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锦衣卫

第二百二十六章 锦衣卫


  “刚刚我听了一下,发现你们陈列的罪状都是在近二十天内发生的……”秦元看有人想要打断自己,好像想要补充些什么,“你们刚刚说话的时候我都没有打断你们,所以如果你们现在打断我,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
  整个朝堂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秦元点点头:“在你们口中的二十天内,我几乎去遍了大魏几乎所有的县城,虽然我实力还不错,但是我想我还不能够在这么短的踏遍整个大魏吧。”
  大臣们微微一惊,当时扯犊子的时候只顾着嘴快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这些人陈列罪状的时候固然痛快,可是里面的逻辑漏洞数量同样不少。
  “同一天,我有可能早上在大魏的最东边,晚上就在大魏的最西边……如果有些同僚不知道神武境的脚力的话,那么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们,一个神武境武者就算日夜兼程,一天之内也是无法横跨整个大魏的。”
  “那么我现在就好奇了,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做出你们口中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呢?完全做不过来好吗?”秦元说完,嘲讽地看着这些大臣,他不信这些大臣不知道真假,只是对他们泼脏水的本事嗤之以鼻。
  比唐门还烂。
  当下就有一个大臣站出来:“就算有些事情是别人的栽赃嫁祸,那也一定有一部分是真的!”
  “那麻烦你搞清楚哪些是真的哪些是栽赃嫁祸的好不好,不然你凭什么给我定罪?”秦元冷笑一声。
  魏慈点点头:“朕认为秦元说的很有道理,你们啊,总得搞清楚哪些是事实而哪些不是,这样才能好好给秦元定罪。”
  魏慈话音刚落,又有一人站了出来。
  “启禀陛下,臣有一事,证据确凿。”
  “陌大学士请讲。”
  陌大学士?陌家的人,这可是老仇怨了啊。
  “秦监察使,我想问问你,你是否在几天前杀死了一个叫做白义的人。”
  “是。”
  “那我能问一问你为什么要杀他呢?”
  “那一天,永玉宗来我这边哭闹,我让他们滚,白义看不下去,我和他讲清楚了事实,他依旧不依不饶,然后我就杀死了他。”
  陌大学士点点头:“也就是说他是来行侠仗义最后被你杀死的?”
  “他是来助纣为虐的,我不知道他是经受了谁的蛊惑,没有搞清楚一个件事情的经过就来胡乱放屁,不杀他杀谁?”
  “那你知不知道,白义帮助了很多人,在他的帮助下很多人都洗除了冤屈,很多人都十分感谢他呢。”
  “所以呢,就因为他以前是一个大善人,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改正归邪弃明投暗?就因为他帮助过很多人就可以了助纣为虐?”秦元冷笑道,“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他做了好事理应受到奖励,他做错了事当然也要受到惩罚。”
  “可他只是初犯而已啊!”
  “那也就是说你认为他应该受到惩罚喽,初犯又如何?初犯就可以为所欲为?真的是笑话,陌大学士,我看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道理什么的都不懂,狗屁倒是挺会放的。”
  “粗鄙!”陌大学士怎么也不会想到现在的情况居然变成了这个样,自己完全被秦元牵着鼻子走。
  秦元鄙夷地看了一眼陌大学士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但是陌大学士不依不饶:“陛下,臣提议,弹劾秦元!”
  与此同时,百官下跪,同声喊道:“臣附议!”
  秦元看了一眼,几乎在场的所有官员都跪了下来,没有下跪的官员大概连一成都不到了。
  这一次,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先来一波陈列罪状,如果秦元没法解释,那么这些罪名也就会顺理成章地落在秦元的头上。
  如果秦元成功解释,就拿白义说事,毕竟白义也算是大魏有名的江湖义士,整个人正义感爆棚没事就喜欢行侠仗义。
  只是秦元能言善辩,将这些陷阱通通给打烂了,弄得朝中百官十分无奈,干脆上手了最无赖的打法。
  直接弹劾!
  没有理由的直接弹劾!
  直接让魏慈见识见识他们弹劾秦元的决心有多么重!
  魏慈看向了秦元,又看了跪伏在地上的文武百官。
  “既然如此,那么即日起,秦元卸任明州府监察使一职。这样你们可满意。”
  秦元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既然魏慈这么说了,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陛下圣明!”
  “既然如此,退朝吧,秦元随朕来一趟。”
  退朝之后,文武百官就像是过节了一样争相庆祝,好像弹劾了秦元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陌大学士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他设想过魏慈不同意自己该怎么做,但是没有想到魏慈这一次这么轻易就屈服于自己这些人。
  胜利来的太快太突然,以致于陌大学士忍不住放声大笑。
  然而随着魏慈走入内殿的秦元心情却不是十分愉快。
  “很不高兴?”
  “不敢。”
  “朕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换做是朕,朕也会很不开心的,不过你不觉得这正好是一次机会吗?”
  “机会?臣愚钝,还请陛下明示。”秦元不是十分理解魏慈的意思。
  魏慈笑了笑:“看来你还是太年轻了啊,这一次文武百官弹劾你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了,甚至连朕都不知道幕后黑手到底有多少,想要替你对抗不大可能。”
  “那陛下的意思是?”秦元明白这些力量太过强大,魏慈虽然说是皇帝,但也不可能说将这些人一次性全部解决掉,否则魏慈手底下也就没有人干活了。
  魏慈不答,反问秦元:“你知道监察府最初的目的是什么吗?”
  “监察各地情况,保证各地安稳?”
  “那监察府完全可以并入府衙之内,又为什么要独立出来呢?”魏慈不等秦元作答自己开始回答,“其实最早时候,监察府只在中央设立一个办公机构,人员也比较少,主要就是负责监察全国范围内的不良情况。”
  “但是后来,发现光是监察不够,他们很容易遭到报复,于是给他们增加了人员,并且给予了先斩后奏的能力。”
  “但这样还是不行,因为他们手中的权力过大,而且很难有人能够制衡他们,朕就干脆让他们变成了一个地方组织,有行军大总管府和府衙制衡,但是这样子一来监察府就演变为了地方组织,和朕最开始的想法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