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血流成河

第二百八十九章 血流成河


  他们原本以为魏慈已经放过了他们,只要他们认怂就能过活下来,但是现实好像并非如此,魏慈好像还不满意。
  “让朕再想想,前几天还有谁上奏了……啊,沈尺三,朕记得你也上奏过,对吧?”
  “对,对,陛下真的是好记性。”沈尺三浑身颤抖着上前一步,面对魏慈现在一副杀尽天下人的模样,他是十分害怕。
  “嘶……让朕想想你写了什么东西,朕好像忘记了,不过好像和刘虎是一个意思吧?”
  “有人,有人……冒名了……”沈尺三知道自己的借口很烂而且没有任何的心意,但是他现在大脑一片空白,时不时地看一眼满身煞气的张合,仿佛看到了自己人头落地的场景。
  “又有人冒名了?那朕又错怪一位我大魏的股肱之臣了?”魏慈好似在自我反省,“唉,朕身为大魏皇帝,也太失败了,哦对了沈爱卿,你知道谁和陌家有染吗?”
  “臣知道,臣知道,是他,是他,傅成和,傅成和。”
  傅成和听到沈尺三的指认,连忙否认:“沈尺三你休要胡说!陛下,陛下,明鉴啊。”
  说着,傅成和竟然直接跪下。
  “陛下,臣没有骗你,臣亲眼看见过,他真的和陌家有染啊。”沈尺三说着,竟然带上了哭腔,生怕魏慈不相信他说的话。
  魏慈笑了笑,给了张或一个眼神,张或会意,长枪一动杀死了傅成和。
  “好了好了沈爱卿,朕知道你是我大魏重臣,断然不会撒谎的,那么接下来还有没有人想成为我大魏重臣呢?”
  一堆人开始慌忙地哭泣大喊,纷纷开始检举自己所知道的人。
  但是秦元却皱起了眉头,他发现有些人在胡说八道胡乱报名字了,因为他听到有人说自己和陌家有染,是陌家走狗。
  他担忧地看了一眼魏慈,要是因为这样的情况导致误杀的话不太好吧。
  魏慈笑眯眯地看着这一些人的表演:“张将军,挤下来了吗?”
  “都记下来了,绝对保证没有误杀。”张或强大的记忆力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好,把这些哭哭啼啼的人都给我杀死!”魏慈厉声道,“你们这一个个的不打自招,朕很满意,下辈子你们一定是我大魏重臣!”
  有人想逃,直接被守在外面的禁军给拦住杀死了。
  整个朝堂一下子血流成河,就连秦元的靴子上也沾染了几分红色。
  又看了看一眼魏慈,不得不佩服魏慈的老谋深算。
  先是杀了一个刘虎,告诉了众人不检举就会死,随后又以沈尺三作为范本,给了这些人一些错误讯号,好像只要检举就能够活命一样。
  但其实这样相当于不打自招,直接出卖了他们心虚的事实,他们也就因此丧命了。
  好算计。
  不过秦元还是有些不理解,这样的做的效率还不如直接将上奏的人都给杀掉,这么一出玩得虽然巧妙,但是好像没什么意思啊。
  秦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靴子,这样的行为不仅没有任何的意思,而且还弄脏了自己的靴子,回去得洗了。
  很快,这些人都死在了朝堂之上,秦元身边就有好几具尸体躺着,这样的场景着实有些怪异,弄得秦元也有一些不舒服。
  说真的,他虽然制造过灭门惨案,但是他也没有在这样的血池中呆上那么久过,现在的他感觉有些恶心反胃。
  有些人在浓郁的血腥味下甚至已经呕吐了出来,血液和呕吐物混合在一起,显得十分恶心。
  夏侠看着这血流成河的朝堂深深地叹了口气,陛下下手实在是太狠了,他不该这个样子的。
  “现在这样子想来诸位爱卿也没什么心思商议国事了,那么诸位爱卿先退下吧,有什么事情我们明日再议吧。”魏慈看着底下血流成河,没有丝毫的愧疚感,恍若无事地站了起来。
  很多人毫无形象地捂住嘴冲出朝堂,在朝堂外终于忍不住呕吐了出来,弄得外面也是一阵恶臭。
  秦元倒是没什么,虽然刚开始有些恶心反胃,但在之后就好上了很多,他走出朝堂却还在思考着魏慈为什么要玩这么一手。
  他感觉没有任何意义啊,私下里直接将呈上奏折的那些人杀死岂不是更快更方便?也不用弄得朝堂血流成河。
  “嘿!”
  林庄从身后拍了拍秦元的肩。
  “我知道了!”林庄听见秦元突然十分激动。
  “你知道什么了?”林庄不解。
  “我知道陛下为什么要玩这一出了?”
  “为什么?”
  “那些被检举的人会被列入观察,他们有可能没有上奏,陛下这一手可以挖出更多的人来。”秦元想明白了,这才注意到了林庄在身边。
  “哦……原来是这个样子,但是你好像没有注意到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林庄对于魏慈为什么玩这一手并不关心。
  秦元不解:“什么更重要的事情?”
  “我们两个靠近,你的系统给你提示音了没?”
  “没有。”秦元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我也很想知道是为什么。”林庄笑嘻嘻,“正好我们明天还要上早朝,聊聊?”
  “行,正好我也有事要和你讲。”
  林庄把秦元带到了自己入住的客栈中,秦元住的客栈因为在打斗中被破坏而不能住了,当然秦元也给了相应的赔偿,弄得秦元那叫一个心疼啊。
  “老夫子和我说了我们世界那个游戏的起源。”坐下来后秦元开门见山。
  “你说说。”
  “我们世界受到了他们的影响,在他们的影响下我们创造出了这么一个游戏。”
  “好像有点意思啊……”林庄对于这样的说法似乎也能接受,“我认为是因为先有游戏才有这个世界,而他们却说是先有他们的世界再有这个游戏……”
  “着实有意思。”林庄念叨道。
  “别有意思了,再怎么有有意思这都是我们要破解的东西,怎么样,你又想法了没?”秦元问道。
  林庄摊了摊手:“这我能有什么想法啊,我没有证据他们也没有证据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现在这情况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才是真相。”
  “还以为你很聪明呢。”
  林庄:……
  “大哥,我只是脑洞大,我可没说过我聪明啊,我就一正常人。”
  “好吧正常人。”秦元见林庄没有任何的想法也是无奈,可惜他本人也没有任何的想法。
  “对了秦元,帮我个忙呗。”
  “什么忙?”现在的林庄对于秦元来说也是挺重要的,是他破解系统秘密的关键人物,如果是一些小忙的话,他不介意帮一帮。
  林庄笑了笑:“放心吧,这个忙你绝对帮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