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北辰的真面目

第二百二十一章 北辰的真面目


  秦元的屠杀没有停止,他和何氏、北氏、唐氏达成了协议,只对付朱氏,而朱氏也是下足了本来对付秦元,各种各样的暗器都派出了场,只是很可惜没有对秦元造成伤害而已。
  其实很多次秦元都被唐门的暗器命中,但是魏慈赏赐的铠甲太给力了,一些暗器什么的都没有成功破防。
  而那些宗师境武者暗器用完了之后都不是秦元的一合之敌,轻轻松松被秦元给击败了。
  朱氏始终不愿意派出神武境强者,朱氏无数弟子被秦元屠杀,除了这一代最优秀的朱氏弟子秦元没有盯到之外,其余的弟子秦元随意乱杀。
  伤及无辜?
  秦元本来就不是一个滥好人,甚至某种程度上而言根本不是一个好人。
  蜀中府某不知名茶楼,秦元和北辰坐在其中聊着天。
  “我说你们唐门也真有意思,我一直以为你们唐门在很多时候都是一致对外的,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你们居然让朱氏一个氏族扛。”秦元觉得好笑。
  北辰翘着二郎腿:“那也没有办法,我们唐门很多事情都谈不到一起来,这一次我是代表北氏来和你谈一件事情的。”
  “哦?愿闻其详。”
  “杀死朱文秦。”
  “报酬。”秦元简单干脆。
  “你想要些什么?”北辰作为一个谈判者的时候还是很合格的,没有直接放出自己的筹码,而是反问秦元。
  “说实话唐门能够让我看得上的,除了常规的天材地宝之外也就只剩下暗器了。”秦元将自己的意图暴露了出去。
  北辰皱起了眉头:“说实话我们在我们唐门你能用的上的暗器也没有多少,甚至可以说是没有。”
  “那你们要付出的代价可能要比想象中大一点,朱氏的主事人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过看在你的份上我可以少要点。”
  北辰看着秦元深思熟虑,如果是他们唐门内部的人出手解决朱文秦的话,那么传出去对于他们唐门的名声,对于他们北氏的名声都不好听。
  但是如果让秦元去解决朱文秦的话效果就不一样了,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是他们北氏请秦元出手的,这样一来唐门北氏的名声就会好很多。
  “你如果需要一些暗器的话,我们倒不是没有一些好的,只是我可能需要去向氏族里的人请示请示。”
  “等等……”秦元思考了一下,“你让我思考一会儿。”
  北辰点点头,没有打断秦元的思考。
  “我需要一些能够应用与战争的暗器或是其他的大型器械,你们唐门应该也有制造大型器械的能力吧。”
  北辰皱起了眉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属于监察体系而不是武官体系吧。”
  “是啊。”
  北辰打量着秦元:“难道你带着某些任务而来?”
  “你以前没有这么八卦吧。”
  “因为我带着某些任务而来。”北辰平时是一个话很少的人,可是这一代北氏天赋足够的弟子就只有他一个,所以很多事情他都不得不学习。
  比如说学习做一个话多的人,做一个能够逢迎的人。
  谁让他的天赋足够做北氏的继承人却不够做一个肆无忌惮的人呢?
  “唐门的?还是大晋的?”
  “都有吧,虽然我唐门在江湖,但是也有必要和大晋建立一些联系。”北辰坦白,真诚地看向了秦元。
  秦元叹了一口气:“我的真实意图不能向你透露,这样,你出售给我的大型器械可以不必是当前最先进的,也可以是落后一点的。”
  北辰苦笑:“要真是最先进的,我唐门也没有啊,大型器械我是不能出售,我可以做主出售给你一些小型的。”
  “你变得阴险了。”秦元叹了口气,他本以为北辰是一个老实人,但是没有想到他站在唐门这个立场上,代表唐门和自己谈判的时候居然如此阴险。
  明明不能向自己出售大型器械却还是问了自己这么多的问题。
  “我一直都这样。”北辰满是无奈和苦涩,其实他想做一个纯粹的武者,但是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
  “好吧,那你能卖给我什么?”秦元叹了口气,没有想到自己这么机智的一个人居然被北辰在这一方面给阴了。
  “破云弩,一个小型的弩箭,威力很大,具体的你也听不懂。”
  “你不会坑我吧?”秦元的疑心病又犯了。
  “不会。”北辰开口,“这是我们最新的小型暗器,配上特制的弩箭能够对先天境武者造成巨大的威胁,对于一些穿着重甲的士兵来说可能没什么威胁,但是对于一些佩戴轻甲的士兵来说还是有挺大威胁的。”
  秦元点点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要配上特制的弩箭,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特制的弩箭的话威力就不大了吧。”
  “没有的话威力也大,不过不能和特制的相比罢了。”
  秦元总感觉自己又被坑了,对北辰也深深地留了一个心眼。
  如果不涉及任何利益,北辰也许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但是一旦涉及到利益,北辰就会化身一个阴险的老狐狸了。
  “那么我们来谈一下具体的价格吧,我想给我手下五十人左右配备,我要五十份,箭支另购,然后我替你杀死朱文秦怎么样?”
  北辰轻抚着下巴:“可以。”
  “好,看来我们的谈话还是很愉快的,那么告诉我朱文秦在哪里。”秦元目露凶光,朱文秦将会是他第一个杀死的唐门神武境,但未必是最后一个。
  到底是不是最后一个,将取决于唐门对自己的态度。
  “他的话一般都呆在唐门内部修炼决策,基本上不会出来,不过我想你应该能把他约出来。”北辰说的话在某种程度上和放屁没有什么区别。
  “你还真是做的滴水不漏啊,明明是你们让我去杀人的,却不愿意帮我什么忙,啧啧啧。”秦元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北辰,感觉北辰在自己面前的人设完全崩坏了,以前的北辰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
  “没办法啊。”北辰知道未来自己和秦元的关系也就这样子,再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纯粹了,但是为了唐门,他必须这么做。
  “行吧,那你帮我去带句话,就说我明天在这里等他和他商量些事,我需要你们做的事情就是让他尽量少带一些人过来,尽量帮助我不要让他逃跑。”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