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威胁与反威胁

第二百五十三章 威胁与反威胁


  “秦大人,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也别在这里假惺惺地了,他,要做明州府的指挥使,你看行不行。”任申行也不想吃这饭了,只想把自己的来意说清楚,于是指了指自己的一个手下。
  “他要做明州府的指挥使?”秦元哂笑,“不好意思,我不同意。”
  “不同意?”任申行嗤笑一声,“那么我也不同意秦大人你的任命。”
  由于秦元的一个疏忽,两个人直接跳过了中间虚伪的交流环节,直接开始言语上的对抗。
  “那好吧,我同意你的任命。”秦元无奈地耸肩。
  任申行一愣,指挥使们一愣,任申行的四个手下同时一愣。
  什么情况?
  任申行的那个手下发完愣之后突然反应过来,露出了得意的表情:“那不好意思啦秦大人,接下来我就是明州府的指挥使啦。”
  秦元内心冷哼一声,得了便宜还卖乖?
  卖,我让你卖!
  忽然,从屋檐上一柄蓝黑色长剑掉落,直接刺穿了任申行刚刚指的那个手下。
  “哎呀,他,他居然死了,那很不好意思了任大人,死人可不能做我们明州府的指挥使。”秦元假惺惺道,甚至于连表情都懒得给出一个变化。
  “秦元,你居然杀人!”任申行怒道,能被他带过来的人自然是他最信任,最倚重的人,但是今天就这样被秦元杀死了一个,他不能忍。
  “我杀人?我有吗?”秦元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就房顶上突然掉下来一个东西砸死了他,这都要怪我?难道是因为在我家里的缘故吗?这我也太冤枉了吧。”
  “秦元,你敢说这件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敢啊……”
  任申行今天算是彻底认识了秦元,不要脸,完完全全地不要脸。
  可是现在的任申行也是有点骑虎难下了,他本来想通过耍无赖的方式强迫秦元把明州府指挥使的位置让出来,但是谁曾想秦元直接动手杀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这就让任申行很是苦恼了。
  “任大人,这尸体您是打算埋起来还是怎么处理,如果您没有其他处理方法的话,那我就让人处理掉了?”秦元问道,看上去十分尊重任申行的意见。
  任申行十分恼怒,他清楚如果自己不去处理掉这尸体的话自己的手下绝对会对自己失望无比的。
  因你而死,结果你连尸体都不给我们处理?
  “我自己会处理的,不劳秦大人费心了。”任申行也不知道该处理这具尸体,“过来帮忙处理一下吧。”
  任申行的三个手下也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起帮忙收拾尸体。
  “秦大人,今天的事情我记下了,你们以后最好小心一点。”前一句话,任申行是对秦元说的,而后一句话,任申行是对着指挥使们说的。
  “任大人,你别忘了你可不是孤单一个人。也别忘了我最擅长什么事情。”
  威胁?
  谁还不会呢?
  秦元没有挑明,但是他相信任申行能够听得懂。
  果然,任申行脸色一变。
  他和秦元这种孤儿不一样,他有父母有妻子还有孩子,他并不是孤单一个人,更重要的是秦元最早在慈城县担任总兵的时候就经常灭门,动辄别人满门毫不留手,堪称灭门狂魔。
  这种威胁任申行十分讨厌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而指挥使们听到了秦元的这句话恨不得当场站起来拍手叫好。
  什么叫霸气?
  这就叫霸气。
  威胁这种事情上,秦元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
  任申行走了,带着那一具尸体走了。
  而饭桌上的众人,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思,毕竟刚刚发生了一件比较倒胃口的事情,他们还没有变态到死了一个人还能安然吃饭的地步。
  “我拜托各位一件事情,帮忙打探打探这任申行的身份,如果有消息了尽早传回来,若是他对你们动手也及早告诉我,在我这做事你们只管安心做事就好了,如果有人敢对你们动手,我绝对灭他满门。”秦元的语气没有任何的起伏,却引起了满堂喝彩。
  秦元不知道怎么样的上司才算是一个合格的上司,但他想让手下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地工作,应该是一个必备的条件。
  “好,如果大家还有兴趣吃的话就继续吃一会儿吧,没有兴趣的话那我就先收拾收了?”
  怎么可能有人还有兴趣吃啊,众人纷纷摆手推脱,一个个向秦元告辞。
  等人走光以后,秦元开始打扫自己的小庄园内,虽然刚刚杀人杀的痛快,但是事后处理起来却有些麻烦。
  ……
  客栈。
  “任大人,我们该怎么办啊?那秦元分明不肯放权,还动手杀人,我看再过几天他说不定敢对大人您动手。”任申行其中一个手下忧心忡忡地说道,他是真的害怕,担心哪一天秦元就对自己下手了。
  任申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只不过是初来乍到,以前的任申行是混军队的,只知道按照上面的命令执行,最多在战场上加些小小的随机应变,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他从来没有遇到过。
  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秦元对上,他知道秦元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却从来没有想过秦元居然会这么难缠。
  “任大人,要不我们去找张将军或者陌将军给我们出头吧,实在不行我们还有陛下做我们的后盾,我就不信那秦元敢无视陛下!”又一个手下给任申行出主意。
  任申行十分为难:“如果找陛下出头……不就证明了我们的无能了吗?”
  “那找陌将军给我们出头,秦元和陌家不对付,我相信陌将军很愿意帮我们的忙。”手下继续出主意,他是真的害怕秦元,害怕自己会和另一个同伴一样突然暴毙。
  任申行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手下死亡,毕竟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也有感情了。
  “好吧,那就找陌将军吧,希望陌将军能是秦元的对手。”任申行其实也不是很看好陌将军,君不见陌家在秦元身上吃了多少亏,更没有在秦元身上占到过便宜,要说陌将军能对付秦元,他也是不大相信的。
  “肯定能够对付那个秦元的。”任申行的手下却对陌将军信心满满,那可是在战场上战无不胜的陌军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