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一十二章 针锋相对

第二百一十二章 针锋相对


  在擂台之上的孟行秋也十分意外宗旭的表现,整个蜀山剑派的年轻一代,他只听说过易江月的名字却没有听说过宗旭的名字,他本来以易江月为目标,却没有发现这个宗旭也是如此生猛。
  “蜀山果然名不虚传,是我小看你了!”
  “小看我?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宗旭性子高傲无比,怎么可能容忍别人小看自己,更加卖力地挥舞着少阳剑法,一剑刺向孟行秋,周围的空气在这一剑下也隐隐发烫。
  “来得好!”孟行秋大喝道,大刀高高举起重重落下,狠狠地劈在了宗旭的佩剑之上,宗旭转刺为挑,狠狠用力一挑,硬生生将孟行秋的大刀向上顶了一段距离。
  孟行秋手臂青筋暴起,想要压下宗旭的剑,两个人谁都不愿意输掉力量的这一次比拼。
  “给我下去!”孟行秋怒吼一声,宗旭的佩剑直接脱手落到了地上。
  在力量方面,孟行秋终究是略胜一筹。
  宗旭不慌不忙,直接在地上滚了一群躲开了孟行秋的斩击。
  孟行秋看着宗旭略显狼狈的样子,继续乘胜追击,谁料宗旭只是一抬手,佩剑就回到了他的手上。
  “御剑术,对了,你们蜀山的御剑术。”孟行秋恍然大悟,嘴上说着手上也不停,继续朝前劈砍。
  宗旭无力进攻,只能被动防御,步伐也只能朝后移动。
  “这么看来要输了啊。”秦元一边吃瓜一边感到可惜,上次论剑大会没打赢秦元这个先天境,这一次论武大会又要输给孟行秋。
  易江月露出了诡秘的笑容:“那可不一定。”
  秦元见状继续观看,想要看看宗旭到底还有什么本事能够让易江月如此自信。
  果不其然,战场上很快就出现了新的转机,宗旭原本乏力的剑法突然焕发了新的生机,周围的空气也随着宗旭的挥舞逐渐出现了波纹。
  “好高的温度!”秦元皱起眉头看向宗旭,少阳剑法区区一个七转剑法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即便这少阳剑法脱胎于九转剑法太阳剑法,也不可能有如此威力啊。
  等等!
  脱胎于太阳剑法!
  秦元看着宗旭的剑法,和少阳剑法十分相似但是却略有不同,牺牲了一点技巧,但是威力却不知道上升了多少倍。
  太阳剑法!
  秦元骇然地转过头看向易江月问道:“太阳剑法?”
  易江月没有否认:“看来你猜到了,如果不是太阳剑法,这世间还有哪里的剑法能够这么强大?”
  “可是我听说蜀山剑派太阴太阳两门剑法,只有下一任掌教才有资格学习,难道……”
  “这个传言哪里流传出去的……”易江月无语,“有天赋的人都能够学习,而且如果没有我,他担任蜀山的下一个掌门也是绰绰有余啊。”
  太阳剑法不愧是蜀山最顶尖的两套剑法之一,即便宗旭只有宗师境的境界依靠着套剑法也已经完完全全压制住了孟行秋。
  孟行秋不断怒吼想要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但是很可惜,无论他怎么怒吼都改变不了他即将落败的事实。
  “你不过是仗着剑法之威罢了!”孟行秋不甘地说道,要承认自己技不如人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太阳剑法威力巨大无比,使用起来所需要消耗的心神也无比巨大,宗旭没有分神说话,只是一招一式地施展着太阳剑法。
  “刚教没多久吧。”
  易江月有些意外:“这你都看出来了?”
  “有点僵硬,有点死板,如果把孟行秋换成一个卡在宗师境很久的老头,他还真不一定打得过。”秦元点评道。
  “好眼力。”虽然秦元揭了宗旭的短,但是易江月也没有什么敌意。
  孟行秋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在秦元眼里破绽百出空有威力的太阳剑法在孟行秋眼中却是如同惊涛骇浪一般,令他只能苦苦支撑。
  “认输吧,太阳剑法的威力不是你能承受得住的。”宗旭劝道,太阳剑法使出来,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让孟行秋只受一点轻伤。
  “要我认输?不可能!”孟行秋也是心高气傲之人,之前被捧得太高,一直被认为能够在年轻一代第五个突破神武境,现在陡然之间被一个相对而言没什么名气的宗旭打成这样,心理落差难以接受。
  这个时候,易江月站了出来:“江元锋,赶紧宣布结果吧,到时候别这小子的倔强你怪到我们蜀山剑派头上。”
  “易江月你给我闭嘴!”孟行秋大吼道。
  江元锋瞥了一眼易江月:“不用你管。”
  易江月摇摇头,只能坐下,对着秦元露出了苦笑:“其实我一直是一个好人,但是这些人总是把我的好意放在地上践踏。”
  易江月是个好人吗?
  这其实是一个比较难定性的问题,但秦元认为他至少不是一个坏人。
  第一次相见的时候他还注意到了要给客栈老板赔钱,这对于一些大派武者来说其实是一件很难想到的事情。
  但是易江月想到了,也就是因为那件事情,秦元一直认为易江月是一个可交之人。
  秦元对于易江月的自嘲也只能安慰了一句:“那以后就不要去管这些东西了呗,反正像我就从来不管这些东西。”
  易江月摇了摇头:“所以啊,我是个好人而你不是,至少不完全是。”
  秦元:……
  如果说刚开始宗旭使出太阳剑法之时还有一些留手的话,那么此刻在台上的宗旭则是毫无留手了,虽然因为秦元的事情他对于易江月有很大的不满,但是打从心底里他还是尊敬易江月的,不能够容忍孟行秋这样子吼易江月。
  “既然你这么想找死,那就去死吧。”宗旭幽幽地说道。
  “砰!”孟行秋胸口被剑背拍中,整个人直接被砸出了擂台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第一场对战,蜀山剑派宗旭胜。”
  江元锋看着站在台上的宗旭有些无奈下不来台,刚刚因为不想听易江月指挥却导致有人身受重伤,这与论武大会的规则相悖。
  易江月略带嘲讽地看了一眼江元锋:“死要面子活受罪。”
  声音说的不轻不重,刚好让周围的人都听见了,宗旭一边下台一边点头。
  江元锋狠狠地瞪了一眼易江月:“你想要现在就打一场吗?”
  易江月耸耸肩:“你想要早点丢脸我也没意见,啊……忘了,刚刚你已经丢过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