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血溅长街

第三百二十六章 血溅长街


  大日如来宗的炼体功法也许很强,但是秦元的功法是什么?
  九转功法。
  不需要什么多余的描述,只需要“九转功法”四个字就足够凸显出它的价值。
  大日如来宗固然十分强势,号称“五宗”之一,可是赵师叔也不过只有神武境而已。
  在同级的情况下,他还真没有怕过谁,便是李伯然颜连平重新出现,他也敢斗上一番。
  两个人的拳法同样威猛霸道,同样刚猛绝伦,只是这样霸道无双的拳法对肉身的力量也极强,不过对了十几拳,赵师叔就感觉自己的手臂酸痛肿胀,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般。
  可恶,怎么会这样,这小子,还没有感到疲倦吗?
  周围的人更是不敢相信他们所看到的。
  两个神武境战斗的场面可难得一见,在心湖城神武境那是高高在上不容诋毁的存在。
  心湖城各大江湖势力的掌权人也就区区宗师境,神武境根本就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平日里根本无法见到。
  谁知道今天居然一下子就见到了三个?
  是的,他们把林庄也误认成了神武境。
  林庄不用说,握着秦元的蓝影剑大杀四方,和陈师兄一众人等缠斗的同时还杀了好几个人,完完全全压制住了陈师兄。
  秦元就更不用说,即便没有神武照样和赵师叔打得有来有回,根本不落下风。
  赵师叔阴沉着脸,没有想到在心湖城还能遇到这样的高手。
  赵师叔后退数步,摆出了一个防御姿态:“你到底是谁,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我是谁重要吗?”秦元冷笑。
  “当然,不然要是我们大水冲了龙王庙怎么办。”赵师叔不想打下去了,这种不一定能分出胜负的战斗打他干嘛?
  当然,主要是赵师叔怕输,他两只手臂都已经不对劲了,再打下去说不定还会留下暗伤,为了一个不知道姓名的弟子如此拼命。
  不值得,不值得。
  “呵呵,大水冲了龙王庙?我告诉你今天不管是谁来了他都得死,你们冒犯在前,我们只想要一个道歉,而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于前,真当我们是没什么脾气的泥人吗吗?”
  秦元冷笑着,不待赵师叔回应:“林庄,没了那把剑,你能不能解决掉那群废物?”
  “可以。”
  秦元露出了微笑。
  “嗖”的一声,蓝影剑就回到了秦元的手上。
  “你,你是秦元!”
  秦元讶然:“才认出来?”
  赵师叔大惊,据他所知秦元是用剑的高手,其剑道水平能够和江元锋和易江月这样剑道宗门出身的人相比。
  因此当秦元出拳的那一刹那,赵师叔就没有把这位年轻的神秘高手往秦元身上想,只当他是过去没有被世人所关注的神武境强者。
  之前他还一直疑惑为什么这个人始终不召唤出他的神武。
  现在赵师叔全部明白了。
  “没有想到你就是秦元,那你刚刚用的拳法一定就是无相明王拳了!”
  “嗯。”
  秦元不知道眼前这人是如何打探到自己武技名称的,不过他也没想隐瞒,而是大大方方承认了。
  “偷学了我们大日如来宗的武技,你居然还有脸对我们出手!”
  赵师叔勃然大怒。
  秦元懒得和他废话,只是一剑刺了上去,边出剑边说话。
  “我有没有偷学你们大日如来宗的武技你们心里有数,关于这件事情我会追究到底。”秦元想起了很久以前,第一次论剑大会上。
  好像自己就遇到过一个大日如来宗的弟子,好像也说自己偷学了他们的武技。
  简直就是笑话!
  赵师叔面对秦元滴水不漏地剑法无比吃力,那凝聚出来的拳套也多了许多的破洞。
  他意识到了,他不是秦元的对手。
  秦元凌厉的剑气就连四周围观的路人都感受到了,那毫不掩饰的杀意更是让人忍不住瑟瑟发抖。
  惹不起,这是真的惹不起。
  有些胆子小的路人甚至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宁愿所见所谓并不那么详细也要离秦元远一些。
  那杀气太可怕了。
  身处秦元对面的赵师叔后悔不该主动请缨前来跟踪秦元的,他本来以为只是追踪秦元随时汇报情况就好,追踪什么的都可以交给下面的师侄们去做,他只要负责统筹全局吃吃喝喝就好了。
  可是谁能想到居然会和秦元打起来?
  不该随便给人出头的。
  赵师叔后悔了。
  嗤~
  可是当蓝影剑刺穿了赵师叔的身体后,他却连后悔的想法都没有了。
  因为他失去了意识。,血溅长街。
  林庄这边见到秦元结束了之后也加快了动作。
  陈师兄等人见到赵师叔已死也失去了反抗的心思。
  “留个活口,就你吧。”秦元指了指陈师兄,让他大喜。
  “算你走运。”林庄抓住了陈师兄的衣领,狠狠地往秦元方向一甩,他知道秦元要留活口绝对是有他自己想法的。
  陈师兄打了几个滚来到了秦元面前,最后站了起来。
  “帮我给你们掌门带个话,就说关于偷学你们武技这件事情,我秦元一定追究到底。”秦元冷声道。
  秦元知道大日如来宗有一个臭毛病,好像和“佛”沾了边的功法都是产自大日如来宗的,偏偏这个宗门只修佛门的功法武技,却不修佛经,没有任何的佛性,只要和“佛”有关的功法武技都会被他们强取豪夺,不知道多少因为奇遇获得佛门武功的散修武者和小派武者遭到了大日如来宗的毒手。
  这一点秦元本就看不惯,但也没想着替别人出声,但是当事情发生到他的头上的时候他却不能忍了,他有反抗的能力,也有反抗的想法,他不会任由大日如来宗宰割的。
  “是,是。”陈师兄连连应道。
  “滚吧。”
  “好嘞。”
  尊严?
  尊严值几个钱?
  陈师兄连滚带爬地逃离了这里,看都没有看他的师弟们一眼。
  现在不走,万一那人反悔了怎么办?
  陈师兄一走,唯一一个能和林庄过个几招的强者都没了,剩下的几个武者没过多久也救死在了林庄的手下。
  胡成浪和胡成波这对兄弟也去地狱相见了,说不定来生还能做亲兄弟。
  “现在我们去哪?找大日如来宗麻烦吗?”
  “不,继续去蜀山,大日如来宗那边,等去完蜀山再去。”
  “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