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巨大的脑洞

第二百四十九章 巨大的脑洞


  秦元上路了,他原本也不是一个急性子,但是事情来得太突然,而这又关系到他的金手指,由不得他不重视这件事。
  当然他也不是一个人前往,带上了成风,马不停蹄地赶往了南隅府。
  而与此同时,整个江湖因为两件事情开始沸腾了起来。
  第一件事情,明州府出现了巨大的白色光柱,将整个明州府笼罩了起来。
  第二件事情,南隅府出现了巨大的血红色光柱,将整个南隅府笼罩了起来。
  整个江湖因此沸腾,有的人认为天降异象,是上天要惩罚或是祝福大魏,光是这一点,就让许多没什么见识的人疯狂地争吵。
  很多人都十分奇怪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儒家也好,道家也好,甚至于大晋大秦也对于这种异象表示了高度重视,纷纷打探情况。
  星坛、什么都有商会、千面魔宗也不管落后,情报人员纷纷出动,明州府和南隅府的人数一下子激增,城门口都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就算没有其他目的,有的人单单只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就来到了明州府和南隅府两地,弄得这两地的知府是又喜又忧。
  喜的是人多了也就意味着自己下面州府的生意都会好上很多,忧的是那么多人一下子涌入州府内,一定会对州府造成很大的压力,比如说治安上的,而且这里面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是心有不轨的人。
  而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秦元和林庄已经在南隅府成功见面了。
  “好久不见了秦大人,想要喝些什么吗?”林庄此刻已经是南隅府的行军大总管了,手上掌握的兵权极大,整个南隅府上面虽然还有一个知府的职位在林庄之上,但是秦元知道南隅府真正说了算的人就只有林庄一个。
  “先恭喜你升任南隅府的行军大总管了。”
  “这还是多亏了秦大人的帮忙啊。我也恭喜秦大人成为了锦衣卫的总指挥使,把锦衣卫的威名传到了这个世界”林庄咧开了嘴笑,对于秦元的帮助他还是很感激的,要是没有秦元的帮助他也不可能这么快爬到行军大总管的位置。
  “现在的锦衣卫可算不上什么威名,我们还是谈正事吧,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也见到了某位魔种大能吧。”秦元把两只手交叉在一起,手肘支撑着桌子问道。
  “嗯,你也是?”
  “对,你知道了什么有用的信息吗?信息交换?”
  “可以,我现在所知道的信息不多,只知道这个世界等级很低,但是你却可以通过这个世界重塑王者大陆。”
  秦元点点头:“你知道的还挺多,你知道我要怎样才能重塑王者大陆吗?”
  “知道,只需要抢先我一步进入天道境就可以了,不过这个又谈何容易呢?”林庄苦笑了一声,“其实我是想阻止你试试的,但是很可惜,我好像完全没有这个能力。”
  “别妄自菲薄,如果你得到了来自魔种的传承,我想你进入这个境界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吧。”
  “进入这个境界当然有可能,但是我想我抢在你前面进入这个境界不大可能。”
  “对自己这么不自信?”秦元感到有意思。
  林庄摇摇头:“倒不是我对我自己不自信,你知道我们的两个系统怎么来的吗?”
  “我的系统是来自王者大陆的意志,至于你的……我不知道。”
  林庄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你可能不信的,但是我的系统也来自于王者大陆的意志。”
  “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林庄反问,“你知道一个人的想法是很多变的,王者大陆虽然名为大陆,但是其实它是一个庞大的宇宙,它的意识也是很多变的,有时候它想创造,但是有时候它想毁灭。”
  秦元懂了:“我的系统就是由大陆的创造意志形成的,而你的就是由大陆的毁灭意志形成的,对吗?”
  “没错。”
  “但是这怎么又和魔种扯上关系了?”秦元不解。
  “这个他没有和我说,我不是很清楚,但我有一些猜测。”林庄神情肃穆,“我猜测魔种和英雄们也是由大陆的两种意志形成的。”
  秦元皱起了眉头:“你这种说法,就有点玄乎了。”
  “玄乎?”林庄摇摇头,“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是一件玄之又玄的事情了,再怎么玄乎的事情,如果是事实,那么我们必须接受;如果只是猜测,我们也必须大胆猜测。”
  “你的想法……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我有一个更不可思议的想法。”
  “说说。”
  林庄喝了口茶:“这个猜测,也许会让你感到十分不可思议,所以,请不要震惊。”
  秦元见林庄如此严肃,也坐正了身体聆听。
  “你有没有想过……其实王者荣耀的这些英雄、魔种在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根本不存在?”
  “没有。”秦元表情平淡,没有给出任何的神色变化。
  林庄:……
  就算我说让你不要震惊,你也得适当的配合我一下吧。
  “我的想法很简单,王者大陆的意志在此之前只是一股虚无缥缈的存在,结合了我们的这个游戏,最后它自动补充出来了一个世界观,填上了游戏剧情中的漏洞,然后进行了很久很久的演化,最后形成了这个样子。”
  “很久很久的演化?”秦元哂笑,“这个游戏总共也才三四年吧。”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不同地方的时间流速有可能不一样,这是古人的奇思妙想,也有可能……是事实!”林庄十分认真,看不出半点开玩笑的样子。
  秦元被林庄大胆的想法给震惊到了。
  “那你觉得它原来有可能是什么样子的存在呢?”
  “不知道。”林庄露出了苦恼的神色,“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是一个无神论者,直到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我的三观就出现了崩塌,尤其是在和魔种大能聊完之后,我的整个人三观就再度崩塌了。”
  秦元理解林庄,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你的脑洞也真够大的啊,我觉得这件事情不怎么可能。”
  “如果这就是事实呢?”
  秦元一愣,不知道如何作答。
  “如果这是事实,我就把你的经历写成一本小说发出去,嘿嘿,说不定最后能大卖呢。”
  “为什么写我的经历……”
  “我写自己的人生传记就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