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羞辱

第四百四十三章 羞辱


  大晋,北海剑宗。
  北海剑宗一片祥和,甚至于气氛还有点欢快。
  虽然在前不久海森龙死在了秦元的手上,但是这几天他们听闻了柳苍松在大魏的传说,可以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几乎将整个大魏弄得一团糟。
  报复的快感冲淡了北海剑宗长久以来的背上,在柳苍松没有出关之前,北海剑宗的弟子们个个活得心惊胆战,生怕秦元再前来报复。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随随便便一个北海剑宗的弟子开口闭口之间都洋溢着笑容,每个人脸上的阴霾一扫而过。
  此刻的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死亡即将降临,更没有意识到北海剑宗在不久后也会消失。
  秦元提着剑走到了北海剑宗,一路上所有看到秦元想要阻拦或是通风报信的弟子都被秦元打昏。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反抗没有任何的意义,原本的北海剑宗在秦元的面前就没有什么还手之力,再加上很久以前北海剑宗的神武境武者就已经被秦元杀过一茬了。
  秦元本以为柳苍松顾及门下弟子的安全,会为了顾全大局而不对秦元或是大魏进行什么报复。
  但是他错了,他错得很离谱,柳苍松不仅敢动手,而且下手起来也是毫不留情。
  这件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很难说清楚谁对谁错了,但是既然柳苍松选择将事情闹大,秦元也没有就此收手的打算。
  他打算将事情闹得更大!
  走到了北海剑宗的正门口,秦元看到了“北海剑宗”四个大字被刻在了巨大的石碑之上,秦元轻笑一声,一剑横劈将石碑劈碎。
  “北海剑宗”四个大字四分五裂碎在了地上,而秦元连看都没有再看一眼,继续往前走着。
  走入了北海剑宗便有人看到了秦元,陌生的脸庞和陌生的服侍让他皱起了眉头:“来者……”
  嗖!
  蓝影剑如同瞬移一般飞到了那弟子的脖子之上,冰凉的触感让他很乖巧地闭上了嘴巴,他发誓,这绝对不是贪生怕死,而是为了让已经人丁稀薄的北海剑宗继续延续下去。
  “我叫秦元,让柳苍松回来。”
  秦元在柳苍松来到之前不想多杀人,柳苍松才是问题的根源,杀了他们除了泄愤没有任何的用处,至于说斩草除根……
  如果解决了柳苍松,有的是人帮他斩草除根,自己动手劳心劳力名声还不好听。
  没有必要。
  秦元比起以往也成长了许多。
  “不说话了?给我安排一个房间吧,期间你们可以尝试任何方法杀死我,失败的代价我也不多说了。”
  那弟子连连点头,只能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请跟我来。”
  “好。”
  秦元收剑。
  刚上路,秦元便又看到一个北海剑宗弟子。
  那弟子见到秦元匆匆一瞥,便继续前行。
  秦元:???
  自己对北海剑宗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结果居然有人连自己都不认识?
  这不科学啊。
  “等等。”
  “什么事?”
  “你不认识我?”
  “神经病。”
  看上去这个弟子仿佛有着急事,骂了秦元一句之后便继续匆匆前行。
  “我叫秦元。”
  秦元主动亮身份了,就算北海剑宗的很多人没有见过自己,也应该见过自己的画像吧,自己在北海剑宗也算是一个比较知名的人物吧。
  果然,当秦元亮出了自己的身份之后,那人回过头看着秦元,盯着秦元的脸,随后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你……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秦元耸了耸肩:“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
  “救……救……救命啊!秦元……秦元来啦!!”
  秦元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说话好像有点大喘气,不过声音还是挺大的,不一会儿就嚎来了几十个人。
  “我认识他,他就是秦元,当时他还化名了!”
  秦元冲着那人龇牙一笑:“我来你们这住一段时间,直到柳苍松回来。”
  北海剑宗站在秦元面前的几十个弟子面面相觑,当有人证实了秦元的身份之后,他们看着秦元竟有些不知所措。
  谴责吗?
  他们怕死。
  什么都不做吗?
  那好像又有点对不起北海剑宗死去的人。
  干站着吗?
  好像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北海剑宗竟然出现了十分诡异的一幕,面对北海剑宗共同的敌人秦元,他们在表面上竟然没有表现出十分强烈的敌意,好像眼前站着的是一个陌生人而非仇人。
  “随便带我去个房间吧。”秦元对着最开始被自己抓住的北海剑宗弟子说道,而现在的他却没有带路了。
  给秦元带路?
  那不就是叛徒吗?
  如果没有人看到也就算了,可是这么多师兄弟盯着他,他以后还要不要在北海剑宗混了?
  微微瞥了一眼那些站着的人,原本没什么表情的他们此刻眼中仿佛出现了怒火,盯着他好像是在谴责他。
  “秦元!你不准羞辱我们北海剑宗!”
  此刻,一个刚刚赶到的北海剑宗弟子看到如此场景怒火中烧。
  他叫杨千山,很小的时候就加入了北海剑宗,对北海剑宗很有感情,上次秦元来北海剑宗杀人的时候他就想要和秦元拼命,但是很可惜他根本找不到秦元,也根本没有拼命的办法,这一次看到秦元居然如此目中无人地站在这里,便忍无可忍地站了出来。
  秦元嘴角扬起一丝弧度:“哟,原来北海剑宗还有硬骨头,我还以为都是软骨头呢。”
  “长老呢?我们北海剑宗的长老呢?难道都没有看到秦元在这里吗!”杨千山双目充血,身上青筋暴起,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那些长老都没有出现。
  “算了算了,我也不羞辱你们了,我自己去找房间,好吧,也不为难你们了。”
  这句话让一些人松了一口气,但是却让杨千山勃然大怒:“你这还不叫羞辱?你受死!”
  说罢,便提剑刺向秦元。
  忽然,杨千山感到行动一滞,就好像有人抓住了自己的双手双脚一样。
  秦元释放了剑域!
  “你想杀我,下辈子吧,你很有种,这一次我不杀你。”秦元走着。
  “你不杀我?你不杀我我必杀你!”杨千山怒吼道,他不知道秦元使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自己无法动弹,但是开口还是比较容易的。
  秦元耸耸肩,根本不在意杨千山的话语。
  以前他斩草除根生怕一时心慈手软放过的老弱妇孺将来有一天会进步飞快然后杀了自己,但是现在秦元不怕了。
  你修炼速度再快能快得过我?
  你再强能强得过老夫子?
  杨千山的威胁,根本没有被秦元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