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宁王相召

第二百二十四章 宁王相召


  秦元本以为解决掉白义是一件事情的结束,却没有想到这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始,没有过几天,整个江湖就铺天卷地地出现了秦元的黑历史,秦元现在走在路上都会被周围的百姓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秦元想要去问问具体情况,人家就直接走开了。
  很显然,作为当地的官员,秦元十分不得民心。
  难道是因为前几天的事情?
  “成风,你去打探打探为什么现在我走在路上都会有人指指点点?”秦元十分疑惑,成风点点头,但是没有多久成风就回来了。
  “调查完了?”
  “不,现在我走在大街上也是很多人指指点点的,根本打探不了什么消息”
  秦元:……
  “叶吉,你去帮我打探打探消息吧。”
  叶吉点点头,这些日子他也在秦元这边呆着拿了不少的好处,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这种事情他是不会推辞的。
  秦元一边等待着消息,一边连这剑法,在和易江月一战之后,他完全意识到了自己剑法上面的不足。
  虽然威力强大,但这种威力强大是依托于秦元本身强大的实力和剑法的强大,而非自己的剑术造诣,他必须要想办法学习学习剑法。
  以前的时候靠着高品级的武技可以碾压很多武者,自己也不用去精通这一门武技。
  但是现在他意识到这样已经不行了。
  有些武者依靠强大的神武,典型代表是颜连平,依靠强大无比的神武能够纵横天下。
  有些武者依靠强大的武技,典型代表是易江月,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法堪称天下无敌。
  但是他们两个都不是年轻一代第一人,真正的年轻一代第一人是李伯然。
  李伯然的神武怎么样?
  他身上的金光显然在众多神武中也是极品。
  李伯然的武技怎么样?
  和李伯然对敌的秦元十分清楚,强大无比。
  李伯然能够如此强大,既有强大的神武,又有强大的武技。
  秦元神武十分强大,但是因为精神力不足无法长时间对敌;秦元的剑法也算上乘,但是对于剑中真意他却没有领悟。
  神武方面秦元暂时没有强化的办法,但是剑法方面秦元想通过请教别人的方式应该还是可以强化强化的。
  秦元练着青莲剑法,脑子里却想着其他的事情,到了神武境的他提升战斗力的速度渐渐慢下来,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想着想着,剑法乱了,还好叶吉也来了。
  “清楚情况了吗?”
  “有人在造谣污你的名声。”
  “具体说说。”
  “说什么很多在府衙悬而未决的案件都是你干的,而且很多子虚乌有的事情都一股脑地出现了,说什么你侮辱了永玉宗的一些女弟子,然后人家掌门才找上门来。”
  “侮辱?”
  “那种侮辱。”
  秦元:……
  这都是些什么事情啊。
  秦元瞬间明白了皱着眉头,不过他也没有放在心上,江湖谣传而已不必在意,自己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问心无愧就好。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了什么叫做麻烦。
  很久不见没有消息的宁王派人来找秦元了,要求他去宁王府一趟。
  虽然此刻两个人基本上已经撕破脸了,但是宁王有事相召他还是有必要去一下的,毕竟名义上明州府是宁王的封地,他秦元也是宁王的下属。
  宁王府。
  秦元带着一队人在宁王府外:“你们现在外面等着吧,成风随我进去。”
  “是。”
  宁王府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周围的一草一木他也挺熟悉的了。
  等秦元见到了宁王,微微一行礼,随后自觉地坐在了宁王的对面,看得宁王脸都有点黑了。
  “秦元!谁让你坐下的!”
  “啊?没有吗?真是失礼啊,那臣下先行告退了。”秦元起身作势欲走。
  “算了,你先坐下,我有话要和你讲。”宁王打算先忍一忍。
  秦元点点头,坐正了身体看着宁王。
  “最近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解释?闹出了这么些事情你打算怎么说?”
  “你指的是那些谣言?”
  “哼!谣言?为什么我觉得是真的呢?”
  秦元翻了个白眼:“宁王殿下,您找我来到底是要做什么?如果你想问我事情的真假,我想你很清楚,而且我的回答是假的,如果您想要问我要证据的话,那么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我也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那么我想我完全可以逮捕你吧。”
  “逮捕我?我承认我没有证据证明这些事情不是我做的,但是我想殿下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些事情是我做的吧,殿下又凭什么能够逮捕我呢?”秦元对宁王嗤之以鼻,同时暗暗提防了起来。
  不过这间房子里除了自己和眼前的这位宁王,也没有什么强大的气息了,应该是安全的。
  “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派人埋伏你,你可是神武境强者,谁又能够埋伏你?”宁王仿佛看出了秦元在想些什么,于是安慰道,“我叫你来,是想和你谈合作的。”
  宁王现在有些懊悔自己之前的强硬,他其实最早来是想要和秦元合作的,想来一手恩威并施。
  但是很可惜,宁王没有威是,他之前想要威吓秦元,但是失败了。
  “合作?不知道在下有什么能够让殿下看得上眼的。”秦元心中冷笑,这宁王不愧是从宫廷中走出来的,上次都闹成这个样子,堪称当面打脸了,他现在还能以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
  宁王叹了口气:“秦元啊,我觉得你其实一直都误解我了,我其实一直都是一个好人。”
  “如果殿下想继续进行这样毫无意义的对话的话,那么我先走了。”秦元对于宁王的废话连篇表示不满。
  “好吧好吧,秦元,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很多人都想要弹劾你?”
  “弹劾我?凭什么?就凭这些子虚乌有的谣言?”
  “子虚乌有?秦元啊,你到底懂不懂,很多时候流言的威力是很大的,就算是父皇有时候也不得不屈服于流言的力量,更何况朝中的某些人有着能够将流言变成事实的能力,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那你又能帮我些什么呢?”秦元不屑道,这个宁王此刻除了一个名头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了,如果说自己承受不住来自朝廷其他地方的力量的话那宁王又凭什么能够承受得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