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三百十章 逐出师门

第三百十章 逐出师门


  看到刘道明昏倒,张放也是失了方寸,连忙抱起刘道。
  “徒儿,你这是去哪?”
  “救治掌门大人。”
  黑雾叹了口气,也不能阻止他,只觉得原本简简单单的一件事情一下子变得麻烦了起来,只是想诱拐张放下去寻找合适的身体,怎么就这么难呢?
  张放叫来了门内的几位长老,几位长老见到混过去的刘道明一下子就慌了,这是出了什么事情?连掌门大人这般高深的修为都会昏倒?
  “张放,掌门他怎么了?是遇袭了吗?”大长老严肃地问道。
  张放跪倒:“是被不孝弟子张放给气晕的。”
  “你做了什么?”大长老心中出现了不祥的预感,能将神武境强者给气晕,那也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弟子拜了一个散修神武境武者为师。”张放也不知道今天早上为什么突然决定拜师,然后又突然决定随着师父出去,但是……
  师父英明神武,应该不会有错啊。
  “你,你!”一众长老皆是震惊地看着张放,没有想到平日里看上去如此乖巧的一位弟子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张放低头不语,黑雾也没说什么,只觉得这些人真是碍事。
  “你为什么会这样啊……”大长老倒不像刘道明那样看重张放,愤怒归愤怒,但是还没有到被气昏的程度。
  “弟子只能说弟子从未想过背叛青汉宗,也从未想过让青汉宗蒙羞。”张放每一句话都是从心底里的大实话,他敬重现在的师父超过一切,但是他对青汉宗也有着极深的感情。
  “既然你未曾想过背叛青汉宗,又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刘道明躺在床上醒了过来,听到张放的这句话后悲哀地盯着天花板。
  “弟子……也不知。”
  “各位长老,你们觉得呢?”刘道明抬头望着天花板,也没有一丝一毫要爬起来的打算,他现在真的对张放失望透顶,同时也对自己产生了一个怀疑。
  自己所带领的青汉宗当真如此不堪?一个有掌门继承人能力的弟子都选择拜其他人为师而非在青汉宗找一个师父。
  是自己太过没用了吗?
  “张放……我问你,青汉宗真就如此不堪?我刘道明,真就如此不堪?”
  张放急了:“不是这个样子的,我一直很崇敬掌门大人的,只是师父他……他……真的是一个极好的人。”
  “罢了,罢了,人各有志,强扭的瓜不甜,木已成舟,再追究什么也是枉然。”刘道明好像有点想开了,“既然如此,你退出宗门吧。”
  什么?
  刘道明此言恍若晴天霹雳击在了张放的心口。
  退出宗门?
  张放呆若木鸡。
  “这……不行!”
  “为什么不行?哪有一人拜二师的道理?”大长老忍不住插嘴,他对于张放这样的行为他很是不满,在青汉宗内还想拜别人为师?
  是青汉宗不行还是你那师父更好?
  完全就没有把我们青汉宗放在眼里嘛!
  “我只有一个师父……也只有一个宗门……”张放低声为自己辩解,他也知道这样的行为的确是十分过分,可是他又不舍得青汉宗。
  刘道明没有多说什么:“我说过人各有志,既然青汉宗留不住你,我也不打算强留,你那师父想来也定然是了不起的人物,不然你也不会这样追随于他,祝你武运昌隆吧。”
  “掌门!”张放没有想到刘道明居然想要把自己逐出师门。
  刘道明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张放的脸庞:“其实在你拜师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了这个后过了吧。”
  张放眼眶红了,泪水不住地往下掉:“掌门大人……弟子真的没有想要背叛青汉宗啊!还望掌门明察。”
  他对青汉宗,真的是有很深的感情的,因为家里贫穷,他很小的时候就拜入了青汉宗,从此以后是青汉宗供他吃穿用度,刚开始来到青汉宗的时候替宗门干活也得了不少的钱用来补贴家里,家里的情况也因为他拜入了青汉宗而好了起来。
  而他张放,也从一个连肉都吃不起的家伙长成了一个高高大大的小伙子,这里面全部都是青汉宗的功劳。
  从小张放就和师兄弟们一起练功,借着青汉宗发放的资源活到了现在,如果没有青汉宗,也就不可能有现在的张放。
  被逐出师门,情感上他就接受不了。
  “你走吧,我们青汉宗逐你出师门,对你的名声也稍微好一点。”刘道明又叹了口气,今天可能是他叹气最多的一天吧。
  张放当然清楚这是掌门对自己的保护,若是他张放一人拜二师的传闻流传出去了,那他张放的名声这辈子也就算废了。
  这是掌门为了保护自己啊。
  “掌门……”张放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刘道明伸手拦住了。
  “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掌门了,你……自己好好过吧。”刘道明叹了口气,青汉宗是断然无法忍受这么一个巴掌抽在自己脸上的。
  不知为何,刘道明感觉自己头上绿油油的。
  张放沉默很久后,上下嘴唇终于动了一下:“青汉宗恩情,张放断不敢忘,今日令宗门蒙羞,虽江湖不知,弟子心中亦愧疚不已,弟子无以为报,只能叩首谢恩。”
  咚!
  张放的头狠狠地敲在了地上。
  随后张放站起来朝外走,走了三步后转身一跪,三秒后起身,再走三步,再跪三秒后继续起身向前又是三步后转身叩首。
  三步一跪,九步一叩首!
  刘道明看着张放默默不语,他看得出来张放是一个极重情义的人,不然也不会这样了,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掌门,就这样让他离开?”
  “不然呢?”刘道明看着张放,也是无比心酸,一些天赋出众的弟子他都极为注重,说是他看着长大的也不为过,现在看到张放如此,刘道明也不免悲从中来。
  大长老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让掌门不要这么仁慈,对付这种人应该下手再狠一点?
  可是看到张放如此,他也不忍心落井下石了。
  劝大家不要这么难过悲伤?
  这也不成。
  张放的身影渐渐远去,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渐渐消失在了刘道明和其他长老的视线中。
  也许往后……再也不会相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