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收徒

第四百六十三章 收徒


  沈父呆住了,在他的眼中,沈仁一直是一个没有什么恒心的胆小鬼,面对自己的时候总是唯唯诺诺的,很少有大声说话的时候,除了在练武这件事情上似乎有些坚持之外,其余都没有什么一直坚持的事情。
  说什么有喜欢的姑娘,但是第二天就放弃了追求。
  说什么有喜欢的书画,买来第二天就放到了一旁。
  沈父皱起了眉头:“你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父亲,姬氏如此对你,你就没有任何的怨言吗?”
  “那可是姬氏。”
  “是的,那是姬氏,您说我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好,说我不见棺材不落泪也好,但是这样的大仇就摆在面前,要我当做没有发生过我是绝对不可能的。”沈仁眼神坚定,“我一定要报仇。”
  “你……真的想要踏上武道之路?”
  “千真万确,万死无悔。”
  沈父神色变得复杂,他像沈仁这么大的时候,也和沈仁一样坚定,但是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打击之后,反倒开始畏首畏尾了。
  “我和你说,姬氏强者无数,生死境武者不少,炼神境武者更是数不胜数,和曾经我一般的神武境武者那更是到处都是,而且他们的同级战斗力也极为可怖,在姬氏随便挑一个人,都能把你轻轻松松地杀了,即便这个样子,你还是要冒着进入姬氏视野的风险,踏上武道吗?”
  “当然。”
  沈父微微点头:“好,既然如此,我便同意了。”
  说罢,沈父向秦元走去。
  “你暂且不要跟过来,我和秦大人单独谈一谈。”
  沈仁愕然,最后点了点头。
  秦元察觉到有人靠近,停下了舞剑。
  “有事?”
  “之前多有得罪,还请秦大人谅解。”沈父拱手弯腰道。
  “无妨。”秦元摆摆手,他也不至于跟沈父计较。
  “我想请秦大人收我儿为徒。”
  “不收。”秦元直截了当地拒绝,能够指点沈仁一阵子已经是不错的交换了,至少秦元是这么认为的。
  沈父笑了笑,一副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的模样:“秦大人先不要忙着拒绝,如果秦大人愿意收他为徒的话,我愿意拿出一份令秦大人满意的报酬出来。”
  “先说来听听。”秦元一听到报酬就决定松口,如果能够让自己获得一些好处的话,他也不介意收一个徒弟。
  沈父露出了笑容:“剑帝林兴的传承!”
  剑帝林兴的传承!
  秦元瞳孔一缩:“你怎么会有剑帝林兴的传承。”
  “探险之中,偶然所得。”沈父微微一笑,“只不过我的天赋太差,剑帝前辈留下来的传承,我也完全看不懂。”
  “不过我听闻秦大人擅长剑术……想来这样的传承对于秦大人来说是极有用的。”沈父很有自信,“那么这样的交易,能否让秦大人满意呢?”
  “十分满意。”秦元也露出了笑容,剑帝林兴的剑道水平可以说代表了宁武大陆的巅峰,无论是谁都无法林兴相比。
  就算蜀山的剑法经历了无数人的积累也不见得能够和林兴留下来的一鳞半爪相比。
  在宁武大陆,林兴就是无敌的存在。
  公认的无敌。
  更何况,秦元还从老夫子的口中得知了关于林兴的一点信息,更加清楚林兴的实力和天赋到底到达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不过我都拿出这样的东西来了,我希望秦大人也能够答应我的一个请求。”
  “只要不过分,我全部都可以答应。”
  “保护好沈仁,我只有一个要求,保护好他。”
  沈父盯着秦元。
  “就这么一个?不再多一些要求?”
  “就这么一个。”
  秦元微微颔首:“我答应你了。”
  “那还请秦大人随我来。”
  秦元跟着沈父走。
  “过来。”沈父对着沈仁厉声道,“快来拜见你的师父。”
  “师父?!”沈仁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随后万分惊喜立刻跪下,“徒儿沈仁,拜见师父。”
  “无须多礼,起来吧,入我门下,切勿作恶就好。”秦元也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是。”沈仁站了起来。
  “你师父秦元可是锦衣卫的总指挥使,炼神境武者而且是真正的超级天才,也是年轻一代第一个到达炼神境的,有了这么一个师父,你可得好好珍惜。”沈父夸耀了一番秦元,同时也让沈仁知道了秦元是有多么牛逼。
  沈仁瞪大了眼睛,他知道锦衣卫是一个十分牛逼的组织,也知道炼神境是普通武者一辈子都无法到达的境界。
  路上随便碰到的一个前辈就这么牛逼?
  沈仁本以为秦元应该是神武境的修为,炼神境可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秦大人,去我们家坐坐吧。”沈父提出了邀请。
  秦元点点头,他知道沈父不希望让沈仁知道他们两个的交易。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走向上京城内,沈家在上京城内有一座不错的房子,当秦元来到了沈家之后,一股清香传来。
  “不错。”秦元称赞道,虽然沈家并不大,但是院子内的布局确很不错,还有一些花花草草在府内摆放着。
  “秦大人谬赞了。”沈父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还是流露出了喜色。
  能被秦元夸奖的人可没有多少,沈父不论是以一个江湖人的身份还是以一个普通大魏读书人的身份来说,被秦元夸奖都可以拿出去炫耀好久。
  沈母听见外面传来自己相公的声音便出来迎接,见到秦元十分意外:“这位是……”
  “锦衣卫总指挥使秦元秦大人,也是他的师父。”
  沈母十分意外。
  锦衣卫总指挥使?
  这个分量她可是十分清楚的,可是秦元又怎么成为了自己儿子的师父?
  “民女冉秀白,见过秦大人。”
  “不用行礼。”秦元摆了摆手。
  “我和秦大人还有些事情要谈,秦大人,请随我来书房吧。”
  秦元应声点头。
  秦元跟着沈父走向书房,书房内的书很多,秦元随意地扫了几眼,基本上都是自己不认识的书。
  沈仁的父亲,的确是一个文化人。
  “秦大人请稍等一会儿,也可以先找一本书看看。”
  “行。”
  秦元从书架上随便拿了一本书看了起来,表面淡然但是却时不时地看一眼沈父。
  剑帝林兴的传承,无论是谁都会心动的。
  没有让秦元等多久,沈父便拿出了一个比较大的箱子。
  “秦大人。”
  秦元立刻站起来走到了沈父身边,箱子里面有一个剑鞘,也有着几个竹简。
  “就这么点?”
  “还有一些修炼资源,但是当时被我用掉了。”
  秦元没有再说什么,拿起了其中的一份竹简拿了起来,这个竹简上,只有一个字。
  “剑”
  刚刚看到这个字,秦元便看到无数道剑刺向他,秦元瞪大了眼睛,立刻向后撤,但是那数剑没有任何停留地继续刺向秦元,就好像是自动跟踪的导弹一般。
  躲开,必须要躲开!
  秦元扭动着身子,却发现自己的行动被完完全全地禁锢住了,刚刚还能动弹一下,但是现在却连动弹都不能动弹了。
  快动啊!
  快动啊!
  万剑穿心!
  真正的万剑穿心!
  无数剑刺入秦元的心脏,秦元停止了呼吸。
  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啊啊啊!
  秦元瞬间失去了意识,可他的意识却又瞬间回归。
  “秦大人?”在沈父眼中,秦元就是突然呆住了,呆住之后眼中还流露出了恐惧和不甘,让他感到了担心。
  “你有没有感受到。”秦元突然问道。
  “啊?”沈父一脸茫然,不知道秦元在说些什么。
  秦元看沈父的表情不似作伪,于是道:“没事,没事。”
  当他看到那个“剑”字之后,秦元的意识就被这个竹简瞬间带入一个环境,但是当秦元在环境中死去之后,他的意识又瞬间被竹简给“扔”了出去。
  “这些竹简,对我来说很有用。”秦元没有再去看剩下的竹简,这鞋竹简的威力实在是太恐怖了,对于他的帮助,也实在是太大了。
  “有用就好,有用就好。”沈父笑了笑。
  秦元又拿起了剑鞘,剑鞘很重,重的让秦元怀疑其中有一把剑。
  “这个剑鞘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里面也没有剑,也许剑早就被人拿走了吧。”沈父也十分无奈。
  “正好,我现在,也想要一个剑鞘。”秦元笑了笑,他的通明剑现在虽然有剑鞘,但是剑帝林兴留下来的剑鞘拿来用,到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说不定会有一些意外的收获呢。
  “如此,便多谢了。”
  “不客气,这些都是我们的交易而已,只希望秦大人不要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
  “那是肯定不会忘记的。”秦元做出了承诺。
  沈父十分满意:“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和秦大人讲一讲。”
  “但说无妨。”
  “我曾经得罪过姬氏……还请秦大人不要让姬氏知道犬子和老夫之间的关系,不然到时候也许也会给秦大人带来麻烦。”
  “姬氏……呵。”秦元忽地笑出了声来,“放心吧,姬氏不敢动我的。”
  秦元虽然只是炼神境,但是曾经有过“斩杀”生死境强者柳苍松的战绩,虽然到目前为止的主流观点都是秦元杀死柳苍松并非是因为他自己的实力,而且这也是事实。
  但是在没有人搞清楚当时秦元的手段之前,就连生死境武者也不敢对秦元随意动手。
  万一秦元还能再杀呢?
  再加上秦元在大魏的身份,谁都不愿意去得罪秦元,就算是姬氏对秦元不屑一顾,秦元在姬氏面前不值得一提,姬氏也不愿意在秦元身上浪费一些强者的性命。
  沈父见秦元如此有自信,也不再多说些什么,他离开江湖很多年了,他只知道秦元是一个十分强大的超级高手,但是却不知道秦元在江湖上的身份地位到底高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我相信秦大人心里有数。”
  “对了,我过段时间要去大晋,我把沈仁也带上吧,短时间内,就让他跟着我修炼吧。”
  沈父犹豫了一会儿,儿行千里,担忧的可不只是母亲,父亲也是会担忧的,但是沈父也十分清楚一个武者如果想要得到历练,那就必须要多多在外历练,于是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秦大人只管带去,还希望秦大人能够保护好仁儿。”
  秦元微笑点头:“没问题。”
  “那我们出去吧,这些东西就让仁儿和秦大人您一起带走吧。”沈父指了指那箱子内的东西。
  “好。”
  沈父和秦元走了出去。
  “秦大人,我还想和仁儿说些话。”
  “好,那我在外面等一会儿好了。”
  沈父带着沈仁走进了书房,而秦元则是坐在外面静静等待,同时回忆着那幻境之中的场景,这幻境可要比妖族男子创造出来的幻境真实多了。
  在这竹简幻境中修炼,对于自己剑道水平的提升有着巨大的好处,而且在竹简幻境中要是呆久了,其他的幻境在自己面前,也就不算什么了吧。
  没多久,沈仁便搬着那个箱子走了出来。
  “师父。”
  “嗯,我们走吧,跟着我去拜祭一个人。”
  “一个人?是……师母吗?”沈仁理所当然地猜测道。
  秦元摇了摇头;“并不是师母,而是你的师兄,他叫赵徐。”
  “我还有其他的师兄或是师姐吗?”
  “你有两个师兄,一个叫魏允,一个就是我刚刚提到的赵徐了。”
  “魏允?好熟悉的名字啊……”沈仁陷入了思考,秦元也没有点破的打算,沈仁迟早能够意识到魏允到底是谁的。
  沈仁在思考,秦元也没有打断他,两个人就一路向前走去。
  忽然,沈仁激动地捶了一下自己:“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是太子!是太子殿下!”
  “对。”
  “那师父您未来……不就是帝师吗?”沈仁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原本秦元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就很高,但是现在秦元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变得更加高了。
  “对。”
  听到秦元连续两声“对”,沈仁变得更加激动了,不论是在哪一个国家,帝师都可以说是位极人臣了,再加上自家师父强大的修为。
  这是一根粗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