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三百零一章 谁还不是大魏的

第三百零一章 谁还不是大魏的


  秦元重新回到了饭桌上,刘道明也早已经回来,看了一眼独自回来的秦元,不由得问道:“秦大人,那怪人呢?”
  “死了。”
  “哦。”刘道明很想问为什么那人死了,中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见秦元似乎在思考些什么问题,于是也就没有去打扰他。
  一顿饭在融洽的氛围中慢慢结束,秦元回到客房,送别了许多客人的刘道明来到了找到了秦元。
  “秦大人,老夫想请你观看明日重选掌门继承人,不知您是否愿意留下来观看我们青汉宗重选掌门继承人呢?”
  “行。既然刘掌门相邀,在下定当从命。不过在下想托刘掌门帮一个忙。”
  “秦大人请讲。”
  “帮我找下那怪人身上冒出来的黑雾是怎么回事,在宁济府中有没有人出现过类似的情况。”
  “没问题,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刘道明一口答应了下来,即便秦元不说,刘道明也要搞清楚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这到底是是个人的复仇行为还是有组织预谋的针对计划,他身为青汉宗的掌门必须要搞清楚。
  “多谢了。”秦元道谢。
  “不必客气,那我先走了,如果秦大人还有什么事情的话也都可以来找我。”刘道明说着便走了出去,还替秦元关上了门。
  在不知不觉中,两个人完成了一次交易。
  “也让我看看这青汉宗有没有什么比较厉害的人物吧。”秦元说着开始写信,光靠刘道明搜索关于黑雾的信息还不够,他还需要更多的信息,需要锦衣卫的力量,也需要千面魔宗帮忙注意一下。
  写完后秦元看着自己的字迹。
  “其实应该还算可以吧……”
  将信封折起来包上信封,秦元便派青汉宗的弟子送到联合商会,交代了青汉宗的弟子具体步骤,以免中间出现什么疏漏。
  翌日清晨,秦元就被吵醒,他听到了许许多多物体炸裂的声音,比如说石头,再比如说树木。
  这个点来给秦元送早餐的青汉宗弟子大概还没有起来,秦元穿好衣服推开门,循着声音而去,是一个青汉宗弟子在练习剑法。
  “起得真早。”秦元看着他的背影,仿佛看到了赵徐。
  “谁!”一道剑气袭来,打在秦元身上却毫发无伤,被秦元穿着的轻甲给挡了下来。
  “青汉宗的客人,你们的待客之道就是这个样子的?”虽说身体没有遭到什么伤害,但是衣衫却破了,显得很不雅观。
  “不好意思,不过你鬼鬼祟祟的想要做什么?”
  秦元本来是想让他声音小一点的好回去继续睡,但是转念一想醒都醒了也就不必在回去睡了。
  “嘶~我说你昨天是没见过我吗?”秦元自认为自己一拳打败那个怪人地场景应该已经被很多人熟知了,但是听这青汉宗弟子的话,他好像根本不知道啊。
  “昨天有事没去。”那弟子简单地解释了一下,“你是哪派的能住在这种地方?”
  “我……大魏的。”
  “谁还不是大魏的呢……”弟子无语,“我问的是你是哪门哪派的。”
  “朝廷的。”秦元发现自己最近的脾气变得特别好,是因为大仇得报还是因为这几天日子过得太安逸了?
  “我们门派还请了朝廷的人?”弟子很惊讶。
  “你是青汉宗的吗……我怎么感觉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今天刚出关。”
  “难怪我感觉你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我没记错,盛典已经结束了,你为什么还会呆在这?”那弟子一边练剑,一边问道。
  秦元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受邀留下来看看你们。”
  “你和我们门派有渊源?”那弟子很奇怪,为什么秦元会留下来。
  “和林庄是朋友算不算?”
  “你和林庄是朋友!”语气一下子降温了数十度。
  秦元笑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收过徒弟之后心态转变成了老年人和善的心态,即便此人态度不是很好,秦元的态度依旧很好:“看起来你们认识,而且关系不大好。”
  那人沉默不言,秦元也就静静看着。
  过了一会儿那人忍不住了,收剑:“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随便看看。”秦元不会说看到他就像看到了赵徐。
  “奇怪的人。”
  秦元哑然失笑,自己竟然就成了奇怪的人了。
  “过一招?”那人竟是向秦元发出了挑战。
  “不必了,你不是我的对手。”秦元可不想伤着青汉宗的弟子。
  “你瞧不起我!”
  秦元不否认:“在实力方面,是的。”
  那人似乎被激怒了,竟然直接刺向秦元,而秦元不闪不避,任由长剑和身上的轻甲碰撞,发出了“叮”的声音。
  “你耍无赖!”
  “我怎么了?”
  “你穿盔甲!”
  “你用武器!你偷袭!”比瞎扯淡秦元还没怕过谁。
  “我没有偷袭!我光明正大的!”
  “我还没答应和你战斗,没想到你会出手你却出手了,不是偷袭是什么?”
  那人涨红了脸,但是他显然不善于和旁人争辩:“总之,你无耻!”
  秦元:……
  “真羡慕你们这些温室里的花朵啊,做事都可以不经过大脑。”秦元突然开了一个地图炮,引得那人恼怒万分。
  “你说什么!”
  秦元摆手:“没说什么,有感而发而已。”
  “今天你要不把话说清楚,你别想走!”
  “哦。”秦元转身就走。
  “等等等等,我承认我刚刚是有点冲动,可是你出言不逊,不也有错误吗?”那人追了上来。
  “所以……你追上来做什么?”
  “讲道理啊。”
  秦元:……
  秦元又把身子转了回去:“这几天承蒙刘掌门的照顾,在你们青汉宗住的也还算不错,看在刘掌门和林庄的份上,你想讲道理我也可以陪你讲一讲,那么你想讲什么道理?”
  “你刚刚凭什么说我是温室里的花朵,做事不经过大脑!”
  “拜托……正常人会因为别人的刺激就出手?如果是外人在激你,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人家已经设了一个套,就等你出手钻进去?”
  “我……我乃青汉宗弟子,哪个敢给我设套?”
  “……”
  原来还觉得这孩子智商正常,现在怎么感觉不对劲了呢……
  “我敢,宁昌派敢,天底下大大小小的很多门派都敢,青汉宗虽然很强,但距离天下无敌还有些距离。”
  “旁人好端端的,算计我做什么!”那人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知,但紧接着又出了一个更加愚蠢的话,说完自己脸都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