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第一百八十七章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秦元?你怎么会在这里?”对于见到张或,魏慈是一点都不奇怪的,因为张或是大魏为数不多能够直达书房的人。
  但是现在的秦元还没有解锁这样的权限,见到秦元,魏慈还是有点疑惑的。
  “臣有要事禀报,明州府出现了一股势力,可能有着鸣金的渠道。”秦元单刀直入,直接切入主题。
  “鸣金?”魏慈瞬间放下笔,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表情也变得严肃认真起来,“仔细说说,什么情况。”
  秦元将自己在喜缘楼中遇到的事情一一向魏慈讲述,随着秦元讲述,魏慈的表情越来越认真。
  秦元讲完之后,魏慈沉默着没有说话,指尖轻轻敲击着手上的笔,良久才张开了口。
  “张或,你觉得呢?”
  “陌家。”张或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字,没有任何的证据,但是却带着浓浓的杀气。
  “秦元,你的想法。”
  “我不知道。”
  魏慈点点头,也没有强逼秦元:“你们觉得我们该如何应付?”
  “派人先找出易城的真实身份吧。”张或开口道。
  “同意,不过从易城这个身份入手可能不好查,这多半是个假名,身份也是假的。”秦元不认为这是一个真名,“我现在要不画幅画像吧?”
  张或和魏慈深以为然。
  “既然这样,秦元你先画幅画像,然后尽早回去处理事情吧,你这么大动静估计也被他们知道了。”魏慈给秦元拿了纸笔,示意秦元可以开始了。
  “我怕我通过别的渠道会被拦下来。”秦元接过纸笔,一边绘画一边讲。
  魏慈点点头,也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那好你先回去,动用你手头全部的力量去调查,朕也会着手调查这件事情的,这件事情你自多多注意注意就好了,有什么消息及时通知,不要擅自行动。”
  “是。”魏慈这么一说,秦元也就放心了,涉及到鸣金这种级别的事情不用他处理,交给上面的人就好了。
  等到秦元画完之后,魏慈就将画像放到了一边,等到秦元走远后,张或开始汇报起军情,这也是他此行的最主要目的。
  “南面太子殿下做得很好,南荒各国联军被打散了好几次,太子手下应该也有了一批心腹在了,北面加强了一点防备力量,大晋军队基本没什么变化。”
  “嗯……东面的话还是十分太平,因此末将减少了一定的军费支出,西面加大了军费支出,大秦最近好像把重心放到了国内,边境军队有些弱势。”
  “嗯,军队方面有你朕很放心,你自己注意着一点就好了,朕问你,你觉得秦元说的话有几分真假?”
  “您怀疑他……”两人多年君臣,魏慈这么一问,张或就知道他的想法了。
  无非就是担心秦元在玩一些虚虚实实的手段。
  “嗯,毕竟上次对付姬吟雪时候出现的那个神秘机械,再联想到这一次的神秘势力……”魏慈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了愁容,作为一个皇帝,他并不害怕任何的艰难困苦,大秦大晋如此强大,依旧有着对垒的勇气。
  但是他比较害怕神秘未知的东西,像这一次鸣金的神秘渠道,他就比较忌惮。
  “臣以为,这神秘势力应该是属于陌家的,我们大魏也只有陌家、剑帝宫和孔氏有这样的底蕴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孔氏和剑帝宫的话……”
  孔氏和剑帝宫虽然同样底蕴深厚,但是对倒卖鸣金什么的也没什么兴趣。
  这两个门派都是需要鸣金但是鸣金储备却不怎么丰厚的势力,尤其是剑帝宫,巴不得下面所有的弟子用的剑都有鸣金材料。
  陌家虽然同样需要鸣金,但是由于不是江湖势力,对于鸣金的需求终究是有限的,要说他们手里有着多余的鸣金出售,倒也不是不可能。
  作为一个君王,魏慈的日常工作十分繁忙,今天突然冒出来的这档子事情也让他不太顺心。
  “你去给朕联系一下姬吟雪吧。”
  “是。”
  走出皇宫的秦元自然是不知道这其中发生的事情,只是马不停蹄地奔回明州府。
  到了明州府后,明州府还是如往常一样,也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总体来说还是挺安稳的,但是他总感觉这表面的平静却隐藏着涌动的波澜。
  “刘成,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做易城的商人?”回到明州府的当天,秦元就召来了手下的三个预备监察使。
  刘成思考了一会儿:“没有。”
  岳元和马德回答也是如此一致。
  “那你们给我去查一下这个人,他用的可能是假名,我到时候画幅画像,你们给我去找一找这个人吧。”
  “是。”
  秦元拿出纸笔开始绘画,边画边问道:“对了,你们新年打算怎么过啊?”
  上一次的新年,自己在杀人灭口中度过,而这一次的新年,他却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了,想听听这个世界土著人的过法。
  “就这么过呗,准备好一桌子菜一大家子人一起吃。”马德的回答可谓简单至极,也符合秦元前世的过法。
  “嗯……也就是陪陪家人吧……”刘成的回答和马德也差不了多少。
  岳元点点头,表示和前两个人的过法一样,挠了挠头问道:“您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啊?”
  “没什么……”秦元温和地笑了笑,手上的动作加快。
  今年的春节,大概就只有自己和成风过了吧,也好,两个人总比没有人好,到时候饭菜弄得丰盛一点,也能热闹一点。
  “先生,我想向您请个假。”然而很多事情不遂人愿,成风很快就走进了监察府,走到了秦元的面前。
  “嗯?可以啊,什么时候?”秦元对于手下的人向来都是很大方的,请假这种事情完全可以接受。
  “就春节,我想去大晋和红月过,等到春节过完我就回来。”
  ……
  秦元笑容一僵。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没想到成风你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了啊……
  “好,没问题,记得路上注意安全,过一个愉快幸福的春节。”秦元叮嘱道。
  “好的,您放心。”成风告别了秦元之后就走出了监察府。
  这个时候秦元也画完了画像:“拿着吧,去临摹几份,尽量去搜寻一下,他上一次出现是在上一次喜缘楼宴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