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快放手

第一百七十五章 快放手


  “十三万!”
  十三万这个价格,说高也高,说不高也不高,对于软玉灵骨粉来说的话,这个价格已经小幅度超出了它的真正价格了,但是对于这里的部分土豪来说,显然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十三万的价格,终于吓退了绝大部分人,只剩下一个人叫价了。
  倒不是说他们无法出更高的价格了,也不是说他们认为再出高价就不值得了,而是这种大幅度提价的叫价方式,已经告诉了许多人。
  这个软玉灵骨粉,他势在必得!
  “十三万两千,在下陈凤龙,大家就当交个朋友把。”
  陈凤龙,龙山派长老之一,老牌神武境强者,他这主动暴露自己身份的行为,显然也有些威胁的意思在里面。
  其实陈凤龙也不想这个样子,能够开得起这个价格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人,但是无奈他手头上的钱实在是不够用了,他已经没有十足的把握叫下软玉灵骨粉了。
  “十三万四千。”姬吟雪也降低了喊价的幅度,刚刚十三万的价格显然已经让这位陈凤龙滋生退意了,不然也不会开口威胁了。
  既然可能以更低的价格拿下,姬吟雪自然不会像傻子一样继续大幅度地提高价格。
  钱,毕竟不是大风刮来的。
  陈凤龙脸一下子黑了,但是他也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也许这个人不认识自己到底是什么人,自己在龙山县虽然算得上是人尽皆知,但是出了龙山县可能就没有多少人认识自己了。
  “十三万六千,在下龙山派长老陈凤龙,如果朋友有需要的话,在下可以给你在龙山县做导游在这里好好游玩游玩。”
  姬吟雪根本没有理会陈凤龙,他这么一个连大魏都不怎么放在眼里的人会把陈凤龙放在眼里?
  搞笑!
  陈凤龙高估了龙山派的影响力,别说是他一个区区的长老了,就算是龙山派的掌门前来,估计姬吟雪也是一点面子都不会给。
  “十四万!”姬吟雪果然如同秦元的料想一样没有搭理他,身为江湖上难得一见的生死境高手,他的确有不把整个龙山派放在眼里的资本。
  陈凤龙叹了口气,原本以为姬吟雪听了龙山派的名字会放弃竞价,但是没有想到姬吟雪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
  “没办法了,徐晨,去打探打探这个人的身份吧,等到拍卖会结束了,我们去会会他。”陈凤龙也不是第一玩阴的手段了。
  徐晨迟疑了:“师父……这……”
  “你可以不去,然后软玉灵骨粉被他拿走,等到下一次软玉灵骨粉出现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你师兄可能这辈子都要躺床上了。”陈凤龙淡淡地说道。
  徐晨露出了为难的表请,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师父,我们其实可以跟他聊聊的,让他让出一点来给我们……”
  “万一他让出来给我们的不够呢?”陈凤龙拍了拍徐晨的肩膀,“你如果真的不想去就算了,我也不强逼你,只是可怜你的师兄啊……”
  徐晨知道自己的师父在用瘫痪在床的师兄给自己施压,可是他并不想做出一些不合规矩的事情。
  “要不,我们和他谈谈?”
  “如果没谈妥呢?”
  “……我去打探消息了。”也许从这一时刻开始,徐晨再也不是那个坚守原则的少年了。
  很多时候,人都会向世俗屈服。
  徐晨和陈凤龙都想要给瘫痪在床的师兄治病,两人不同的地方就是徐晨有原则而陈凤龙没有原则。
  陈凤龙遇到了钱不够的窘境就想要依靠龙山派的名头强压竞争者,在意识到失败之后则是想要借助一些肮脏的手段。
  徐晨不是这个样子,他还想着和对方谈话最好做到双赢。
  但是他也不是个傻子,世界上绝对没有两全其美的东西,徐晨最后也只能选择这个没有办法的办法。
  拍卖会依旧进行着,没有因为一两个人心情的变化而变化,秦元也最终睡着了,一直睡到下午,成风才把秦元叫醒。
  “结束了?”
  “嗯。”成分点点头。
  “那我们走吧。”
  “好。”
  “要不要和她道个别?”
  秦元指的走,不是指离开拍卖会,而是指离开龙山县,虽然姬吟雪直接来到龙山县免去了他回到大魏将血月果递上去这一个环节,但是他终究还是要回大魏去的。
  成风嘴唇动了动,最后摇摇头:“算了。”
  “算你个头,不去见她,我们上哪拿拍卖会的钱?”秦元无奈地叹了口气,成风这个人真的是……
  成分这才恍然,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出现了一点笑容。
  两个人走下楼梯,走到后台。
  成风看到了何红月,何红月也看到了成风,两个人对视一眼露出了微笑。
  随后,何红月才把目光转移到了秦元的身上,拿算盘算了算,点了点几张银票递了出去:“给你,你核对一下有没有问题。”
  秦元摇摇头:“没有问题。”
  姬吟雪也从楼梯之上下来了,冰冷的气质让周围的人不敢靠近,自动空开了一条道路。
  “钱。”
  秦元叹了口气,把之前还没捂热的几张银票和自己身上原本就带着的银票给了姬吟雪。
  姬吟雪又在自己的衣服里掏了掏,将钱递给了何红月。
  何红月笑着点了点银票,将软玉灵骨粉拿出来给了姬吟雪。
  软玉灵骨粉放在一个精巧的红色小锦盒之中,姬吟雪打开盒子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秦元开口道:“我先走了。”
  “慢走。”
  姬吟雪向外走去,却被陈凤龙拦了下来。
  “这位朋友,等一等,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谈一谈。”
  姬吟雪瞥了一眼陈凤龙,根本没有理会陈凤龙,继续朝外走去。
  陈凤龙觉得周围的人都盯着自己,一下子觉得有些失面子,想要动手,而身后的徐晨则拉了拉陈凤龙的衣角,怯生生地说道:“算了吧。”
  姬吟雪用余光瞄了一眼徐晨:“他很聪明。”
  “站住!”陈凤龙从来就没感觉自己有这么丢脸过,连自己的徒弟都不信任自己了。
  姬吟雪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当初在慈城县他以大欺小欺负秦元也证明了他不仅脾气烂,而且绝对没有高手气质这种东西。
  姬吟雪停下了脚步,直接站在了陈凤龙面前,一手抓住了陈凤龙的脖子向上举,陈凤龙疯狂拍打着姬吟雪的手臂,整个人的脸都憋红了。
  “放……手……”陈凤龙努力让自己吐出文字,但是姬吟雪却没有听他的。
  “快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