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鸣金

第一百八十六章 鸣金


  说到慈城县,秦元承认自己感兴趣了。
  “你说说。”
  “鸣金!”易城抛出了一个名词。
  “听说过,宁武大陆最顶尖的材料之一,儒家的‘无双玉’就掺杂了这个成分。”秦元自顾自地说出了这个材料的一些信息。
  随后话锋一转:“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鸣金的渠道都掌握在朝廷手里,不应该是你能有的。”
  大魏关于金属的渠道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不论是鸣金还是其他的任何金属都掌握在官方的渠道,这也是为什么联合商会能够在大魏击败什么都有商会的原因之一。
  联合商会,能够卖金属!
  不仅仅是金属,大魏实行的是“盐铁专卖”政策,就和古代的部分朝廷一样,盐和铁,私人都是不能卖的。
  但是易城现在却说出来了鸣金……
  如果说普通的金属在联合商会还有得售卖的话,那么鸣金是绝对不可能流出去的。
  因为鸣金这种金属的价值实在是太高了,产出还少,整个大魏境内的鸣金数量加起来都未必能够打造一套盔甲。
  卖出去?
  那朝廷用什么?
  易城微微一笑:“所以我想请秦大人帮忙,将鸣金转移出去,到时候的报酬……我相信我一定会让秦大人您满意的。”
  他不怕自己现在突然把他拿下?
  易城敢这样子直接大胆地合作,想必是不怕的。
  或者说……他想把自己拉下水?
  还是说……魏慈的试探?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秦元都不想掺和其中。
  他不是魏慈的忠犬,不会一切都为了大魏;也不是什么反贼,在这种事情上侵害魏慈的利益,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一个无人能敌的地步,或是将自己的势力发展到一个令所有人都忌惮的地步。
  “抱歉,我不敢。”秦元稍稍往后退了一步,“你现在可以安排一些撤退的行动了,我很快就会把这件事情报给上面的人,也算是这一杯酒的交情了。”
  易城眼底洒满了失望:“我一直以为秦大人与众不同,没有想到秦大人也是胆小鬼一个。”
  “是啊,胆小鬼一个。”秦元其实并不担心打草惊蛇什么的,易城敢和自己谈判,那必然做了好自己不答应的准备。
  如果真的没有……
  那剩下的事情也不用秦元考虑,魏慈一定会轻而易举地拿下这帮没脑子的蠢货。
  “好吧,既然如此,那在下先行告退,也就多谢秦大人的提醒了。”易城带着失望,走出了喜缘楼,秦元望着易城,又看了看被簇拥着的许越冥、房子越和宁王。
  这三个人,有没有可能是易城的后台呢?
  易城这样的行为,无疑是一种试探行为,让秦元有点头疼。
  本来不是很想卷入这样的漩涡,但好像一不小心还是卷入了这种旋涡?
  剩余的时间倒是偶尔有几个人来秦元旁边找秦元办事,都是比较常规的那种事情,但是被秦元一一拒绝了。
  这场宴会在大家刻意营造的氛围下显得无比热闹和谐,宾尽主欢,好不热闹,不少人都喝得醉醺醺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一抹红晕和灿烂的笑容。
  出了喜缘楼,秦元七拐八拐乱拐着偷偷出城,在确认没有人跟随之后直奔上京府。
  如果是魏慈想要试探自己的忠心,那这样表忠心无疑是最好的方式。
  如果真的是有人拿到了鸣金的渠道的话……
  对于现在的大魏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他也应该上报给魏慈,而且应该尽快上报。
  没有人知道秦元是什么时候离开明州府的,等到众人发现秦元不见的时候,秦元已经到了上京府了。
  到了上京府之后,秦元才发现他没有什么能够进入皇宫的方法,他秦元的脸很有面子,但是想要刷脸进入还是很困难。
  潜进去?
  那怕是会被乱箭射死,别说宗师境了,神武境都不够死的。
  等吧。
  秦元眼巴巴望着皇宫里的人进进出出,希望能够看到一个自己认识的人能够把自己带进去。
  但是他失望了。
  皇宫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一个帝国守卫最为森严的地方,人流量极少,几乎没有人口流动,只有那些内务府的人才会走出皇宫去买些物资使用。
  除此之外,就只剩下魏慈召见才有办法了。
  硬要说还有其他办法的话,大概也就是夏侠这种级别的官员才能够刷脸进入吧。
  秦元这种级别,还差上不少。
  从天黑等到天亮,又从天亮等到天黑,直到第三天秦元才遇到了一个认识的老熟人。
  张或!
  “张大将军!”秦元看到了张或颇有些激动。
  “秦元?”张或对秦元的印象还是很深的,他也很看好秦元的未来,“你不在明州府呆着,来这里干嘛?”
  “我有事想要求见陛下,但是却没办法进去。”
  “你应该是能进去的呀,你官印忘带了?”
  早说带上官印就能进去啊……
  秦元叹了口气,无奈地点点头。
  “那好吧,正好我也要见一下陛下,你跟我进去吧。”
  “多谢大将军了。”
  “最近怎么样?听说你都爬到监察使的地位了?”张或和秦元并排而行,引得路人侧目而视。
  在皇宫外面认识张或的人也许不多,但是皇宫内的人对于张或可以说是熟悉到了极点,这么一位大佬在皇宫之内可以说是经常进进出出,不认识的人才叫少呢。
  认识秦元的人很少,大家都十分稀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和张或并排而行。
  “嗯,半分运气吧。”秦元谦虚道。
  “嗯,也只有半分是运气了,剩下的九分半都是实力啊。”张或打趣道,其实他不是很喜欢秦元这样谦虚的态度,不过鉴于两个人也不是特别熟络,也只好这样说道。
  秦元没有想到张或居然这么幽默:“没想到张大将军居然这么幽默。”
  两个人一路闲聊,最后进入了皇宫,走入了书房内,当然,书房这种地方秦元是没有资格进的,不过张或有权力带着秦元进入,书房的门是开着的,最后两个人终于见到了魏慈。
  魏慈坐在金龙椅上,手握着一支笔在纸上书写着,眉头时不时皱一下,听到敲门声微微张开,停笔抬头:“进来吧。”
  “臣张或,见过陛下。”
  “臣秦元,见过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