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三百十九章 理直气壮的秦元

第三百十九章 理直气壮的秦元


  夏冰元听到秦元的名字很意外,笑吟吟地看着秦元:“原来这位就是秦大人,秦大人远道而来舟车劳顿一定很累了吧,要不在我们龙影阁休息休息吧。”
  “不必了,这次来我只是随便过来看看。”
  “好吧。”夏冰元面露遗憾之色。
  “好了夏阁主,不要再废话了,赶紧把刚刚发生的事情都说一遍吧,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林庄打断了夏冰元的遗憾。
  夏冰元仿佛很是不解:“林大人,这话我可就不明白了,我刚刚不是已经说了一遍了吧?为什么还要再说一遍?”
  “夏冰元,最后一次机会,我的人很快就来了,如果你继续死不承认的话,就不要怪我动手了。”
  “林大人在威胁我?”
  “秦元,你觉得呢?”林庄看向秦元。
  “你们两个,废话都太多了。”
  林庄……
  你他喵的是帮谁的?
  很快,他就知道秦元是帮谁的了。
  蓝黑色长剑从天而降,直直插向夏冰元。
  “铛~~~”
  一个巨大的红色锤子出现在夏冰元手上,挡住了从天而降的长剑。
  夏冰元连连后退了数步,手上的锤子逐渐出现裂纹。
  砰!
  又是一剑劈下,夏冰元的锤子直接碎裂,散落成点点光点回归到了夏冰元的体内。
  夏冰元骇然地看着秦元,他想不明白,同样都是神武境,为什么两个人的实力差距为什么会这么大?
  难怪他会是青云榜第四!
  林庄也没有想到同为神武境,两个人的差距居然会这么大,他本来还颇为忌惮夏冰元的实力,以为是神武境强者,就算斗不过自己也能够逃跑继续捣乱,但是没有想到秦元好像彻彻底底地压制住了夏冰元。
  “来人!”
  外面黑压压地进来了一群人,把秦元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哦?没想到你的人还挺多,在下锦衣卫总指挥使秦元,奉命剿贼,阻拦着罪当叛国!”秦元直接一顶大帽子扣了上去。
  果然,许许多多的弟子都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林庄眼尖,看到了人群中的赵楚。
  “赵楚,滚过来。”
  “好嘞。”赵楚听见林庄的召唤,一脸谄媚地走了过来。
  “小的见过林大人。”
  “你身为城卫军统领,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小的听说这里发生了暴乱,于是带兵镇压。”
  “带兵镇压?确定不是助纣为虐?”林庄冷笑,“夏冰元到底给了多少好处!”
  “林大人,夏阁主没有给小的好处啊,都是小的心中的正义感驱使小的前来镇压暴乱啊。”赵楚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和夏冰元有染?
  “真是好样的,我真的没想到我们南隅府还藏了夏阁主这样的人物,不知不觉间不仅收买了龙影阁的大部分人,居然还能收买朝廷的人,更重要的是夏阁主不仅能力惊人,天赋也是不遑多让,在下真是佩服啊。”
  夏冰元微微一笑,确认秦元没有动手的倾向后笑了:“多谢林大人夸奖。”
  这小子真的是不怕火上浇油啊。
  秦元心想,右手握住了蓝影剑。
  夏冰元有些警惕,他不害怕林庄,林庄只是一个宗师境,再怎么强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他手下的人更是和自己手下的人实力差不多,林庄的重心是放在南荒的,在南隅府两个人半斤八两,自己不比他差多少。
  唯独这个秦元,让夏冰元很是忌惮。
  比自己不知道年轻了多少就是神武境强者,天赋惊人并且手段很辣,他是听说过一些江湖传闻的,在秦元面前他自愧不如。
  可是秦元到底有多强却是一个未知数,江湖上最新的情报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秦大人,林大人,我觉得我们现在也不必这样子剑拔弩张,没什么必要,不如我们好好谈一谈,怎么样?”夏冰元决定先服个软,实力未知的敌人最为可怕。
  “林大人,我觉得夏阁主说的很有道理啊。”赵楚赔笑。
  “有道理?”林庄笑了,“你先带着你的人滚吧,不然出现了什么事情就不要怪我下手狠毒了。”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但是赵楚怂了,给夏冰元一个纯真无邪的笑容之后就带人走了。
  夏冰元:……
  这个当初被我一威胁就过来的货色现在被人一威胁就怂了……
  真是个怂包。
  当初就不该收买威胁这个人。
  真是失策啊。
  殿内一下子少了许多人,稍微显得有些空旷了。
  “林庄,怎么说?”
  “要不直接杀了?”林庄看了一眼夏冰元,夏冰元脸色大变。
  秦元没有意见,一挥手将蓝影剑掷了出去。
  “都给我上!”夏冰元大吼,一帮人动了起来。
  “只诛贼首,其余不论,不相干人等插立即滚蛋,否则满门抄斩!”秦元也大吼,声音完完全全盖过了夏冰元。
  空气安静了几秒。
  “夏阁主,我还要留着有用之身为你报仇,我先走了。”
  “夏阁主……”
  “有用之身……”
  “先走了……”
  一群人有着相同的借口直接溜走,气得夏冰元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些人给干掉。
  只剩下少部分人还留在这里了。
  真是可恶。
  但是此刻的他必须迎接秦元的进攻了,夏冰元再度召唤出自己的红色大锤,锤向飞过来的蓝影剑。
  啪嗒。
  蓝影剑一个拐弯,直接将大锤的锤柄给切。
  嗤!
  蓝影剑穿过锤柄插入了夏冰元的身体。
  咻。
  蓝影剑消失在了夏冰元的视线之中。
  蓝影剑去哪了?
  “现在,如果有心理承受能力较差或是见不得什么血腥场面的人请闭上眼睛。”秦元好意提醒。
  ?
  众人心里都冒出来一个大的问号。
  夏冰元也不解,刚刚不还是在战斗吗,自己虽然小输了半招,但应该还有一战之力吧。
  握着大锤,夏冰元冲向了秦元。
  砰!
  哗啦啦!
  夏冰元的身体里“长”出来一柄蓝黑长剑,只是这蓝黑色长剑的颜色却并不那么纯粹,而是染上了暗红色的血迹。
  夏冰元呢?
  早已成了残骸,体内一堆恶心的东西都被蓝影剑带了出来。
  众人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感到十分恶心。
  杀人就杀人,至于这样侮辱他人尸体吗?你又不是没有其他的方法杀人了。
  “秦元……你……好恶心。”
  “我已经提示过了,谁让你自己不闭眼的?”
  秦元理直气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