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好的官员

第二百五十六章 好的官员


  一听到两个人要“讲道理”,陌如辰心里有些急,看向了陌军行,陌军行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不要着急。
  秦元也在拖延时间,他虽然搞清楚了陌军行带了多少人来,但是那五十人他也就解决掉了一两个人,他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解决那五十人,因此他必须拖住陌军行。
  武力拖延肯定不成,陌军行一个炼神境就算打不过也能够轻而易举地逃脱,就算是秦元也留不住他。
  因此只能靠这种“讲道理”的方式去拖住陌军行。
  另一边,陌军行不打无准备的仗,打算从秦元口中套出一点东西。
  “也好,那么我先问问秦大人我的那些手下怎么样了。”
  “您的手下啊……嗯……他们有点不大好。”秦元不会告诉陌军行那些人已经被杀掉了的,谁让他们嘴里基本套不出消息呢。
  陌军行脸色一下子变冷,周围的空气也一下子寒冷了几度:“秦元啊秦元,你是不是以为你现在风头正盛,就没有人能够治得了你了?”
  “并没有,很多人都能够治得了我,但是这其中并不包括您陌将军。”秦元和陌家本来就是敌对的存在,说话也不需要客气。
  “你信不信现在我就动手杀了你。”
  “你以为自己是谁能够无法无天,我现在就站在这里,你敢动手么?”秦元一口咬定陌军行不会动手。
  他不是很了解陌军行,但是从陌军行的档案上看来,陌军行是一个十分稳重,极能隐忍的将军,因此秦元也不怕陌军行突然动手,即便陌军行敢于动手,他也有自己的保命底牌。
  老夫子。
  自从召唤出来了这个英雄之后,秦元整个人就变得轻松起来了,强大的后台罩着秦元,让秦元不用担心会出现生命安全。
  什么?
  失去前进的动力?
  失去一往无前的勇气?
  不能体会生死之间?
  拜托别扯了,这个世界上命最重要,命没了可就什么事情都干不了了。
  陌军行盯着秦元,表情逐渐恢复正常:“都说你秦元是个人物,以前我不信,现在我信了,把我的性格拿捏成这个样子,着实不一般,那么我再留在这里应该也套不出什么消息了?”
  “也许能套到呢。”秦元微微一笑。
  “的确,谢谢你,我走了。”陌军行摆摆手,陌如辰立马跟上,一脸懵。
  怎么突然又走了?
  “三叔,您这套到了什么消息?”
  “套的消息就是,秦元可能比我们更需要时间,你猜猜他为什么需要时间?”
  陌如辰思考了一会儿:“他想要召集一些高手?”
  “你是觉得他手下的那些人战斗力不强还是觉得他缺乏安全感?”陌军行冷哼一声,“如果我没猜错,他想要尽快解决陌军。”
  “这……”陌如辰觉得自家三叔简直神了,这样都能猜出来……虽然他总感觉这样的猜测有些不够靠谱。
  陌军行看了一眼陌如辰就知道他没有相信自己说的话:“总之再把他们重新召集起来吧,是我大意了,我以为分批次偷偷入城能够隐蔽一点,没有想到那小子早有提防,甚至利用我们的分批干掉了我们的一些人手,这一次是我的失误。”
  “嗯,那我去召集他们了。”
  “去吧。”
  ……
  庄园前,秦元站在原来的位置负手而立,看着陌军行离去的方向。
  “先生,您怎么还站在这?”成风不解。
  “在思考。”
  “思考什么?”
  “你说……他是不是看透了我的想法?”秦元觉得陌军行有点难缠,本来两个人都说好了要“讲道理”,结果陌军行突然又走了。
  “可能吧……”成风不理解陌军行为什么突然离去,也不理解秦元现在为什么像傻子一样站在这里。
  秦元叹了一口气:“那就算了吧,回去吧,随时监视着他们的行动,不要让他们离开我们的视线范围内,有异常情况立马汇报。”
  “是。”
  ……
  此时此刻,任申行和陌军行已经碰面了。
  “申行,你觉得这个秦元怎么样?”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之前他陌军行对于秦元的了解太过片面,他需要更加全面的了解。
  “他这个人……有点难对付的,而且做事情有些疯狂,给我的感觉就是很多时候出手都是不顾后果的。”任申行联想到了之前秦元直接杀死自己一个手下的事情。
  “哦?为什么这么说?”陌军行不解。
  任申行把来到这里以后的事情说了一遍,讲完之后陌军行却摇了摇头。
  “你错了,他并不疯狂。”
  “不疯狂吗?”任申行不解,正常人哪有像秦元一样一上来就撕破脸皮的,丝毫不顾及后果,即便自己是他的政敌,他不也应该慢慢扯皮吗?
  “并不疯狂。”陌军行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观点,“他杀了你的手下,最多拉到你的仇恨,看上去十分疯狂但其实也就触怒了你一个而已。”
  “可这不会影响到他在陛下心目中的评价吗?”任申行还是不解,这种随意杀人的行事风格他始终欣赏不了也学不来。
  “你以为他现在在陛下心目中是个什么形象?”陌军行反问。
  任申行被陌军行这句话给噎住了。
  自从那天吃瘪后他也做了一些功课,他发现秦元这个人有点嗜杀,而且好灭满门,虽然最近好像没有传出来什么杀人的事情,锋芒也不如以前那么旺盛了。
  但是秦元在陛下心中会是什么样的形象?
  早就没有形象可言了,一个嗜杀疯狂的人罢了。
  “看来你想明白了,那么现在你还认为这样做会影响到他在陛下心目中的评价吗?”陌军行问道。
  任申行摇摇头:“可我不明白,秦元这样的人,江湖气那么重,怎么适合做官?”
  “因为他其实是一个很出色的官员啊。”
  “不觉得。”任申行撇撇嘴,他并不觉得秦元有多么出色。
  “也许吧。”陌军行说了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陌军行也没有解释,任申行虽然是他看重的手下,但是有些事情没有解释的必要,毕竟任申行这辈子也就这样,没什么成长空间了,懂得越多反倒会给他留下越多的遗憾,不如让他什么都不知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