朋友一样。”
  “其次,你虽然表现得不能和他太过亲近,但是你对他必须要比普通朋友好。”
  “不懂。”
  “就是普通朋友不会付出的你要去付出,普通朋友得不到的,你也不要去奢求。”
  “好像有点懂了,我会去尝试的。”
  “还有一点,很重要。”秦元突然坐正了身体,表现得无比严肃认真。
  “什么?”见秦元如此认真,成风也是严阵以待。
  “如果一直不能让她喜欢你,就算了,不要为一个女的付出太多,因为很有可能一无所获。”
  “为什么?”
  “记住就好。”秦元没有具体解释,因为解释起来比较麻烦。
  成风相信秦元不会坑自己,继续认真地点头:“那我去找她了?”
  “不,今天不行。”
  “为什么?”
  “你最近去的有点频繁,找她的次数过多,容易引起她的反感。”
  成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也放弃了前往寻找何红月的想法。
  “我出去一趟,你自己忙自己的事情吧。”
  “好……”
  秦元本来其实也没什么事情,但是秦元觉得以成风的能力和情商不大能够成功追到何红月,所以他得想办法帮帮忙。
  什么都有商会。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无比平常的一天,小日子过得安安稳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切都显得宁静祥和。
  但是对于何红月来说,今天无疑是黑暗的一天,一个在她眼里堪称傻逼的人连续来了两次,每一次都成功搞炸了自己的心态。
  到了现在,何红月又看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人,嗯……好像在前几天见过。
  好像是带来血月果,和那个傻叉一起的人。
  难道是来出头的?
  何红月不是很想理会秦元,但是秦元却走向了他。
  “贵客有什么事情吗?”
  秦元点点头:“有件事情,想和你单独聊聊,放心我不是来闹事的,你也不用叫人把我扔出去。”
  何红月面无表情地看着秦元,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挂上了一丝假笑:“请贵客随我来。”
  秦元跟着何红月来到了一间独立的房间,和上次的差不多,环境很棒,待在里面让人感觉十分舒服。
  坐下之后,何红月给秦元倒了一杯茶,然后自己也坐下,看着秦元问道:“请问贵客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对吗?”
  “我那个手下,有时候脑子不大好使,还请见谅。”
  “没事,我也把他扔出去两次了。”
  秦元觉得自己脸上的微笑有点挂不住了:“我也不多客套了,你是禹城府何家人,没错吧。”
  “怎么了?难不成贵客是我家里人派来的走狗?”
  “那倒不是,我只想问问何姑娘,如果真的有走狗想要强硬地带走你,你觉得商会会出面帮你扛下这件事情吗?”
  何红月心下一凛:“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有些事情其实你心里要比我明白,你不是在想办法挣脱家族的束缚,你只是寻找一个暂时逃避的地方而已。”
  “你说这些是特地来激怒我的吗?”被揭了短的何红月在努力克制自己心中的愤怒,眼前的这个人毕竟是一个客人。
  而且这个客人和成风不一样,眼前的这个客人毕竟是能为商会创造利益的。
  “不是,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你也没有反驳,不是吗?”秦元没有理会何红月涨红了的脸,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所以你来阐述这个事实是为了什么?”
  “想和你做个交易,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呢?”
  “愿闻其详。”何红月挑了挑眉,她想要看看秦元的嘴皮子到底能够厉害到什么程度。
  秦元再次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我先来介绍一下我自己,方便你接下来能够相信我说的话。”
  “我叫秦元。”
  “闻所未闻。”
  秦元:……
  “青云榜第八。”
  “又不是第一。”何红月虽然心里吃惊,但是还是嘴硬。
  “好吧,就算你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但是你应该清楚这个排名的分量吧。”
  何红月:“年轻一代青年才俊喽。”
  “同时,我还是大魏明州府预备监察使,太子太傅。”
  “大魏人?”何红月吃惊地张开了嘴巴,上下打量着秦元,对于秦元的自报家门,她不是很能相信,毕竟不管是什么监察使还是什么太子太傅,不都应该至少是中年人么?怎么秦元一个小年轻就是了呢?
  但是秦元又不像骗人的样子,让她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这年头,太子太傅都不是什么稀有货色了?
  秦元微笑注视着何红月,等待着何红月的答复。
  “好,那你介绍完了你自己,可以说合作的内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