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再会孔垂义

第四百三十三章 再会孔垂义


  宁思城,城主府。
  现在的宁思城,已经成为了大魏的另一个中心,成为了对抗大晋的军事中心。
  城主府戒严了不少,现在城主府门口站了十几个守卫,而在之前是没有这么多人的。
  叶吉从摘下了挂在身上的腰牌,守卫看了一眼之后便放行了。
  径直朝着城主府走去,可以听到的是城主府内只有一个人讲话的声音,而且声音很大。
  不用问,一定是张或没错了。
  “走吧,我们进去。”
  站在议事厅的门口,秦元轻轻敲了敲门,便听到张或浑厚的声音。
  “进来吧。”
  秦元依言推门而入。
  “张大将军。”
  “坐吧,给你留了位置。”张或站立着,左手边的位置是林庄,右手边的位置却空着。
  秦元打量了一会儿议事厅中的人,大部分面孔看上去都比较年轻,除了张或很难看到四十岁以上的人。
  除了林庄和叶吉之外,秦元没有认识的人。
  不对,不是没有。
  孔垂义!
  秦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居然看到了孔垂义!
  孔垂义依旧是那样的俊朗帅气,岁月把他雕琢得更加帅气,对上秦元的目光之后他微微一笑,笑得阳光灿烂,仿佛曾经的不快全部烟消云散。
  秦元皱了皱眉头,但是在这个场合上他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地坐下听张或讲话。
  “目前,海云城和纪兰城的交界处已经成为了我们双方最大的战场,那一处的战争基本上已经陷入了就胶着的状态,而且是晋国略占上风。”张或说完,看了一眼秦元,“前阵子秦元战胜了方存寸,小小地打击了晋国的事情,做的很棒,不过下次挑战之前我希望你能和我说一声。”
  “我下次会提前说一声的。”
  张或微微点头:“就军力来看,晋国要强于我大魏,因此我打算采取多点进攻的方式,迫使晋国分散兵力露出破绽,尽量在其他战场获取一定量的优势。”
  “接下来,我会分配你们各自负责的地区和得到的兵力,切记不要恋战,稳扎稳打不要追击敌人,我们的目的是消耗晋国的兵力并且缓解正面战场的压力。”
  一向嗜杀好战的张或却劝人不要恋战,让秦元感觉有点好笑,不过也侧面证明了张或对于这件事情的重视。
  张或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性子,这也是为什么魏慈这么倚重他的原因。
  “秦元。”
  “在。”秦元应道。
  “这是你们锦衣卫给出的情报,不过我估计你最近一直忙着挑战,应该没有看过这些情报,先看看吧。”张或将一叠情报放到了秦元面前。
  秦元拿起情报翻阅着,一时间只有秦元翻阅纸张的声音。
  “晋国、九龙帮和什么都有商会达成了合作协议?有点意思。”秦元翻了翻,最核心的一点情报大概就在于此了。
  “说说你的想法。”
  “一直以来晋国和境内的武林势力关系都很一般,大晋对于武林势力的态度一直也比较强硬,但是这一次居然合作了……与其说是合作,倒不如说是一个信号。”
  张或点点头,还算满意秦元的回答。
  “不错,我和陛下也曾书信讨论过这件事情,和你的看法一致,接下来我要给你一个任务。”
  “请讲。”
  “武林上的战场,就交给你了。”
  秦元一愣,随后领命:“没问题。”
  “不过你放心,你也不是没有任何的后备力量,孔垂义会辅助你完成这一次的任务。”张或伸手指向了孔垂义。
  孔垂义站了起来,朝着秦元微微躬身:“还请秦大人多多指点。”
  “指点谈不上。”秦元面对这个曾经的敌人表现得还算得体。
  张或颔首,继续分配着任务,等到议事结束之后,秦元朝着孔垂义勾了勾手指。
  “好久不见了啊,突然有点怀念起当年的时光了。”秦元自说自话。
  孔垂义露出了优雅迷人的微笑:“秦大人可当真是在取笑在下啊,当时年少不懂事,还心比天高,如果秦大人现在还在记恨着什么,还请秦大人原谅。”
  “至少从表面上,你好像没有什么能够挑剔的了。”
  “听起来秦大人意有所指啊。”
  “你听得懂,其实我觉得我们没有什么绕弯子的必要,说说吧,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又为什么来到这里。”
  孔垂义摸了摸自己的脸:“如果我说是因为我这张英俊帅气的脸呢?”
  秦元:……
  看着秦元一脸无语的模样,孔垂义哈哈大笑:“我现在发现秦大人你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相处的人了。”
  “所以赶快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会再一次让你们知道我有多么难相处的。”
  “好吧好吧,真是没有办法,怎么来到这里……这个嘛……当然是陛下同意的,不然张大将军怎么可能允许我坐在那里呢,您说是不是?”
  秦元自动忽略了他话语中的一些废话:“继续。”
  “至于我为什么来到这里,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之前我们孔氏和大魏闹得很不愉快,并且保持了十分长期的恶劣关系,但是这样的关系于我们孔氏,于你们大魏都没有任何的好处,您觉得呢?”
  “所以你们找陛下和谈,最后达成了某个协议,最后的最后……你成为质子了?”秦元分析道,故意以“质子”称呼他。
  孔垂义没有露出任何不自然的神色:“唔……您要这么理解,也并不是不可以。”
  面对秦元言语上的侮辱,孔垂义也没有露出什么不满,也许是他本身就不在乎这一点,也许是他现在已经能够做到面不改色了。
  总而言之,现在的孔垂义看上去要比以前难对付了很多。
  “什么境界了?”
  “宗师境。”
  “带了多少人来?”
  “十来个吧,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神武境高手,都是专门来保护我的,剩下的都是负责我的饮食起居的。”
  秦元接着不停地问孔垂义各种问题,家长里短生活琐事就连住在哪秦元都问了,而孔垂义也都一一回答,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不耐烦。
  “你的表现,超出我的想象。”
  “多谢秦大人的夸奖,不知道秦大人还有没有什么想问的。”
  “暂时没有了,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派人来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