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三百三十章 龙

第三百三十章 龙


  林庄看了一会儿也觉得无比无聊,他是看不懂炼器的,周围有人惊呼大叫大好,好像个个都擅长炼器似的。
  哪来这么多懂得炼器还有足够天赋混到参加这次寿宴的天才?
  林庄心中冷笑,想要和秦元聊天,却发现他已经进入修炼状态了。
  无奈,林庄只能继续观看,感受周围的温度继续升高,看着器尘和他的弟子们把一堆东西放入熔炉又拿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而西宫棋始终面带微笑看着这一切,显得不急不躁。
  忽然,一道霞光出现,东边紫气隐隐靠近,让宫西棋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林庄看了一眼秦元,最后也决定开始站着修炼,刚开始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是很快就进入了修炼状态。
  轰隆隆~
  轰隆隆隆~
  打雷了。
  雷声仿佛从每个人的心中响起,从颅内往外震,震得秦元耳膜生疼,
  秦元在声声震耳的惊雷声中被迫退出了修炼状态。
  什么情况?
  又穿越了吗?
  这雷声打得秦元脑阔痛,吓得秦元浑身一哆嗦,还以为再次穿越了呢。
  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和之前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器尘和他的几位弟子神色都凝重了很多,这是天劫。
  西宫棋表面上无比镇定,实际上手心已经出汗了。
  天劫,在这个世界是一个十分遥远的名词。
  据传闻,只有两种情况下会出现天劫。
  第一种,有人晋升天道境。
  只是这第一种情况,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自从剑帝林兴之后,这个世界上就才也没有出现过天道境这个境界,最强的也不过是通天境。
  第二种,凡物有灵。
  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没有灵气的,只是一件死物,但是当这件死物的力量变强大之后就有可能产生属于自己的意识,而产生意识的那一瞬间,就有可能会降下雷电。
  传说在剑帝林兴曾经的佩剑帝剑出世的时候上天就降下了雷罚,甚至还连续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雨恸哭。
  帝剑的威力自不用多说,到了现在为止仍然被称为天下第一剑,这可以说是所有剑中的最高殊荣了。
  长生剑,在经历了重铸之后终于也获得了天罚,有天罚,并不代表着一定强大,因为天罚之后有可能会导致兵器受损,严重一点的可能会被彻底毁掉。
  但是能够遭受天罚的兵器那都是潜力无限的兵器,蜀山剑派有无数名剑,存在剑灵的神剑也并非没有,但是没有一把是能和剑帝宫的帝剑比肩的,这让一向自诩为天下第一剑宗的蜀山剑派如何能够舒服?
  后来的历代蜀山掌门都会尝试铸剑,希望能有一柄剑能够超越帝剑成为天下第一剑,然而却没有一个成功,但是每个蜀山掌门在铸剑之前都充满了希望。
  宫西棋也不例外。
  有的蜀山掌门铸的剑甚至连天罚都没有被降下就结束了,从这一点上来说,宫西棋已经超过了很多前辈了。
  乌云渐渐浓密了起来,雷声轰隆轰隆仿佛随时会降下一道雷电,浓密的雷声搞得周围的气氛十分压抑,甚至让人大气都不敢出。
  秦元的额头渗出细小的汗珠,这样压抑的气氛给了他极大的压力,轰鸣的雷声仿佛每一道都打在了秦元的身上。
  这就是天威吗?
  在自己原来那个世界的时候,秦元也见识过天威,也见识过轰鸣的雷电,但是自己那个世界的雷电和这里的雷声简直没法比,哪怕自己强大了无数倍,却依然感觉只要雷电降下就能够毁灭自己。
  太恐怖了。
  器尘的脸色无比凝重,手却没有任何的颤抖,他是宁武大陆数一数二的炼器大师,但面对天劫也是第一次,他必须无比慎重才有可能帮助长生剑度过天劫。
  刺啦~
  一道雷电撕开了乌云从天而降,闪耀的雷光照耀着整个浮空岛。
  轰!
  雷电狠狠地劈在了长生剑上,但是长生剑却没有遭到任何的损伤,反而显得愈发耀眼。
  天空中的乌云仍然在咆哮着,似乎想要长生剑臣服于浩荡天威。
  铮~
  长生剑发出了清脆的剑鸣。
  剑灵!
  长生剑生出了剑灵!
  宫西棋的双手紧紧地握了一下,剑灵的出现证明他离成功又近了一步,说不定他能够完成之前历代掌门都没能完成的事情,长生剑说不定能够超越帝剑成为新的天下第一剑。
  宫西棋心潮澎湃,不怪他如此,他知道这辈子他是很难在实力上超越苏雄了,个人实力和治理门派的能力在历代蜀山掌门中也只是一般,不算太差但也不算太好,这样的掌门在蜀山历史上注定只有寥寥几笔。
  但如果能够打造出一柄超越帝剑的神剑,那么西宫棋就算再怎么不堪,也会被多提及几句。
  剑鸣声仿佛激怒了雷电,雷电的轰鸣声越来越像,乌云也越来越厚重,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一般。
  轰!
  轰轰!
  轰轰轰!
  无数道雷电劈了下来,目标赫然就是长生剑。
  “叮,检测到不知名阵法抽取宿主力量,请宿主注意。”
  系统提示音响起,秦元和林庄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明白了宫西棋找人观礼的原因,原来是为了调取他们身上的力量来帮助长生剑对抗天劫。
  秦元拍了拍正全神贯注的陈云贤。
  “陈长老,你有没有感受到身体有些异样?”
  陈云贤被秦元拍得浑身一抖,随后正经回答秦元问题:“没有啊,你身体不舒服吗?”
  “这样啊……可能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震撼的场景吧。”
  陈云贤点了点头,继续观看长生剑渡劫。
  秦元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异样。
  是阵法抽取的力量过于渺小还是这阵法屏蔽了自己的感知?
  秦元皱眉。
  “蜀山好歹是名门正派,就算使出了下流的手段,也终归还是要脸的,应该没什么大事。”林庄分析道。
  “也是。”
  秦元认可了林庄的说法,也不再担心。
  面对凶猛霸道的雷电,长生剑岿然不惧更是毫发无伤,铮铮剑鸣声仿佛在挑衅着上天。
  哗~
  雨水滴落,天空中下起了哗啦啦的大雨,仿佛在侵蚀着长生剑一般。
  站着的人都是修为不俗的武者,这雨虽然很大,但是对于武者们来说都不算什么。
  “快看,龙!龙!是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