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武烈公:张或

第四百五十四章 武烈公:张或


  “孟修渊……”秦元念叨了一遍这个名字,他倒也是听说过这个名字,四海剑阁的阁主他还不至于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只是秦元不知道的是,孟修渊什么时候竟然成为了当代剑道第一人。
  “当代剑道第一人,难道不应该是苏宫主吗?”
  “并不是,苏宫主虽然实力强大,堪称当代第一人,但是论剑道水平,还是要低孟阁主一头。”
  秦元却是有些不相信了:“真的假的……为什么这样的传闻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不是传闻,而是事实。”张或纠正道,“孟阁主最重剑道水平,对于修为却不甚在意,不过即便如此,他现在也有着生死境的修为,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跨入通天境。”
  秦元发现张或对于孟修渊跨入通天境好像没有任何的质疑。
  孟修渊……
  秦元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他以前只以为这是一个普通的生死境,很强大但是也仅限于此了,但现在看来好像并非如此。
  也不怪秦元没有听说过孟修渊的传奇故事,当年孟修渊纵横江湖无敌的时候,秦元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而当秦元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孟修渊早就开启了低调闭关的模式。
  “回去吧。”张或突然说道,同时也朝着军营的方向走去。
  秦元没有反对,跟在张或的后面走着。
  忽然,张或转身一拳打向了秦元。
  秦元没有想到张或居然会继续突然出手,再度被打飞。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会随时随地对你突然出手,我希望你的反应力能够提升,你现在这个样子,和那些老牌炼神境武者比起来,还是欠缺太多。”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正如张或所说,他随时随地都会向秦元出手,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闲聊的时候……
  总之,没有什么时间段是张或不会出手的,几乎每时每刻都会出手。
  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一个月左右,上京城传来了撤军的消息,也相当于宣布了停战。
  “终于停战了么……”一个士兵倚靠在城墙上露出了微笑,朝着旁边的伙伴说道,“老赵,停战了。”
  “是啊,停战了,终于停战了啊。”老赵站了起来,也是发自内心地露出了微笑,在战争开始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这场战争能够持续这么久,他不是一个新兵,但是这样长久的战争他也是第一次经历。
  不过过去了,就好。
  没有人是喜欢战争的,就算是发动战争的人,也不喜欢战争这一手段,只是有时候战争是最方便的手段而已。
  听闻战争结束后,从士兵到平民,无一不露出欣喜的微笑,虽然在战争期间,他们的生活也没有遭受太多的影响,但是他们心里害怕,害怕有一天城门被攻破沦为阶下囚,害怕有一天妻儿老小惨遭分离。
  但是战争结束,他们就没有了这样的顾虑。
  他们可以没有任何顾虑地生活着,不用担心明天敌军就会攻破城门俘虏他们。
  战争与否对于秦元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影响,除了忙碌之外也不剩下什么其他的东西,该修炼还是修炼,该挑战还是继续挑战,他不像其他依附于大魏的武者一样忙碌,大魏对于他还是挺宽松的。
  没有什么硬性的指标要求,只要他时不时完成来自魏慈的任务就好了,这些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到目前为止秦元完成得都是很圆满的。
  宁思城此刻一片喧闹,无数士兵开始收拾行囊准备出发,他们要回上京城了。
  秦元也收拾着行囊,其实他也没什么东西,也就是一些疗伤的丹药。
  很快,秦元便跟着大军一起出行。
  ……
  上京城,早朝。
  张或和秦元等人得到了魏慈的召见。
  “臣张或,见过陛下。”
  “臣秦元,见过陛下。”
  “臣……”
  “……”
  魏慈看着下面的朝臣微微点头:“此次战事,辛苦各位卿家了,战事已经结束,还请张大将军详细讲一讲战争的情况。”
  张或点了点头,开始讲述战争的情况。
  魏慈听得十分认真,许多官员也听得十分认真,时不时地还会点头。
  等到张或讲完,魏慈不由得拍起了手,赞许地看着张或:“不错,不错。”
  大臣们见魏慈鼓掌,也是跟着拍手鼓掌。
  “朕想来赏罚分明,张将军此次立下了巨大的功劳,不知道张将军想要什么样的奖励?”
  张或想了想,最后摇了摇头,爽朗地笑道:“奖励?哈哈,还是算了吧,为大魏建功立业,看着大魏越来越好,就是我最大的奖励了。”
  魏慈笑着点了点头:“你可以不要奖励,但是我却不能不给,嗯……这样吧,今日起,封中央大将军张或为……”
  “武烈公!”
  封公!
  在很久以前张或就是有爵位在身的,不过相比起他中央大将军的身份,他的爵位反倒是不值一提。
  但是公却不一样了,公就代表着大魏最高的爵位。
  因为大魏历史上不曾出现过活着的异姓王,想要封王,在大魏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张或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他曾经就是武烈侯,相比起中央大将军的身份,武烈侯真的算不上什么,但是封公却不一样了……
  无数人投来羡慕的眼光,这样的奖赏可不是人人都能够获得的,张或这一次的功劳也不算大,很显然魏慈很早以前就想好了要封张或为公爵,只是这一次找到了一个契机而已。
  张或迎着周围的人艳羡的目光,微微躬身:“臣张或,谢陛下封赏!”
  魏慈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是看向了秦元:“秦元,我听张将军说,这一次你的功劳也很大,那么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奖赏?”
  “什么都可以?”
  “只要朕有,自然是什么都可以的。”魏慈微笑看着秦元,他知道秦元是一个有分寸的,不可能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因此他也不介意彰显自己的大方。
  “臣想要一把剑。”
  “一把剑?”魏慈笑容收敛了一点,“如果真没有记错的话,你的神武就是一把剑吧。”
  “是,但是臣还是想要一把剑。”秦元坚定地说道。
  “好,一把剑就一把剑,你可真是会给朕出难题,不过……朕既然开了口,那就不会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