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土鳖

第三百二十二章 土鳖


  “我说……你准备对付夏家?”秦元和林庄从什么都有商会内走出来。
  秦元点点头:“我总感觉,这个夏家……特别奇怪。”
  “怎么个奇怪法?”
  “夏家离大魏,离南隅府实在是太远了,夏冰元为什么会跑出来呢?这个世界又没有飞机动车什么的,这么远的距离基本上就是一辈子的距离了,夏家和夏冰元早就没什么关系了吧。”秦元分析道。
  “嗯,嗯。”林庄心不在焉地敷衍着。
  秦元看了他一眼:“夏冰元原本是你的对头,你不要弄得好像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一样好吧?”
  “你自己也说了,夏冰元和夏家肯定没什么关系了,那如果他们要对付你,肯定不是因为夏冰元,而是因为其他的事情,夏冰元最多是一个借口由头,你真正的最他们的事情肯定和我无关啊。”林庄分析道。
  “嗯……你说得……有道理。”
  秦元陷入了沉思,但是自己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所谓夏家的地方。
  对于林庄的这番分析,秦元还是服气的。
  “继续走吧,据说再下一座城就能够看到蜀山的浮空岛了,可真是神奇啊。”林庄兴致盎然,他也从来没有见到过那样神奇的场景,他十分期待。
  ……
  蜀山。
  这原本是一座十分普通的山,和其他的名山大川相比也并不高大巍峨,在蜀山剑派出现之前只是一座连名字都没有的山罢了。
  但是在蜀山剑派出现之后这座山就不一样了,不仅有了名字成为了名山,在浮空岛出现之后更是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名山。
  此刻的浮空岛上,蜀山弟子们都在忙碌为即将到来的长生剑寿宴准备着。
  “师兄,你说我们为什么要给一柄剑过生日啊,要知道就连掌门的百年大寿掌门也都是一切从简,只是小范围地庆祝,连别人都没有邀请呢。”其中一个蜀山弟子不解。
  宗旭一边指挥着弟子们布置场地,一边回答:“你不懂,我们蜀山乃是天下第一大派,但是现在江湖上的人仿佛很健忘,都忘了我们当年蜀山以一派之力压制天下的时候,这一次正是个好机会,让世人见识见识我们蜀山剑派的真正实力!”
  说白了就是装叉。
  那师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就继续忙活去了。
  老实说很多蜀山弟子都不明白师门要搞这样的事情是为了什么,问宗旭这种师门荣誉感爆棚的人更是白问,因为好像所有的决定他都会支持一样。
  宗旭巡视着场地,发现暂时没有什么问题。
  “对了,秦元有没有接受我们的邀请?”
  “秦元?就是那个打平大师兄的家伙?”
  “嗯。”宗旭点头。
  “他好像来了,而且据说他来了之后有大日如来宗和夏家那边都在关注着他呢。”、
  宗旭诧异:“这两家关注秦元做什么?”
  “不知道。”
  “有意思,这一次等着他的人可还真多呢,真希望看到他在师兄面前惨败的样子。”宗旭不关心什么夏家什么大日如来宗,反正在蜀山剑派面前都不值一提,但是他对秦元可以说是无比关心。
  那一个能和大师兄打平的家伙!
  “师兄,这样不大好吧……”看着宗旭对秦元如此仇恨,师弟劝道。
  “你说什么?”宗旭盯着师弟。
  “没……没什么。”
  ……
  宗旭死死记恨着的秦元终于在几天之后看到了蜀山的浮空岛。
  “秦元,秦元,你快看,浮空岛!”林庄兴奋地大叫,不像是一个行军大总管,倒像是一个没见过大世面的土鳖。
  “形象,形象。”
  “屁的形象,这可是真真切切的浮空岛啊,你以前见过?”林庄大喊大叫。
  “没有……”
  “那不就得了。”林庄一副十分得意的样子,实在看不出来有任何大魏高官的形象,反倒无限偏向智障。
  “两个土鳖。”过路一个衣着华贵的富贵公子哥十分不屑地说道,不过声音也比较小,看来也就是路过随口一说而已,身后还跟着十几个人,身份看上去不凡。
  秦元:???
  我干什么了?
  林庄原本因为兴奋而满是笑容的脸一下子凝固了。
  “土鳖说谁!”
  “说你土鳖!”那人也不上当,身后有十几个人围了上来。
  那人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人,仿佛安心了很多,继续叫嚣:“我劝你们可不要因为口舌之争而自寻死路,有些人可不是你们能够惹得起的,我先走了。”
  “看来你吓走他了,你果然长着一副吓人的长相。”秦元笑了,这人虽然嚣张跋扈,但是见了林庄后也只是嘴上逞强,害怕矛盾升级。
  “不行,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林庄不依不饶,“你给我站住!今天破坏了我的好兴致,你怎么说也得给我道个歉吧。”
  道歉……
  并不算是一个多么过分的要求,秦元也没有阻拦他。
  可是那人被激怒了:“你要我道歉?不可能!我看你们是外面来的也不欺负你们,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
  公子哥也是有点后悔,他这个人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飞扬跋扈的人,平常也就是嘴贱而已。
  他也不是蠢货,知道最近蜀山剑派要举办盛宴,随便一个外面来的人都有可能是一些过江猛龙不是他能够找惹得起的。
  因此他在嘴硬之后就立马打算溜走,可是那人好像不放过自己。
  道歉,还是不道歉?
  这是一个难题。
  算了算了,本来也就是自己口不择言一时最快,这人看上去也不好惹,道个歉也并不是什么特别为难的事情。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让我家少爷道歉?信不信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他正要道歉,却听见自己手下张狂的声音。
  完了,出事了。
  说话的是自己的狗腿子,自己习惯称呼他为“二狗”,在蜀山剑派没有放出要举办盛宴的消息之前,他比这二狗还要嚣张许多,因为这座城里没多少人敢招惹他。
  可当蜀山放出消息之后他便低调了很多,因为他知道有很多强龙要过江了,不是他这样的地头蛇能够压得住的。
  但这二狗好像没什么眼力劲,人家这么嚣张肯定是有人家的道理在的呀,继续招惹人家做什么?
  二狗并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反而带着谄媚的笑容看着自己少爷,仿佛是在邀功一般。
  他暗道不好,看了一眼灰衣人,见他一脸怒容。
  果然,坏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