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星星你个星星

第三百八十一章 星星你个星星


  两人一路说笑,也没谈什么正事便走回福运客栈,对于秦元来说,这是一次不错的热身运动,对于林庄来说,则是让他认清楚了自己的实力。
  回到客栈后,秦元一眼就看到了田曹。
  不是他眼尖,实在是那黑色鬼面具太过出众,看上去就像一个终极大反派。
  “哟,这身打扮也是稀奇。”林庄看到了田曹。
  “苍生盟的。”秦元低语。
  林庄恍然,随后嘴角微微抽搐:“你说他这到底是来隐藏行踪的还是来专门暴露行踪的,打扮成这样是怎么入城的?”
  秦元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田曹也看到了秦元,但是并没有直接上前,而是朝着秦元微微点头示意。
  “他看到你了。”
  “我知道。”
  秦元没有任何的表态,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相信没多久田曹就会过来。
  果不其然,秦元甚至连茶都没有泡好,田曹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当然,他走的不是门,是窗。
  “秦大人,好久不见了。”田曹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林庄,林庄也好像根本不知道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秦元微微点头:“怎么样,你们上面的人怎么说?”
  “可以,这是我们目前的一份任务清单。”田曹也不含糊,拿出了一本小册子递给了秦元。
  秦元接过小册子一看。
  “哇,你们这生意做的也太广了吧。”
  田曹的脸在黑色鬼面具下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秦元翻看着册子,从地域范围来说,除去三大国,南荒和极北也有无数人在名单之上;从人员构成上来说,有名门正派的弟子,有散修武者,也有世家公子,就连一些手无寸铁的平民都有。
  “你们真的是毫无底线,什么任务都接啊。”
  田曹没有反驳秦元:“不知道秦大人打算接下哪些任务?”
  秦元继续翻看着:“我看看,最近想去北海剑宗搞事情,有没有北海剑宗的任务?”
  “我这边好像看到过,您稍等,我帮您找一找。”田曹从秦元手中拿过册子开始翻看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翻到了。
  “北海剑宗人缘好像很一般,这么一个宗师境,任务发布人能有这么多?”秦元看到了一名叫做“张毛”的宗师境武者,任务发布人竟有十几人。
  “北海剑宗仇敌还是挺多的,只是北海剑宗的柳苍松太强了,很多人不敢轻易出手。”
  “那你们还敢接这样的任务?不担心柳苍松的报复?”
  “如果像星坛那样畏首畏尾,我们苍生盟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规模了。”言语之间,尽是对星坛的鄙夷。
  的确,星坛是绝对不敢接这样的任务的,就算他们老坛主没死,最高战力也不过炼神境武者,像柳苍松这样的生死境武者是绝对招惹不起的。
  星坛要是敢接这样的任务,恐怕完成任务的第二天就会被柳苍松连根拔起。
  “行吧,北海剑宗的这些任务……宗师境以上的我全都接了,对了……最近我杀了四个北海剑宗的神武境,你到时候帮我看看在不在这名单上。”
  田曹点点头:“没问题的,另外修炼资源的我们是过几天送到这里来吗?”
  秦元思考了一会儿:“就这边吧,如果我不在你直接给他也行。如果我们俩都不在就直接放在这里吧。”
  田曹知道秦元口中的“他”指的是林庄。
  “好,那如果秦大人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我会尽快送来这些人的情报。”田曹一口答应了下来。
  等到田曹走后,林庄开始鼓掌咋舌。
  “啧啧啧啧。”
  “阴阳怪气。”秦元翻了一个白眼,“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灭门?”
  “你真打算灭了北海剑宗?”
  “并不打算全灭,打算把宗师境及以上的尽量屠干净,顺便留几个稍有潜力的人。”
  “不全灭?”
  秦元摇头。
  “为什么?”林庄觉得今天太阳肯定是打西边出来了,或者是今天的秦元根本就不对劲,又是睡懒觉又是不打算灭门的。
  肯定不对劲。
  “你……平常是不是经常吃药,然后碰巧今天没吃?”
  秦元:……
  我星星你个星星。
  “柳苍松毕竟还是会回来的,如果真的全部灭了,他肯定会跟我拼命,给他留几个火种,也算是给他留点念想。”
  “原来是怕被报复,合倒是合乎情理,但是……”
  “但是什么?这么做还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吗?”
  “疏漏的地方我倒是看不出来,不过这样就变得有些没意思了。”
  秦元脑子没坏,真没意思。
  林庄心中如此感慨。
  秦元不懂林庄在说些什么,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行了,就先这样吧,好好修炼,我晚上还要去外面练剑呢。”
  林庄“噢”了一声便不再多言,也开始修炼起来,刚刚进入神武境,正是需要巩固境界的时候。
  然而两人都没有彻底闲下来,到了晚上,晚饭还未送到,秦元便感受到了武者的气息。
  “进来吧。”
  “小的牛高峰,见过秦大人,见过林大人。”
  “认识你,闫城主身边的人,什么事?”
  “闫城主想要邀请秦大人和林大人和其他一些势力的掌门人前去城主府商讨一些事情。还请二位大人屈尊移驾。”牛高峰躬着身子,一个站着的人比两个坐着的人没高多少,显得十分谦卑。
  “不去,要么让他自己来,要么就等我们两个吃完晚饭。”
  “那么您二位什么时候能够吃完晚饭呢?”牛高峰心中腹诽,都什么修为境界了还差这一顿晚饭?
  当然,这样的内心活动他是不可能流露出去的,只是小心翼翼地问,生怕触怒了这两个人。
  林庄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向和善的他突然变得严肃:“牛兄弟,我没有任何瞧不起你的意思,只是你们家城主什么身份要我们去见他?之前几次去了也就去了,我们也没怎么在意,怎么?当我们是他的下属不成?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
  “牛兄弟,你们家城主不亲自来,你觉得说得过去吗?还是说他觉得我们的身份不值得他闫简淮亲自前来?”
  牛高峰此时早已冷汗直流,赔笑道:“是,是,林大人您说的是。”
  “你回去吧,如果他问起来就把我说的话原封不动告诉他好了。”
  “是,是,那我先告辞了。”
  牛高峰也搞不懂这俩人怎么突然就那么暴躁了,明明前阵子还好好的呀,对于去城主府也没有什么抵触,怎么现在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