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破剑阵

第四百六十七章 破剑阵


  沈仁紧张地看着自己的师父和林庄谈话,林庄口中的手段他也是很好奇的,快速进入先天境并且改善体质,那可是他梦寐以求的。
  拜了秦元之后,修炼资源的供给虽然应有尽有,但是受限于天赋,沈仁的进度还是很慢,想要晋升到先天境,短则半年长则一年。
  其实这已经是一个让人十分艳羡的速度了,多少小家族的武者穷其一生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先天境,修炼个七八年可能也才是先天境,对比那些武者,沈仁现在的进度已经可以说是飞速了。
  可是如果再计算计算沈仁所消耗的资源,那这样的速度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要知道秦元现在在大魏的身份也算是很高的了,手上有的修炼资源也不是一般的多,普通的小家族一辈子的积累可能也比不上秦元拿出来的极品丹药。
  现在的锦衣卫不仅实现了自给自足,而且已经成为了大魏最大的情报买卖组织,收益颇为可观,大头当然给了魏慈,不过单单是秦元拿到的一部分就已经十分可观了。
  至少秦元已经没有因为钱和修炼资源的事情发过愁了。
  两个人结束了悄悄话,林庄看向了沈仁:“过会儿做好准备,你也许会很痛苦,需要你忍耐一番。”
  沈仁他听到了林庄的这番话,就知道林庄和秦元已经谈妥了,脸上当即露出了笑容:“多谢林将军。”
  “谢谢师父。”
  “不必客气,本来……也是你应得的。”秦元笑了笑,林兴的传承本来就是沈父给他的,他原本也打算等到沈仁有一定实力后传授给他的,此刻不过是利用传承再度进行了一次交换而已。
  沈仁不知道秦元想要表达的意思,还以为秦元的意思是这不过是师徒之间本分,心中默默感激着秦元。
  斜阳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场上也只剩下了一百余人。
  “林庄,按照我刚刚的考验方式,去挑八十八个人。”
  “那你干嘛?”林庄斜晲了秦元一眼。
  “偷懒。”
  林庄:……
  可以的,现在的年轻人偷懒都是理直气壮的。
  众人也都知道林庄和秦元之间的关系,不知道的也通过旁人的嘴知道了,面对和秦元能够相谈甚欢的林庄,他们没有嫉妒,有的只是羡慕。
  什么时候自己要是也有林庄这个样子的实力就好了。
  林庄重新走上了战台对剩下的武者进行考验,和秦元出剑十分相似,只不过林庄用的是刀,他刀法其实一般,不过用来考验一些先天境和宗师境的武者,却是绰绰有余了。
  在林庄的考验之下,站到最后的八十九人各自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通过层层考验站到最后,这本身就是对他们的认可,只要之后不死,光是成功加入这支队伍,就够他们吹嘘很久了。
  秦元站了起来:“很高兴你们通过了考验,没有通过考验的也不用气馁,这并不代表着你们不够强大,而是你们暂时不符合我们的要求而已。”
  同是大魏的武者,秦元的用词还是比较委婉的。
  “那么通过考验的,请随我来吧。”
  说完,那八十八名武者便来到了秦元的身边,他们都打量着秦元,毕竟对于这位凶名在外的炼神境武者,他们还是充满好奇的。
  “前辈,不知道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有些胆子略大的武者跃跃欲试地问道,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为秦元做些什么,如果能够因此得到秦元的赏识……
  “暂时什么都不用做。”秦元看了他一眼回答道,转身向十个神武境武者,“你们每人选择八到十个人跟着你们,接下来的一段行程中由他们协助你们,你们也要负责好他们。”
  “是。”
  十位神武境武者应道。
  “沈仁,你就不用跟着他们了,跟着我就好了。”秦元从不掩藏自己对沈仁的偏心,就算自己表面上作出了公正无私的模样,也有许多人会质疑,倒不如直接表现出来。
  “是,师父,”沈仁也明白秦元的用意。
  “后日早晨八点,此地,我们将会与剑帝宫的汇合一同前往大晋,千万不要迟到了,如果迟到,我们绝不会等待。”秦元简单地说了一句,便径直往广场外走,广场上的东西有的是人负责收拾,不需要他动手劳心劳力。
  沈仁立刻跟上:“师父,我昨天又打通了一条武脉。”
  “很不错,不过切不可骄傲,为师像你这般……呃……为师没你大。”秦元刚想要倚老卖老,却是发现自己的年龄还没有沈仁大。
  沈仁挠了挠头:“我哪能和师父比啊,师父可是年轻一代第一个到达炼神境的武者,比之那李伯然也是丝毫不差,依我看师父要是和李伯然再战,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马屁拍得不错,不过没有用,尽快到达先天境吧,只有到了先天境,在武者的世界之中才算有了一席之地,在一些小地方,也算是混得开了。”秦元对于自己徒弟的未来还是很担忧的,在实力弱小之时,他认为神武境甚至是宗师境的实力就已经能混得开了。
  但是等他到了现在这个境界,才知道这个世界武者实力的强大,现在在他的眼里,先天境根本上不得台面。
  “是,师父。师父……我们后日要去大晋做什么啊?”
  “去大晋的一个小世界,探清楚小世界的情况,如果这个小世界内能够有一些好东西的话,我们顺便也可以拿走,不过我们去那个小世界,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任务……”
  “什么任务?”沈仁急忙追问。
  “活下来。”秦元的回答让沈仁愣住了。
  “那里……很危险吗?”
  秦元摇了摇头:“具体危险不危险,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生命只有一次,一旦错过了就就不会再重来了,我有很多的敌人,这些敌人也许奈何不了我,但是会对你出手,我会尽量保护你,但我不能保证时时刻刻护你周全,所以很多时候你要靠自己活下来。”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死了,无论你的前途多么光明,都没有用了。”秦元想到了赵徐,自己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徒弟,魏允虽然也是自己的徒弟,但是相比较而言关系较为疏远。
  此外,秦元对赵徐也有着一定的愧疚,也就是这份愧疚让他对于这位已经死去了的徒弟格外心疼。
  沈仁见秦元如此慎重,眼中也露出了一抹微不可查的悲伤,于是郑重地点了点头:“师父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再说你留给我这么多保命用的东西,我一定不会轻易死亡的。”
  “嗯,我知道,我也就是随口一提而已。”秦元说道,“继续修炼,打通更多的武脉吧,这个世界上境界才是根本,打通更多的武脉,在先天境界修炼更多的丹田,才能获得更强大的实力。”
  沈仁连连点头,对于秦元的教诲,他还都是挺上心的,好不容易获得了一次练武的机会,他自然是会用心把握,他还有着大仇要报,无论是保住自己的生命还是修炼,他都会十分上心。
  ……
  上京城,广场。
  秦元早早地等待,静静等待剑帝宫的来人,大魏和剑帝宫的合作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远远地,花花绿绿的一队人来到了剑帝宫的广场之上。
  “秦元,好久不见。”
  江元锋!
  剑帝宫年轻一代第一人。
  秦元本以为这一队人和剑帝宫没有什么关系,毕竟在他的印象中剑帝宫都是穿着统一的服饰,着装整齐的,眼前这队花花绿绿的人看上去和剑帝宫没有什么关系。
  “好久不见。”秦元也回了一句。
  “听说你已经到达炼神境了?”江元锋渐渐地靠近了秦元,最终和秦元对立站着。
  “嗯哼。”
  现在的秦元,已经不怎么把江元锋放在心上了,炼神境武者面对神武境武者的优势实在是太大了,君不见强如李伯然,对上已经晋升到炼神境的秦元,也不敢以神武境武者的身份挑战。
  “我想挑战你,不知道可不可以。”江元锋虽然是神武境,可他却俨然一副剑帝宫领袖的模样。
  “你想挑战我?”秦元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
  “瞧不起我?”
  江元锋的声音本来就不怎么好听,此刻他的声音变得更加难听。
  “好吧,那就一战吧。”秦元无奈道。
  江元锋毕竟是剑帝宫的重要人物,也极有可能是剑帝宫的未来领袖,如果没有必要的话,秦元不想和他闹僵。
  “你先吧。”
  “你们都退开。”江元锋眼中全是战意,广场的武者不论是大魏的还是剑帝宫的都自觉地向后退。
  不论是江元锋还是秦元,战斗力都是十分强大的,他们不想要被这两个强者的战斗波及到。
  “出剑吧。”
  江元锋背后出现了九把金色巨剑。
  剑阵!
  九柄剑构造成了一个强大的剑阵,金色剑光闪耀冲向秦元。
  在外人看来,闪耀着的金光威力巨大,似乎即将吞噬掉秦元。
  只是在秦元眼中……
  全是破绽!
  “没用的。”
  在秦元眼中,江元锋的剑阵虽然威力巨大,但是其中的破绽也是多不胜数,剑心通明的他一眼就能看出无数个破绽。
  唯一令秦元烦恼的是,这么多的破绽,到底选择哪一个破绽将剑阵击溃呢?
  唰!
  一剑,闪耀的金色剑光瞬间消散,九柄金色巨剑也失去了剑光的环绕,直直地刺向秦元,却被秦元面前突然出现的蓝影剑给一一击飞。
  “还有其他的招式吗?”
  江元锋愕然,他引以为傲的剑阵居然被秦元这样轻松击溃,这让平时高傲的他无比难受,这剑阵他已经钻研了很久,花费了大量的心血,甚至耽误了他晋升到炼神境的进度,只为了练出一招杀手锏。
  这剑阵,无论是威力还是精妙程度都无比惊人,在外人看来,已经到了堪称完美的程度,就算是在一同前来的剑帝宫炼神境武者眼中,江元锋的这剑阵也已经很不错了。
  可是……
  就这么轻易地被秦元给破开了。
  漂浮在空中的就把金色巨剑缓缓地飞回了江元锋的身体之中,江元锋摇了摇头:“没有了,炼神境……不愧是炼神境。”
  剑帝宫的弟子们看着自己的大师兄起手强大无比的剑阵竟然被轻松破开,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在他们的眼中,江元锋是无敌,是强大的代表,同时还是越级挑战的代表,不可能被人如此轻易地打败。
  可是他们看到的场景却完全不一样,江元锋目前已知最强大的一招没有对秦元造成任何的伤害。
  见双方的气氛似乎有些沉重,剑帝宫前来的炼神境武者连忙站了出来:“秦大人果然是我们这个世界上难得一见的天才,实力果真非同凡响,真的是让我开了眼界啊。”
  剑帝宫的炼神境武者看上去也并不年老,至多也就四十多岁,在武者的世界中,四十岁也算是年轻人。
  灰袍黑发,属于那种掉入人堆就找不到的那种人,但是在这个队伍之中,他原本站在江元锋的后面,这样的站位就让人不敢忽视他。
  “敢问这位是……”秦元看了一眼开口的炼神境武者问道。
  “在下剑帝宫长老应昌。”应昌答道,对着秦元微微躬身,相比起臭脾气的江元锋,这位应昌应长老相处起来要舒服很多,不仅态度比较好,声音也比较柔和。
  “在下秦元,见过应长老。”秦元简单地问了一个好,别人态度好,他的态度也会好一些,秦元都不知道为什么江元锋的脾气会这么臭,为什么会这么难相处。
  “我们走吧,接下来去大晋,顺便交换一下情报。”江元锋开口道,此刻他已经平复了下来,虽然对于被秦元打败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但是也不像之前那般将不爽表露于外表了。
  “好,正好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请教。”秦元说着,便直接朝前走。
  江元锋冷哼了一声,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