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九十章 变法!

第二百九十章 变法!


  “你知道我这具身体的身份是青汉宗的掌门继承人,在继承了这具身体之后我一直有意和这具身体的父母保持距离,怕被他们看出破绽来,但是很不巧,我开始认同他们,把他们当成爹妈了。”
  “所以……你能不能直奔主题?”秦元没什么兴趣听这些铺垫。
  “不不不,这一定要说,否则我到时候要你帮忙了你肯定会有疑惑产生并问出来的。”
  “那你说……”秦元虽然没什么兴趣,但既然时间上不着急,他也就耐心等待林庄说完这些铺垫。
  林庄颔首继续:“你知道青汉宗需要掌门继承人,但是我现在在朝廷这边发展,做一个小门派的掌门显然不大合适,我也看不上眼,所以青汉宗需要重新选掌门继承人。”
  “嗯哼。”
  “我爸呢是青汉宗的长老,希望我能过去把把关,并说时间什么的都可以我来定,但是他还着重提了一下今年是青汉宗五十年的盛典……”
  秦元懂了:“你爸是希望在这么一个隆重的盛典上选出一个优秀的掌门继承人,并且希望你能出息给青汉宗装一个漂亮的逼。”
  “没错,可问题就在于我是真的没时间过去你知道吗?”
  “你最近在忙些什么?”
  “忙着灭国。”
  灭……灭国?
  这是大佬,这是大佬。
  “最近南隅府那边和南荒诸国的战事比较吃紧,明天早朝完我就得回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
  “那你还能抽空来参与早朝……”
  “反正国家是他的国家,他乐意我这个行军大总管来溜达我就乖乖溜达,没什么大不了的,输了也可以甩锅给陛下。但是,但是要是我因为参与青汉宗的五十年盛典而输了战争,那我就没得甩了。”林庄很无奈,按现在的战局他是不应该过来参与早朝的,但是魏慈相召他也没什么办法。
  战争有可能会输?
  输了也得来!
  那林庄还能怎么办呢?只能放下手中的战事赶过来了。
  “所以你希望我去带兵打仗?”
  林庄:……
  我指望谁打仗都不会指望你啊大哥。
  不过有求于人,林庄也只是露出了尴尬地表情没有说出自己的内心想法:“我想的是,我爹不是想装逼吗?那你就帮我去装这个逼,以你的身份地位足够了。”
  “我去参与吗?是不是不大好……”秦元皱眉,倒不是他不愿意帮这个忙,只是他觉得他的身份好像不是很合适,毕竟他和青汉宗也没什么关系。
  “很合适,很合适,你要知道原本一个宗门遇到五啊,十啊这样的数字都巴不得好好庆祝一番,现在五十年,又五又十的,掌门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能够请得到的有分量的人都请了,巴不得全世界的强者都过去参加呢,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秦元叹了口气,理解了青汉宗的想法。
  就和前世一些公司的周年庆一样,管他合不合适平时有没有来往,总之先把人请过来把声势给造起来再说,反正声势是越大越好。
  “行吧,过去就过去,什么时候?”
  “嘿嘿,你能过去真的是太好了,我算算,大概是……十七天后。”林庄掰着手指头完成了计算。
  “我说你一大学生还掰手指,丢不丢脸啊……”
  “我用微积分什么的算你看得懂?”
  “我为什么要看懂啊……”秦元已经无力吐槽了。
  林庄撇了撇嘴:“那你还吐槽我的计算方法。”
  秦元站起来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走了。”
  “好走不送。”林庄连看秦元一眼的心思都没有,直接上了床躺着。
  早朝结束也依然是一大清早,除了买早饭的,其他人都没醒呢。
  秦元这几天没了住宿的地方,又因为赔偿的事情弄得倾家荡产,也没什么太多的钱去住客栈,只能住在赵徐以前的房子之中。
  每次走进这条街巷,秦元都会有一丝伤感,上桌吃饭的时候总感觉赵徐就坐在自己的面前一样。
  因为思念过度而出现幻觉了吗?
  秦元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叹了口气后就继续修炼内功心法,过几天还要替林庄去青汉宗参加什么盛典……
  翌日清晨,天还是灰的秦元就走上了街道,随意地买了两个包子啃着就走向了皇宫,走入朝堂之后秦元发现昨天的血迹已经消失不见了,地上干干净净的,就好像昨天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愧是朝廷,这速度就是快。
  其实秦元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自己要来参加早朝,比如说昨天吧,整个早朝就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关系。
  等到时间到了之后魏慈就开口了:“今天的第一件事情,昨日我们朝廷死了许许多多的官员,他们的死亡对于我们大魏的工作造成了极大的负担,不知道诸位对于这件事情有没有什么想法?”
  好嘛,昨天的时候雷霆手段,几乎把所有和陌家有染的人都给杀死了,一副宁杀错不放过的样子,今天倒是想起来他们死了之后一些位置的空白了?
  没有人说话,秦元低头看着自己的靴子,反正这件事情和他没什么关系,今天的他应该是来凑人数的。
  嗯,一定是这样子的。
  其余的大臣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如果只是少了一个两个官员那根本不用急,随便拉几个原本因为一些事情而退出官场的老官员就好了,或者干脆就让他那么空着也无伤大雅。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整个大魏近三成的官员被魏慈杀死,那空白可不是一点两点。
  “臣有妙计。”
  谁说的话?
  众人循声而去,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
  夏侠?
  怎么会是他?
  “但说无妨。”
  “变法!精简官员数量,整合部分职务即可破局。”
  张或心中默默叹气,这个时候这老家伙居然还不忘着变法,他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所有的人脸色都变掉了,谁都知道夏侠是坚定的变法派,但谁能想到夏侠在这个时候居然还不忘变法?
  上次的教训还没有吸取?
  夏侠在上一次提出变法的时候就摔了一个大跤,摔得他鼻青脸肿,他的几个得意门生也在变法中惨遭毒手。
  这次还来?
  许多官员脸色不善地看着夏侠。
  魏慈看着夏侠,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如果变法有好处的话,他身为一个皇帝也很想变法。
  但问题是变法的阻力实在是太大了,远非陌家消亡所带来的影响力能比,即便是魏慈也不敢轻易变法。
  “变法……还是稍后再议吧,诸位爱卿还有谁有好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