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江湖义士

第二百二十三章 江湖义士


  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直接调停就完事了,可问题是那少掌门的哥哥有出息啊,年纪轻轻就被紫虚宗看重成为了紫虚宗的一员,这才轮到他做少掌门。
  人家哥哥也是个暴脾气,一听说自己弟弟出事,直接带着几个紫虚宗的师兄弟上永玉宗打架去了,人倒是一个没杀,但是永玉宗基本上被拆了个干干净净,据说值钱的东西全部都被抢走了,整个门派都没了,少掌门也被打伤了,永玉宗没有敢拦。
  然后永玉宗就十分怂地选择了报官。
  秦元很少见过这么怂的江湖门派,一般来说两个门派发生了冲突,不管吃了多大的亏,都会选择打碎牙往肚子里咽默默忍受着,如果真的报官,怕是会沦为笑柄。
  但是永玉宗就是这么做了,还天天带着一对弟子来闹,希望能够快速解决这些事情,几乎让明州府的老百姓都知道了这么一件事情。
  把这么一件丢人的事情说出去真的好吗?
  结果证明了,是真的好。
  原本这件事情的处理方式很简单,一边是永玉宗,一边是和永玉宗差不多的新金派加上紫虚宗,傻子都知道该站哪边。
  但是他这么一闹就让许越冥有些骑虎难下了。
  站在永玉宗那边,紫虚宗不大好交代。
  站在紫虚宗那边,百姓那边又不大好交代。
  于是许越冥干脆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秦元,让秦元来决定到底是站在哪一边。
  这一招也是很妙,在消息传出去之后,许越冥那边也没人闹了,这件事的热度也渐渐在降低,关注的百姓越来越少了。
  秦元觉得自己回来的很不是时候,他很难保证自己回来的消息不传出去,也就是说永玉宗的掌门有可能回来监察府面前大闹一场。
  这可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成风,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回来的消息,嗯……至少短期内不要。”秦元的想法很简单,也是选择冷处理。
  然而第二天……
  秦元还在院子里练剑法,门口就传来了哭天抢地的哭喊声,哭得很干很假,但是听上去人很多,就像是有很多人在一起假哭。
  虽然很假,但是声音很大,足够引起一大波人的关注了。
  “真吵啊。”秦元叹了口气,叶吉和成风也在一旁点头。
  “出去看看吧。”既然事情上门,秦元也不是一个软弱的人。
  开了门,秦元吃了一惊,认不出来哪个是永玉宗的掌门,每个人身上的衣服都穿的有些破烂,可能是为了博同情。
  “你们谁是永玉宗的掌门?”其实类似的事情秦元也处理过一次,当时在南隅府的时候也有人闹事引起了秦元的不满。
  “我,我是永玉宗的掌门。”开口的人倒是挺让秦元意外的,因为他没有站在C位,而是在人群之中的一个角落之中。
  “好了,带着你的人赶紧滚蛋,我的脾气和名声都不大好,如果你敢在我这闹事我保证你立马死亡,让你的儿子提前给你送终。”
  永玉宗掌门:……
  这,这和想象中的剧本不一样啊。
  “怎么?还不带着你的人走,我现在倒数三秒,你现在要还是不走的话我就开始动手了。”
  “三!”秦元伸出了三根手指。
  “二!”永玉宗掌门开始流下了冷汗。
  “一!”永玉宗掌门立刻转身就跑。
  OK,事情解决。
  永玉宗一堆人见自己的掌门离开,也立马跟了上去。
  “没有想到堂堂监察府的监察使,居然是这样一个不分是非的家伙。”人群之中,一个剑眉星目的少年走了出来。
  “请问你是?”
  “江湖散修,白义!”
  “所以你是来……”
  “伸张正义!”白义义正辞严地说道。
  秦元几乎要被眼前这个少年给逗乐了:“伸张正义?小孩,你知道这里是在哪里吗?”
  “大魏明州府!”
  “哟,原来你还知道啊,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秦元像逗小孩一般地问道。
  “明州府的监察使,我当然知道,我想问你,为什么你不询问询问事实经过,而是直接驱赶,倘若人家没有什么大的冤屈,怎么会跑到你这边来喊冤?”白义一身正气,引得周围的人拍手叫好。
  “我说你们这些人啊……了解事实真相吗?他就在我这边哭着喊着闹着,你们就断定错都在我这?”秦元看向了白义,上前了一步。
  “你难道不知道,有些事情是可以演出来的吗?”
  “秦元,你少给我装模作样的,你的名字我也听过,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反倒是一个阴险毒辣的小人,这件事情我也不是没有听过,永玉宗本来就是一个可怜的宗门!”
  “哦?这样吗?那我总感觉你对我有些偏见啊。”秦元叹了口气,“你清楚事情的起因经过吗?”
  “当然!紫虚宗仗势欺人,人家永玉宗好好的偏偏要欺上门去,难不成还是永玉宗的错了不成?”
  “看来你是真的不清楚事情的起因啊,这两家的少掌门因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新金派少掌门重伤,人家的哥哥可没有杀过一个人。”秦元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弄得白义一愣。
  “不可能!”白义刚开始虽然愣住了,但是很快就反驳了秦元,而且理由也很简单,“你是秦元,说的不可能是事实!”
  “我现在有点相信你是真的江湖散修了,总之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已经说清楚了,如果你想要继续伸张正义,可以,首先调查清楚事实。如果你现在还敢纠缠不休,你的父母大概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白义很不喜欢秦元这样说教的方式,更不喜欢秦元的威胁:“什么狗屁监察使,原来是一个拿不出证据就拿强权镇压的人,真是可笑!”
  “那你拿得出证据?”秦元反问,直接将白义问到了,“我也数三声,三声不走你就死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敢不敢杀我,你杀的了我一人,杀不了天下间千千万万的正义之士!”白义一身正气,周围的人再度拍手叫好。
  “三。”
  “二。”
  “一。”
  倒计时结束,白义死亡。
  白义倒在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秦元居然敢杀了他。
  “我秦元,说话算话。”
  ……
  上京府,某密室。
  “鱼儿落网了,可以收网了。”
  “嗯,准备行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