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八十八章 给我斩了

第二百八十八章 给我斩了


  原来,因为是否对秦元出手这件事情引发了陌家的分裂,陌家的长老们为了彰显自己的权威则是动用了一部分以前从未动用过的关系希望能给陌风行他们一点惩戒。
  不过陌风行也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也动用了陌家以前从未动用过的一些渠道来进行对抗,而双方的这一行动都被魏慈给注意到了。
  魏慈顺藤摸瓜,直接派出姬吟雪擒下了陌家的几乎所有高层,只有陌雨行因为在对付秦元而得以幸免,而陌家的私军也被魏慈派人一一捣毁,常子轩就是在解决了最靠近上京府的那一处后回来营救秦元。
  “这,这就解决了?”秦元有些不敢相信。
  “解决了啊,当然解决了。”相比起秦元,魏慈一脸的理所当然,“虽然有些私军位置没有确定,但是那些数量绝对不足陌家所有私军的三成,陌家高层都死了,他们还能翻起什么话浪来。”
  秦元了然,是他想偏了。
  他原以为朝廷的目的是将陌家的私军位置全部找到,然后尽数灭绝,使陌家成为光杆司令失去对朝廷的威胁。
  但是魏慈的思维更加开阔,让陌家成为光杆司令的确是一种好方法,但是另一种方法就是让陌家的高层尽数灭绝,这样陌家就算私军再多也翻不起任何的风浪。
  于是在陌家高层因为动用之前从来没有动用过的手段而暴露了自己后。魏慈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派人拿下了这些陌家高层。
  “陌军行也被拿下了?”
  “当然。”
  “那他的影响力……”
  “无妨,大魏需要一场大地震。”
  ……
  魏慈说大魏需要一场巨大的地震,在秦元看来,这已经不能用地震来形容了,用天塌了来形容更为合适。
  在解决陌家的时候魏慈用了多少的力气秦元不知道,当时发生了多么激烈的冲突死了多少人,秦元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现在的大魏朝廷发生了多么大的震动。
  如陌军行,在军中的影响力极大,许多将军纷纷上奏以辞官为要挟要求释放陌军行,而陌家还有一个大学士在朝廷的影响力也很多,很多人都是他门下的学生,也有不少的人说过他的恩惠,他被抓了后无数文官表示对朝廷心灰意冷,要求告老还家。
  奏折如同纸片一般不值钱,一份份被递到了魏慈的面前,每一张的内容都大同小异,不释放XX,我就不干了。
  ……
  早朝。
  秦元不知道为什么魏慈让自己也参加早朝,在早朝时,秦元还意外地看到了林庄,林庄也看到了秦元,对着秦元嬉皮笑脸的。
  在这里秦元还看到了好多熟悉的人,像明州府的知府许越冥,行军大总管房子越也出现在了秦元的视野中,以往十分宽阔的朝堂今日显得特别拥挤,除去这一次秦元只参加过一次早朝,也不知道这样的人数是否正常。
  魏慈坐在最上方的龙椅上扫视着下面的每一个人,半晌才开口:“朕近日里收到了很多奏折,说是什么不释放陌大学士和陌将军就要告老还乡,因为奏折太多了,朕也没来得及一一翻阅,因此朕在这里问一问,有多少人上书了这样的奏折?”
  稀稀拉拉的声音响起,许多人都自觉地上前一步,几乎整个朝堂三分之一的人都上前了一步,这样的人数算是很多了。
  “原来陌家的同伙这么多,张或!”
  “臣在!”张或穿着闪耀的盔甲,手中握着一杆长枪,神情肃穆庄重,杀气腾腾。
  “将这些逆贼通通拿下!”
  通通拿下?
  卧槽你是认真的?
  众人本来还有疑虑,但是随着张或的长枪贯穿了第一个人的身体之后他们就不再怀疑魏慈的认真程度了。
  陛下要玩真的!
  “陛下,陛下,臣是一不小心站出来的,绝非陌家的同伙啊!”一个人慌忙地叫道,用拙劣的借口和期盼的眼神,希望能够逃过一劫。
  “张将军等一下。”
  “是!”张或狠狠地将长枪往地上一插,插的许多人都颤抖了一下。
  这货今天的杀意怎么这么重?
  “你说你是一不小心站出来的?”
  “对,对。”那人如同小鸡啄米般地点头,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
  “哦,早说嘛,那你退回去不就完事了,还有多少人是不小心站出来的?”魏慈似笑非笑地看着下面的文武百官。
  哗啦啦地一阵声响,刚刚站出来的人有九成九都退了回来。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大家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哇,这么多人都一不小心站出来了?”魏慈好像十分意外。
  “对,对,一不小心,一不小心。”有人应和道。
  秦元看着这些文武百官,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了,他敢断定这些人在上奏的时候一定是将自己描绘得铁骨铮铮宁死不屈,但是当死亡真的将临时却选择了退缩忍让。
  怂。
  “张或。”
  “是。”
  对于剩下的人,魏慈就没有任何的心慈手软了,机会已经给过,没有把握住是他们自己的事情,魏慈自认为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
  血溅朝堂,这种事情本来应当极度忌讳,但是在魏慈眼中似乎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忌讳的,这些人杀了也就杀了,血溅在了朝堂之上也没什么关系。
  众人对于魏慈好像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评价,心狠手辣。
  在此之前他们没有人想到魏慈居然敢于杀掉那些为陌家说话的人,他们以为魏慈会很难做会骑虎难下,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事魏慈反倒是让他们很难做。
  “刘虎!”
  “啊?在。”被称作刘虎的人看着张或杀戮,陡然之间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吓得一个激灵。
  “我记得你在奏折里写到什么陌军行是你的恩师,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他的恩情,对吧?”
  “啊?臣,臣忘记,不不不,臣没有写过这样的奏折,一定是有人诬陷臣下,还请陛下明察啊。”刘虎一副被冤枉了的样子。
  “是吗?刘卿家的意思是有人冒用了刘卿家的名声?”
  “对,对,一定是这个样子的,等到臣知道了是谁搞的鬼,臣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刘虎咬牙切齿地说道,好像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一样。
  魏慈恍然大悟般地点点头,语气也温柔了很多:“原来是这个样子啊,那真的是朕错怪爱卿了,那爱卿,你知道谁和陌家有染吗?”
  “臣,臣不知道。”刘虎低下头。
  “那你爱卿你知道是谁冒名上奏的吗?”魏慈的声音依旧十分温柔,但是直觉告诉秦元这不该是魏慈应该有的语气。
  “臣惭愧,不知。”刘虎见魏慈的语气如此缓和,心也放下了一点点。
  “不知道?”魏慈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八个度,“那朕要你有何用?有人能冒你的名上奏,你不知道是谁,你还不知道到底谁和陌家有染,那朕要你何用?张将军,给我斩了。”
  “陛……”
  刘虎还想要辩解两句,但是却被张或的长剑刺穿了喉咙,血溅三尺,弄得周围人衣衫上都是,但那些人也假装没有看到。
  鸦雀无声,朝堂上鸦雀无声,没有人敢发出声音,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