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战惊五方

第四百六十八章 战惊五方


  大晋,定安城。
  剑帝宫和大魏的许多普通武者都兴奋地看着周围的街道,大晋和大魏的街道是俨然不同的两处街道,大晋的街道建筑要比大魏的更加奢华,就连平民的房子看上去也要豪华一些。
  而在此刻,六大势力已经汇合了。
  剑帝宫的领头人是江元锋,道家的李伯然,这一切都在秦元的意料之中,也在全部人的意料之中,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儒家的领头人,并非儒家第一天才颜连平,而是一个秦元从来没有听说过名字的人。
  荀越,身材比较矮小,看上去不像一名强者,但实际上是一名实力强大的炼神境武者,儒家上一代的天才弟子,只是秦元没有听过罢了。
  大晋的领头人叫屈臣平,是在场六位炼神境武者中身材最高大的一位,也是看上去最为苍老的一位,年轻的时候也是武林之中的一位风云人物,忠于大晋,身上没有什么官职,但是在大晋的地位却很高。
  “没有想到这一次居然能请出你们儒家的荀越,啧啧,颜连平呢?该不会是怕了不敢来了吧。”屈臣平虽然看上去十分苍老,但是叫阵起来却一点不比年轻人差。
  “这种事情还要耽误他修炼的时间?你可真是想太多了。”荀越说话还算和气,并没有因为屈臣平的叫喊而露出任何不满。
  屈臣平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人抢先了。
  “我说你们两个这样子吵吵闹闹,也不怕被晚辈看了笑话?真是会给我们丢脸啊。”大秦的炼神境武者摇头叹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秦元看了一眼大秦的炼神境武者,同样是上一代的强者,只是秦元不认识这位武者。
  “呵呵,张无药,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当初我怎么没打死你呢?要不是你当时苦苦哀求我,你以为我会饶你一命?我怎么说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现在翻脸不认人了?”屈臣平冷笑一声,让张无药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秦元和江元锋虽然不是十分和睦,但是此时此刻却是很有默契地站在一旁没有出声,吃瓜什么的,真的是最舒服了。
  “旁边还有些晚辈,你难道非要我把你曾经过往的历史都说出来吗?”张无药对于屈臣平似乎也有一些顾忌,即便自己的黑历史被说了出来,也没有将过往的篇章翻出来。
  “切,小辈,让他们知道了又怎么样?难道还敢说出去不成?”屈臣平宛若疯狗一般,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看了秦元和江元锋一眼。
  “屈臣平,你说话可要注意点,不是什么人你都得罪的起的。”应昌注意到了屈臣平的眼神,也感受得到他浓浓的不屑,当即站了出来开口。
  江元锋冷哼一声:“你敢说,我便敢让你们当初的事情继续传遍整个江湖。”
  出身剑帝宫,江元锋不容人小视,如果真的陷入绝境不得不低头,他江元锋也不会头铁,但是现在的情况,他的态度可是强硬无比。
  秦元看了屈臣平一眼,直接召唤出蓝影剑刺向他。
  屈臣平没有想到秦元居然一句话都不说直接动手,眼中露出了兴奋之色:“来得好!”
  秦元忽然改变了招式,由刺转挥。
  剑域!
  速血莲!
  毁灭的气息环绕在秦元身边,屈臣平虽然战斗经验丰富,曾经也和有剑域的武者战斗过,但是她没有想到秦元年纪轻轻就能够领悟剑域,更没有想到秦元能够轻而易举地释放出来。
  “不过……即便你放出来了又能如何?”屈臣平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狼牙棒。
  嗖!
  秦元释放出来的剑光以极其诡异的姿态拐弯,绕过了屈臣平的狼牙棒直接打在了屈臣平的胸口之上。
  轰!
  他被击飞了!
  “你这小辈……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屈臣平骇然,这一道剑光的力量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巨大的伤害,但是却让他气血翻涌,整个人也十分难受。
  “小惩大诫,记下了,下次可要记得不要乱放屁。”秦元心念一动,收回神武,蓝影剑消失在空中,而秦元拍了拍手,就好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从出手到结束战斗,不过十几秒的时间,虽然秦元有着攻其不备的优势在,但这也证明了秦元的实力是多么强大。
  江元锋表面淡然,实际上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他和秦元交过手,知道秦元的实力绝对要碾压自己,也听闻过秦元的传闻,数次挑战炼神境高手并取得了几次胜利,还用了未知的手段杀死了生死境。
  但是……他从来不知道秦元的实力居然能够如此轻松地碾压一名强大的炼神境武者,要知道屈臣平能够被大晋选中带队,就证明了他的实力十分强大,至少在大晋可供选择的范围内属于上等,可就是这么一位实力强大的武者,在交手一式后呈现出来的竟然是……
  被碾压?
  江元锋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站在江元锋旁边的应昌也是无比震惊,他不是江元锋这种小辈,对于上一代江湖中的风云人物不甚了解,他清楚屈臣平在他们那一代也是能排上前十的顶尖高手超级天才,可是他居然败了。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应昌低声喃喃。
  虽说是低声,但在场的众多炼神境武者,哪个不是六识极其灵敏之辈?每一个人都听到了应昌的低语。
  屈臣平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他向来瞧不起这些晚辈,可是今日却在晚辈手上败了一招,虽说这无法证明自己的实力比秦元差,但是也足够让他丢脸的了。
  “哈哈哈哈,屈臣平啊屈臣平,你真的想要笑死我,嘲讽人家却被人家打败,啧啧啧,也不瞧瞧人家秦元是何等的惊才绝艳,你屈臣平在人家面前算得上是什么东西?”张无药乐得笑出了声,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
  秦元看了一眼张无药,张无药挑拨离间的手段并没有瞒过他,但是此时他已经招惹了大晋的屈臣平,不宜继续招惹大秦的张无药了。
  再说张无药挑拨的也只是他和屈臣平之间的关系,他除了看了张无药一眼,也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了。
  荀越拍起了手掌连连称赞:“不愧是年轻一代第一个到达炼神境的超级天才,厉害,厉害。”
  “你又强了很多。”李伯然只是说了一句话,随后看了一眼屈臣平,“我们,比你强。”
  屈臣平遭到了李伯然的嘲讽,整个脸都是黑色的,只是他明白自己刚刚被击败,而且还是输在了一个晚辈手上,无论说些什么做些什么都无法挽回现在的局势。
  “好样的,我记住你了,你叫……”屈臣平之前只知道大魏派来的人是一个十分厉害,而且年轻得过分的超级天才,但是因为轻视却没有记下他的名字。
  “秦元。”
  “我记住你了,秦元,秦元。”屈臣平冷笑了一声便不再多说什么。
  “在竹简中的经历,好像提升了我剑域的强度……”秦元没有去理会屈臣平,而是心中暗道,刚刚在对屈臣平出手的时候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剑道水平的增长,好像剑已经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般。
  “是因为剑心通明,还是因为竹简,抑或是……两者都有?”秦元皱着眉头露出了思索的神情。
  屈臣平见秦元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而是在自顾自地想事情,不由得越来越仇视秦元。
  “好了好了,我们也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既然大家都认识了。那么也就谈谈接下来前往小世界的事情吧,我想你们大晋应该知道吧。”荀越稍稍前来缓和气氛,虽然也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成果,但至少回到了六方最初的目的。
  “我带你们走,你们在其中可要小心点,我可不想你们到时候不小心死在里面结果怪在我们大晋头上。”屈臣平说这话的时候,再度看了一眼秦元。
  “那你也是。”秦元毫不犹豫地威胁了回去。
  屈臣平早已没有之前的愤怒,现在的他早就平静下来了,输给晚辈很丢人,但是一直臭着一张脸,更加丢人。
  六方人,每一方都带齐了之前约定的一百人,这么六百号人就浩浩荡荡地走着,走向定安城外,许许多多想要入城的人都被这六百人吸引了注意力。
  很快,众人就注意到了前方有着黑压压的人群。
  “前面便是?”有人问道。
  “嗯,我们大晋的军队驻扎在那边,毕竟这个入口位置无法移动,我们也不能让其他的人误入其中,只能派军队驻守保护。”
  这个入口终究是在大晋境内,大晋派军队驻扎是其他势力无法改变的事情。
  “你们驻扎的人,是不是有点太多了?”张无药似乎有些不爽,眼前黑压压的人群看上去一点都不比众人身后的六百人少,看上去人也挺多的,这么多人驻扎在此,张无药还是有些心生忌惮的。
  秦元眯起眼睛看着屈臣平,这样的阵仗他虽然不惧,但是他身后的人却无法承受。
  屈臣平耸了耸肩:“那这件事情也不是我能够决定的呀,我能怎么办呢?如果你有意见的话,朝我们圣上去提意见啊。”
  张无药顿时无话可说。
  “所以,你们进不进去?”
  军营的驻扎入口前有着十个左右的士兵,屈臣平看了看其余的五位神武境武者问道。
  “进,当然进,来都来了怎么可能不进呢,只是希望屈前辈你不要耍一些小手段就好。”秦元对“前辈”二字加了重音,似乎是在嘲讽。
  屈臣平没多说什么,在大晋的地盘上,他有的是底气,有的是手段,根本不需要气急败坏,刚才也只是太过激动没有压抑住而已。
  屈臣平继续带路,驻扎着的军队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好奇地看了看秦元这些人。
  军营的某个角落,便是小世界的入口。
  屈臣平已经来过好几次了,根本不需要别人带路,自己来到了入口之前。
  入口在一个营帐之中,周围有这几道比较强大的气息,应该都是炼神境,是为了守护这入口而来。
  屈臣平掀开了营帐的门帘,众人看到了一个悬浮在空中的淡蓝色光圈。
  “在进入之前我有必要提醒你们一下,进入之后你们最好自己做好记号,里面的小世界比较混乱,我们目前的探索范围全部都是森林,如果你们一不小心迷失了,那么就有可能一辈子都出不来了,任你如何天赋异禀,都可能回不到这个世界了。”
  “如果定位,是你们自己需要想的问题,我的话就说到这,我先进去了,你们也尽快跟上吧。”
  屈臣平带着大晋的一百人比较有秩序地进入其中。
  “接下来谁进?”有人问道。
  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问题竟然让众人都进入了短暂的沉默。
  “进入顺序……又有什么关系?如果你们没有意见的话,我们就先进去了。”率先开口的是李伯然,众人没有说什么,李伯然便走进营帐,跨入了光圈之中,道家的一百人也随之进入。
  “那我大秦,也先行一步了。”
  紧接着是儒家的荀越,到最后只剩下了剑帝宫和大魏。
  “那秦大人……我们先走了?”
  秦元点点头,看着应昌踏入其中。
  “说是江元锋领头,实际上却是这个应长老……”秦元低声自语,感觉剑帝宫这一次的行动颇有意思,随后提高了音量,“不管怎么说,就剩我们了,我们也进去吧。”
  说罢,秦元也踏入其中。
  刚刚踏入其中,秦元就感到一阵恶心,就好像前世晕车一般。
  前世晕车的秦元,这一世晕空间传送了。
  不过这样的恶心也就来了一阵子而已,仅仅是一瞬间,秦元就来到了屈臣平口中的森林。
  的确,这是一片巨大的森林,遮天蔽日的绿荫,遮挡了光线的射入,看不到尽头……
  “这个世界,和宁武大陆,和原来的世界都一样的,有着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