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异界版愚公移山

第二百九十三章 异界版愚公移山


  面对秦元的“不值一提”,易城只当是客套,于是笑着继续吹捧:“陌家在大魏根深蒂固,非一般人不能剿灭,秦大人在此次过程中居功甚伟,又何必谦虚呢?”
  “听你这口气,你好像知道很多的样子。”秦元看着易城,好像想要从易城的眼中看出些什么东西来。
  易城讪讪一笑,没有解释的打算。
  “算了,我也没有兴趣知道你们在这件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你今天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这才是秦元比较关心的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只是想和成大人谈谈合作。”
  “合作?说来听听。”秦元坐下,自然而然地接替了成风的位置。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和锦衣卫进行一些更加深入的合作而已。”
  秦元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但是易城好像没有理解秦元的肢体语言,秦元只能用言语:“说说,怎么个深入法。”
  “就是我们门派成为你们锦衣卫的雇佣组织,平时你付我们一些报酬,我们就帮你们干活。”
  “我们不是一直这么合作的么……”
  “不不不,请秦大人听我讲完,现在我们想要的是更深入的合作,我们只和你们锦衣卫合作,我们甚至可以向锦衣卫出售一些重要的东西来彰显我们的诚意。”
  秦元一下子明白了,以前的千面魔宗广撒网多捞鱼,和许多势力都有着合作,这样使千面魔宗拥有着极为广泛的合作者,但是同时也有一些问题存在。
  这样的合作看上去在哪里都有关系网,但是哪的关系网都不深,一拉就断,加之现在的千面魔宗比较弱,十分需要依靠其他势力的力量,因此他们需要更深入的合作关系去壮大自己。
  “易先生的意思是以后都只和我们锦衣卫合作?”
  “没错。”
  “可是易先生又如何来保证呢?千面魔宗变幻无常,若是想要背着我们锦衣卫做些什么事情,尤其是在大魏境外,我们锦衣卫可是一概不知啊。”
  易城叹了口气,他是真心实意想和锦衣卫进行更深入的合作,但正如秦元所说,有些事情千面魔宗是很难给出一个保证的。
  “其实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易先生很久了,不知道易先生现在在千面魔宗到底算是个什么职务?”
  “秦大人很想知道?”
  “也不是非知道不可,现在只是单纯地好奇而已。”
  “掌门。”
  “你是掌门?”秦元不敢相信易城这么一个看上去其貌不扬的家伙居然会是千面魔宗的掌门。
  “秦大人能不能不要这幅很意外的表情……”
  “看上去不像。”
  “是不像,但是没办法啊,门内稍微有点实力的强者都死在了苏雄剑下,我们也只能矮个里挑高个,选了我出来,其实我也不想的啊。”易城话语之中充满了无奈的苦涩。
  要知道刚开始的时候,易城也是在门内高手的庇护下慢慢成长的青年才俊,可是苏雄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突然开始要灭尽魔道宗门,千面魔宗的确擅长潜伏易容,损失是众多魔道宗门中最小的一个,但是也遭遇了巨大的打击。
  门内的强者几乎死绝,只留下了他们这些实力并非十分出众的弟子,掌门之位大家也是互相推让。
  现在千面魔宗之内,谁不知道的掌门之位是一个烫手山芋?
  一来二去,这以往羡煞旁人的掌门之位就落到了易城的手中。
  “易掌门,其实我有一个疑惑在心头很久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替我解答一下。”
  “秦大人但说无妨。”
  “现在在你们千面魔宗或者说是整个魔宗之内,想要复仇的人多吗?”
  “秦大人……问这种问题干嘛?”易城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他不是很想回答秦元的这个问题。
  这个时候成风端来了两杯茶放到了秦元和易城的面前。
  “谢谢。”秦元喝了一口茶,“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千面魔宗甚至于整个魔宗都没有复仇的打算,只是苟延残喘着吧。”
  “秦大人不愿同意就罢了,何必出口辱人。”易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秦元说的没错,现在在千面魔宗之内几乎没有多少人有复仇的欲望。
  不是他们放下了仇恨,而是因为拦在自己等人面前的困难实在是太大了。
  那可是剑帝宫啊,当今宁武大陆最强的三大门派之一,掌门苏雄更是可以称得上一句天下第一,如此庞大的差距要他们如何敢又如何能复仇呢?
  有时候目标完成的难度过高,也会让人产生放弃的想法,现在的千面魔宗大抵就是如此,面对剑帝宫这样的庞然大物,他们不敢有复仇的心思。
  “我不是出言侮辱,我只是陈述一个客观事实,我也没有侮辱你们千面魔宗的打算,只是你们不觉得很可惜吗?”
  “可惜什么?”
  “一辈子为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而奋斗,有意义吗?”
  “谁说不可能完成,就算我们这一代的人不能够完成,下一代人也能够完成,即便下一代人无法完成,也还有下下一代,总之总有完成的一天!”易城语气坚定,相信自己最终一定能够完成千面魔宗的复兴大业。
  秦元愕然,这算什么,异界版愚公移山?
  看秦元这幅目瞪口呆的模样,易城还以为秦元被自己不畏艰险的精神给吓到了,内心还有一点小小的得意。
  就连堂堂的大魏锦衣卫总指挥使都被我给震惊到了!
  秦元喝了口茶压压惊,也不知道该说他意志坚定好还是笑他愚不可及好:“易掌门,你知道剑帝宫到现在为止多久了吗?”
  “知道啊……”
  “那你知道剑帝宫灭了多少门派吗?其中不乏底蕴比你们千面魔宗深厚的,也不乏那些盛产绝世天才的门派,但是他们无一例外都遭到灭门并且没有一个完成复仇大计。”
  “那又怎样……我们千面魔宗不一样!”易城有些恼怒,不明白秦元为什么会突然说这样的问题。
  “不一样?哪里不一样,是你们千面魔宗之人更为优秀还是底蕴更为深厚?”秦元的质问让易城变得支支吾吾,难以回答。
  阶级固化无论在哪个世界上都有,如果没有一场巨大的变革的话阶级固化只会越来越严重,像剑帝宫这种门派,底蕴丰厚资源丰富,能吸引的天才也多,剑帝宫只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就算偶尔别的门派出现了千年难得一见的那种超级天才,剑帝宫最多也只是让出最强门派的位置,并不会就此衰落。
  千面魔宗不一样,但凡是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加入千面魔宗这种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门派,而没有了新鲜血液的一个门派迟早会消亡在历史的长河中。
  虽然秦元没有了解过千面魔宗的情况,但是他可以毫不犹豫地断定千面魔宗必然会走向衰亡,就算偶有兴起,那也只是一时而已。
  “秦大人……问我这种问题干什么?”易城放弃了与秦元争辩,因为他很清楚秦元说的是对的,千面魔宗基本没有任何可能完成复仇大业。
  “没什么别的意思,我只想问问易掌门,想不想让千面魔宗现在的弟子过上好的日子?”
  “这一点……当然是想的,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也希望门派里的师兄弟们能越过越好。秦大人有高见?”
  “有。”
  “烦请秦大人教授。”易城很是虚心。
  “放弃千面魔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