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参与早朝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参与早朝


  “秦元,我不得不说你还是太嫩了啊。”宁王此刻露出了笑容,仿佛在嘲笑秦元的无知。
  “愿闻其详。”
  “只要我帮你,整个朝廷一成的大臣都会站在你的这边!”
  “你有这种能耐?”秦元不信。
  宁王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我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宁王啊。”
  “算了吧。”秦元感到索然无味,“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呢,原来也就这个样子。”
  “秦元,你就死鸭子嘴硬吧,你要是愿意跟着我,我保证能够让你安然渡过这一次劫难,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那一成的力量就会压在你身上,压得你再也喘不过气来!”
  “您可真是自信,我没有搞懂您是哪来的自信。”秦元起身,“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我发现我今天来就是浪费时间的。”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但是到那个时候,就不是那个价了,顺便说一声,最迟明天就会有人召你进京了,你自己还是做好准备吧。”
  召自己进京?
  秦元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宁王说的话。
  其实宁王的话也应该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比如说一成的大臣站在他这边,再比如说要召自己进京那件事情。
  难道魏慈想要找自己当面对质?他应该看得出来这是有人在幕后推着吧。
  ……
  宁王府。
  “怎么样?我早就说了吧,秦元不会同意的,我早说了早点把他打下去就好了,非得拉拢他,不可能的。”在秦元走后,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了宁王的面前。
  “哼!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被逼到绝境了还不回来找我,他秦元也绝对不例外。”宁王冷哼一声,对于秦元的拒绝他十分不满。
  “难道你真觉得他会回来找你?”
  “难道不会吗?”宁王冷哼一声,“我就不相信这个秦元的骨头这么硬!”
  黑衣人耸耸肩:“好吧,既然你相信最好,我们的合作你可千万不要忘了,既然他不想跟着你,你要发动你所有的力量向他施压,千万不要给他翻身的机会。”
  “一定!”
  ……
  通知他进京面圣的消息比宁王说的还要快,到了这天晚上秦元就收到了进京面圣的通知,要他参加三天后的早朝。
  这一次来通知他的不是刘公公,而是另外一个宦官。
  “公公,能透露透露陛下的态度吗?”秦元也不是傻货,直接塞了一些钱到了宦官手上。
  宦官掂量了一下秦元给的数量,心满意足地点点头:“陛下的态度其实还可以,和以前一样,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秦元点点头,这宦官给的消息没有什么用,他心里还是没什么底。
  现在的朝廷,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一次,秦元没有选择带上成风,而是让成风在明州府主持大局,叶吉辅助成风,保证不要让其他的人造次。
  作为神武境强者,秦元赶路的速度很快,没过几天就来到了上京府。
  早朝,这是秦元第一次参加,他从来不知道参加早朝是个什么样的感受,更不知道该如何参加早朝。
  但是秦元也不笨,看到皇宫外一堆穿着官服的人零零散散地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秦元也随之而上,跟在后面。
  早朝真的是早朝,天都没有亮一群官员就在皇宫之内等着,不过令秦元意外的是在前往皇宫的路上到有挺多的早餐摊贩已经开始热情地叫喊起来了。
  大家都不傻,抓住了这么一个商机。
  等到大家越来越靠近皇宫,早餐摊贩却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整洁干净的街道。
  走进皇宫,过了两道门,一些官员小声聊着天排着队,秦元也在这个队伍里默不作声,这里没有他认识的人。
  很快,不知道哪里响起了钟声,所有的官员都正色肃声,抬头挺胸继续往内走,秦元也立马跟上。
  没走多久,秦元就见到了魏慈,坐在龙椅之上穿着龙袍,威严肃穆。
  魏慈扫视着下方的官员们,看到秦元的时候视线多停留了一会儿,随后又移开了。
  和秦元那个世界的古代早朝不一样,这个世界的早朝少了很多的繁文缛节,魏慈扫视了一遍全部人员之后缓缓开口。
  “前几日开始,朕收到了许多弹劾秦元的奏折,其中大书特书秦元所作所为,罪大恶极,朕想问问你们,可有证据?”魏慈一开口,就直奔主题,这一次特地把秦元给叫来也是为了当场对峙这件事情,因此一开始就讲了这件事情。
  魏慈话音刚落,一个大臣直接站了出来:“当然,十二日前秦元强抢永宁县民女,永宁县知县亲眼所见,秦元那厮还大打出手,这一点永宁县所有人都可以作证;十三日前,秦元滥杀关村一村之人,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众多江湖义士出手相助不敌,逃出来的那些都可以作证……”
  这个大臣洋洋洒洒,说了秦元的十几条罪证,仿佛每一件事情都证据确凿,每一件事情都有足够的目击者。
  魏慈点点头:“秦元,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秦元?”底下有人微微惊呼。
  “这厮也来了?”
  “这事可不好办了啊……”
  许多人议论纷纷,对于秦元的到来表示意外。
  秦元站了出来,对着魏慈微微欠身:“陛下,在下还想听一听在下其他的罪状,不知道可不可以。”
  “好,那诸位想要弹劾秦元的爱卿,不知道能不能给他阐述阐述他的罪状呢?放心,你们不用怕秦元的报复,朕给你们撑着。”仿佛担心其他的人畏惧秦元不敢说,魏慈还补了后面的那句。
  有了魏慈这句话的保证,朝中的官员们一下子炸开了锅,一个接一个地陈列着秦元的罪状,每一个人都能说出两三条来,每一个人都说的声泪俱下,仿佛他们就是受害者一般。
  而秦元,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站在那静静地听着,又好像只是杵在那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因为秦元的表情实在是太平静了,这些大臣的控诉好像都没有对秦元造成任何的影响。
  然而没有人注意到,秦元藏在袖子之中的拳头渐渐握紧,又在最后松开了。
  这些大臣也的确能说会道,一群人说了大概一个时辰左右才正式停止。
  “说完了?说完了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