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魏慈的心酸

第二百五十一章 魏慈的心酸


  “啧,没想到你编起谎话来也是有模有样的啊。”林庄和秦元并行走在路上。
  “形势所迫,逼不得已。”秦元叹了一口气,从魏慈刚刚的表现看来,如果他和林庄不说些什么的话,可能魏慈准备的一些高手就会冲出来将自己二人留下来了。
  林庄也是叹了一口气:“你可能不信,刚刚我连冷汗都被吓得流出来了,这皇宫太恐怖了。”
  秦元看林庄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也只能苦笑一声:“没办法啊,皇帝这个职业注定了他只能这个样子,和小学班主任似的,平时和你开开玩笑,一到关键时刻就特别凶。”
  林庄嘴角微微抽搐:“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
  “对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尽快进入神武境,只有进入了神武境,在这个江湖上才算真正的有话语权,现在我的话语权还是太弱了,在魏慈面前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能力。”
  “谁又不是呢?”秦元拍了拍林庄的肩:“祝你快点进入神武境吧。”
  “我也祝你快点进入炼神境。”
  两个人互相祝福之后也就分道扬镳,各自回各自的州府了,他们还有各自的事情要处理,比如应付光柱的事情。
  ……
  皇宫内。
  魏慈坐在龙椅之上,左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闭眼仰头,右手轻轻按摩着太阳穴,露出了疲惫之色。
  做皇帝,其实是一件很累的事情,看上去风光无比,对于手下的大臣们生杀予夺,但是实际上其中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
  他还记得当初刚刚接手大魏的时候,那时候的皇位可不像现在这样炙手可热,而是一个没有人要的烫手山芋。
  因为那个时候的大魏,堪称真正的内忧外患并存,北面要应对来自大晋的疯狂试探,也幸亏那个时候的大晋刚刚和大秦干完元气大伤,大魏才因此获得了一些喘息的时间。
  南面的南荒各国也一直在作乱骚扰着大魏边境,大魏失去了南隅府及周围几个州府的掌控权。
  朝廷内也不是皇室把握着朝政,陌家等几个大家族把持着朝政,当时年幼的魏慈对于那几大家族只能言听计从,可以说是魏慈最为屈辱的时刻。
  而江湖上,那些强大的门派也让地方上的朝廷没有什么话语权,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毫不夸张地说,魏慈接手的大魏是一个烂摊子,就算是魏慈本人,也不认为能够将大魏治理好。
  而且很有意思的是,从魏慈年幼到魏慈长大,伴随着朝中几个大家族的政治斗争,几个把持朝政的大家族就只剩下了陌家和赵家两个大家族,这两个大家族反倒是把大魏治理的很好,大魏渐渐收回了几个州府的控制权,只有南隅府还没有收回。
  而北面的大晋和大魏打了几仗之后也意识到想要解决掉大魏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也就放弃了继续骚扰的打算。
  魏慈开始慢慢学习如何治国,从赵家和陌家手中学习到了不少的治国手段和斗争手段。
  但是即便如此,魏慈一个皇帝依旧活得和孙子一样,他曾经也无数次想过夺回权力,也找到了几个靠谱的小伙伴,但是谁知道这些所谓的小伙伴居然是赵家和陌家派来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卧底。
  他失败了许多次,而且每一次都遭到了毒打。
  很难想象魏慈身为一个皇帝却会遭到毒打,但是事实就是魏慈再也不敢相信其他人了,他变得十分多疑,同样也不会轻易对外人吐露自己的心事。
  他暗中积蓄力量,事实亲力亲为,在赵家和陌家爆发了一次战斗的时候,魏慈抓住了机会直接夺权,赵家直接退出了舞台,被魏慈灭了满门,陌家也就此放权,遁入地下。
  初次掌权的魏慈还是没办法和赵陌两家相比,出现了很多的失误,这也给了陌家一些机会,虽然陌家始终没有重新掌权,但是陌家也深深地在大魏扎根。
  魏慈很累,因为失误他经常性每天十二个时辰工作是一个时辰,很多东西他都不敢放权,要真敢也就放权给夏侠,不敢放权给其他人。
  一开始魏慈也是一个武者,但是后来他实在没有时间去修炼武道,身体素质也越来越差,到了最后甚至在床前久病不起。
  他也意识到了人力终有穷尽时,也开始慢慢地养身体,但是大魏的发展也就此慢了下来,他开始寻找一些可以控制的人才。
  第一个人,就是秦元。
  他本以为秦元是一个足够优秀的人才,能够帮助他将这个发展速度慢下来的庞大帝国再度引入高速轨道。
  但是事实告诉他,他错了。
  秦元有自己的想法,对大魏也不是忠心耿耿,他更加自私。
  但是秦元也的确是一个难得的人才,现在的他还需要秦元,所以他选择继续培养秦元。
  后来他又看中了另一个人。
  林庄。
  相比起秦元,林庄有着出色的军事才能,在对付南荒的几场战役中,都取得了不俗的战果,展现出了优秀的军事才能,这让魏慈更加看重。
  秦元虽然也不错,但是魏慈更加看重军事才能,因为他想要的是通过战争征服其余的门派甚至是大秦和大晋。
  他更看重林庄。
  但是不管怎么说,秦元和林庄都是他近几年来最看重的两个年轻人,魏慈自认为平时对他们也是照顾有加,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个人背着自己居然有这么深的联系。
  从今天的表现看来,秦元可能和妖族有联系不假,而林庄也没有任何吃惊的表情,显然早就知道了秦元的这个秘密。
  更为重要的是,魏慈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还有事情瞒着自己,他们透露给自己的仍然不是全部。
  手下关系好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关系太好就未必是一件好事情了。
  尤其是这么两个年轻的天才,这两个人关系太好对于魏慈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魏慈哪里能够想得到秦元这和妖族有联系是胡编乱造的,又哪里能够想得到秦元和林庄是来自异世的老乡呢?
  魏慈站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想要一个能力强而且对自己没有任何隐瞒的大臣,怎么就那么难呢?
  治理一个国家,怎么就这么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