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三百零六章 精神不正常的张放

第三百零六章 精神不正常的张放


  听了秦元的话,刘道明心中倘若说一点失落也没有那也不大可能,但是秦元已经如此明确地拒绝,刘道明也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好吧,既然秦大人有自己的想法,我也是支持的。”刘道明叹了一口气,也不似之前那般热络,而是专心看着弟子们的表现。
  今天主要的事情,还是为了选出合适的弟子担任掌门继承人啊。
  一场场的比斗下来,秦元已是感到无比枯燥乏味,若是战斗花里胡哨一些还好,尚且能够有些观赏性,可这青汉宗大概是不教授各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因此战斗的观赏性方面要差上很多。
  看了一眼刘道明,在秦元明确拒绝了他后,他反倒是认真看起了战斗。
  秦元看着此时正在战斗的二人,其中一人正是与秦元有过交谈的张放,他的战斗方式极其简单粗暴,只是一拳一拳地砸向对面,砸得对面的对手难以招架,最后节节败退,只能自叹弗如。
  “刘掌门,这个张放……你有印象吗?”秦元总感觉张放有些古怪诡异。
  “有的,他是我们门派十分出色的弟子,当初选择掌门继承人的时候,他也只是惜败于庄儿之手,这一次的比斗想来也是他笑到最后了。”虽说被秦元拒绝,但是刘道明也清楚什么叫做买卖不成仁义在。
  “那他平时擅长十八般兵器的哪一种呢?”秦元总感觉来到青汉宗之后就怪怪的,从那个人工智障到现在这个张放,他总感觉现在的张放和人工智障有些神似,可具体神似在哪里他也说不出来。
  明明两个人从长相到形体到气质都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两个人,可为什么自己又会觉得神似呢?
  “剑。”张放也是刘道明的重点关注对象,张放用的是什么兵器他十分清楚。
  秦元点点头,却见刘道明神色如常,于是忍不住发问:“刘掌门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奇怪?”刘道明听了秦元的话仔细观察着张放,良久之后摇摇头,“没觉得啊,很奇怪吗?”
  “他之前都是用剑的,可是今日却用起了拳头,刘掌门不觉得十分奇怪吗?”
  “面对实力无法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对手,不使出看家本领也是情有可原的吧。”刘掌门并不觉得有多么的奇怪。
  是这样的吗……
  秦元皱着眉头,还是感觉张放十分奇怪,可是具体奇怪在哪里他却又说不上来,刘道明说的话很有道理,面对实力不济的对手,不使出看家本领也很正常,并不是什么疑点。
  难道是自己疑神疑鬼?
  秦元开始怀疑其了自己,他细细观察着张放,想要找出张放的异常之处。
  到底是真的有异常还是自己多疑,如果真的和人工智障有某方面的相似,自己必须要搞清楚。
  刘道明看了看张放,又看了看秦元,看秦元观察的如此仔细,又想起他没由来地问自己张放的问题,好像对张放十分关心,还以为秦元看上了张放,于是嘴角含笑:“秦大人觉得张放如何?”
  “不错。”秦元没什么心思回答问题,只是继续观察。
  应该是有相似的地方的啊……
  张放的战斗结束,站在一旁观看别人战斗,秦元仔细看着张放,发现张放上下嘴唇轻微地一张一合,好像是在低声轻语。
  绝对有问题!
  自己刚开始见他的时候他很正常,给秦元的感觉就是一个正常的普通弟子,但是在自己给他吃了个闭门羹之后他就变得不正常了,见到自己居然喊“师父”,嘴里还念念有词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个样子就像是脑子有病,精神不正常一样,像秦元就知道有一些精神病脑子不大好使,整天幻想着自己是过去的历史人物,还喊着什么“我,秦始皇,打钱”这样的话。
  精神不正常!
  这一点和那个人工智障契合了,虽然不正常的具体表现形式有点不一样,但是秦元相信本质应该都是一样的。
  从这一点上来看,张放可能也遇到了黑雾类似的。
  可是单单是这么一点,证据好像不是十分充分,到好像是自己诬赖人家一样。
  不妥当。
  着实有些不妥当。
  到底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看出来张放和这个人工智障的相似之处呢?
  秦元仔细盯着张放,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一旦涉及到和魔种相关或是和自己的系统相关,他总是格外的认真,相比起这个世界的土著,他就相当于是一个开挂的挂逼,身为挂逼要说一点优越感都没有那是假的,只是秦元平时把这优越感隐藏得很深,旁人看不出来罢了。
  可面对魔种,秦元就感觉到压力山大了,所谓的系统给秦元的感觉也就是直面魔种的一张入场券罢了,并没有给秦元带来什么底气。
  刨去这些,魔种的存在与否可能涉及到自己的生死存亡,能被系统吸收,意味着这黑雾一定和魔种逃不开联系,有联系,就证明魔种可能在自己这个世界秘密计划着什么东西,若是魔种谋划成功,那自己指不定会身死道消。
  因此秦元在对待魔种的态度上和平日完全不一样,分明就是两个人。
  “我知道了。”
  忽然,秦元开口。
  “秦大人,您知道什么了?”此刻场上打斗的二人之一便有张放,刘道明看了看张放,又看了看秦元。
  “刘掌门,接下来我说的话可能会有些惊世骇俗,请刘掌门尽量不要表现出来任何惊讶。”秦元正色。
  刘道明见秦元如此认真,也不由得认真了起来。
  秦元靠近刘道明轻声道:“你看张放出拳的动作,像不像那怪人?”
  怪人?
  刘道明一下子想到了那个一拳轰退自己的怪人,虽然仅仅是轰退了自己一步,但是这一步却让刘道明很没面子。
  大庭广众这么多人看着呢,结果对拳居然还输!
  这是何其丢脸的一件事情。
  刘道明看着张放:“之前看着并不觉得,秦大人这么一说好像的确如此,难道说张放和那怪人有关系?”
  “应该是有一点的,请问刘掌门,这张放近日里和谁接触得比较多?”
  “这我还真不知道,他平日里一直闭关,基本上都是一个人,要说和谁接触得比较多,我还真不知道。”刘道明看着张放的出拳动作,越看越像那怪人。
  “劳烦刘掌门查一查了,这件事情干系重大,我也许需要上报朝廷。”关键时刻拿朝廷出来压人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好,没有问题。”一听“朝廷”二字,刘道明心中一凛,忙不迭地地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