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四百七十章 匕首有灵

第四百七十章 匕首有灵


  森林遮天蔽日,阳光无法照射其中,百名武者分散地行走着,有的几人一起行走,有的一人独行,有的十几人一同抱团。
  林庄的小队伍中,将近十人同行,林庄的手上还握着一把手枪,与他同行的武者,手中也握着一把小小的手枪。
  “这玩意儿叫手枪,你们扣一下这个扳机就可以对前方的敌人造成巨大的伤害。”林庄说着,拿枪口对准了其中一棵树的树干。
  啪!
  林庄扣动扳机,一道火光射向树干,打出了小小的焦黑色的洞。
  “威力大致相当于先天境六丹田武者的全力一击吧。”林庄笑道,“还是挺不错的,虽然对你们有些人来说威力可能小了一点,但总体而言也算是不错了。”
  笑着笑着,林庄忽然变了脸色:“谁!出来!”
  “是我。”秦元对于自己被发现也不意外,而是神色严肃地站到了林庄面前。
  “秦元?你怎么来了?有事吗?”林庄倒是很意外。
  秦元朝他招了招手:“过来说。”
  林庄肃然,秦元这么正式,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和他说。
  “接下里我们的谈话,能否屏蔽你的那个魔种?”
  “可以。”林庄顿了顿,“屏蔽完毕。”
  秦元将自己在老夫子那得到的消息全部告诉了林庄,林庄听后却是哈哈大笑。
  “没想到你居然担心这个,放心好了没关系的,那团黑雾能够在这个世界变得强大,我也可以啊,我在这个世界中能够发挥出的战斗力,无限接近生死境!”林庄说到这,脸上便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更为重要的是,我在这一方世界中的真元几乎是源源不断的,精神力似乎也是我穷无尽的。”
  “我几乎可以没有任何限制地释放导弹。”
  “我在这一方世界,甚至能够将他们所有的人都团灭。”即便是到了现在,林庄依旧无比欣喜。
  听到这,秦元方才松了一口气:“也就是说,那团黑雾影响不了你?”
  “应该影响不了,不过如果他真的把我给吞噬了,我也会尽量想办法释放出讯息的。”
  “我知道了,那我便先走了,一定要小心,如果在这个世界上遇到更为强大的魔种,一定要小心行事。”秦元最后叮嘱了一遍,见林庄答应,这才走了。
  “如果这个小世界中还有魔种……”林庄眯起了眼睛,“有就有吧,我倒要看看这系统能拿我怎么样。”
  ……
  秦元回到了原处,沈仁已经站了起来:“师父。”
  “修炼完毕?”
  “完毕了,我又打通了两条武脉,师父您给出的丹药,实在是太神奇了。”沈仁惊喜万分,“那个师父,这样的丹药能不能……”
  “不能,目前这样的丹药对你来说不是十分合适,你无法消化完其中所有的药力,你能够用到的也许就其中一重。”秦元拒绝了沈仁的要求,他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但是对目前的沈仁而言,这样的丹药并不是十分合适。
  沈仁有些失落:“好吧。”
  “走吧,去那座城市。”
  “好。”
  这魔种创造出来的小世界也十分奇怪,明明路上都是无尽的森林,但是出了森林之后却是一个巨大的沙漠。
  “师父,您确定前方有城市?”
  黄沙漫天,阻碍了沈仁的视线,有一定修为在身的沈仁虽然视线被干扰,但是也没有什么大碍。
  “嗯。”
  沈仁见秦元如此确定,也不好多说什么。
  沙漠之中黄沙漫天飞舞,秦元和沈仁踩在沙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沙~”
  “嗯?”秦元耳朵一动,微微躬身,“小心。”
  嗖!
  沙漠之中出现了小小的旋涡。
  “就在那!”
  蓝影剑出现在了秦元的手中,一只巨大的蜈蚣从沙漠之下钻了出来,而秦元早就发现了这只蜈蚣的存在,虽然蜈蚣的体型超出了他的想象。
  十几米的长度,密密麻麻的足肢,如果让有着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眼前的情况,怕是早就被吓到了,黑褐色发亮的外壳,看上去十分坚硬。
  “气息……似乎有些弱小。”秦元皱眉,将原本已经出了的剑偏移了方向,看了一眼沈仁,“你上。”
  “啊啊?我吗?”沈仁不敢相信秦元的话。
  “嗯。”秦元双手背在背后,看着蜈蚣冲向自己二人。
  “师父,剑借我用一下。”
  秦元:……
  无语的秦元还是将蓝影剑递给了沈仁,沈仁握住蓝影剑,仿佛握住了勇气和信心。
  “啊啊啊啊啊!受死!”沈仁闭上了眼睛大喊大叫,看得秦元脸色愈发难看。
  黑褐色蜈蚣也朝着沈仁冲了过去,沈仁毫无章法地劈向蜈蚣。
  嘶~
  蓝影剑脱离了沈仁的双手,将蜈蚣劈成了两半。
  “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些什么吗!”秦元怒道,“闭上眼睛!你是怎么想的?”
  沈仁也知道自己做了错事,立刻低下了头一言不发,“我……我……我刚刚太害怕了。”
  刚刚的那只蜈蚣虽然体型巨大,但是论实力也不过是后天境界,同为后天境界,沈仁还有着强大无比的蓝影剑,按理说应当是一场必胜的战斗,但是沈仁居然闭上了双眼,这不是相当于等死吗?
  秦元冷着脸:“我知道了,之后我们会在沙漠中多停了一会儿,你就在这里好好磨炼磨练你的战斗技巧。”
  “是。”沈仁低着头,刚刚太过恐惧,让他不小心闭上了眼睛,他也知道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手段的话,闭上眼睛就相当于是在等死。
  秦元的语气稍稍缓和:“我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有着超凡的战斗天赋,第一次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我希望你每次战斗结束后,都能够思考思考之前战斗之中出现过的问题。”
  “好的。”
  于是,师徒二人在这沙漠之中开始猎杀蜈蚣,秦元每一次都用蓝影剑探查沙漠之下的蜈蚣,不探查不知道,几乎每隔百米都会有一条蜈蚣,蜈蚣的体型也从几米到十几米甚至二十几米不等,实力也不等。
  有的实力甚至达到了宗师境,而有的实力和沈仁相当甚至比沈仁更加弱小。
  在一天天的战斗过程中,沈仁的战斗经验也越来越充足,至少不会像最开始的那样遇到害怕的敌人便被吓到闭上眼睛。
  “其实剑法是很纯粹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很简单的,因为无论多么复杂的剑招拆开了也无非就是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但其实招式再多,总结起来还是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找到找到对方的破绽,战胜对方。”
  “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都肯定存在着破绽,如果他没有破绽,那么只能证明你境界还不够,境界和剑道水平,其实是相辅相成的……”
  秦元给沈仁讲述着剑道,同时也在梳理着自己的剑道,这几天他在竹简幻境之中,也见见吗明白了那万剑强大的原因,并非只是万剑形成的剑域强大,还是因为这万剑还能准确无误地找到秦元的破绽。
  当秦元速度不够的时候,万剑就会利用让秦元根本无法跟上的速度杀死秦元,当秦元防御力不够的时候,那么万剑就会毫不犹豫地直接正面击杀秦元。
  总之,秦元哪方面露出了破绽,万剑就会利用哪一方面的破绽来对付秦元,迫使秦元越来越全面,也让秦元对于剑道的感悟越来越深。
  “也许很快,我的剑道就要突破了。”
  教导沈仁学习剑术,同时也让秦元对于基础剑术的了解越来越深刻。
  “如果有必要的话,以后说不定还可以多收几个徒弟呢。”秦元心中暗道。
  撕拉~
  沈仁举着蓝影剑,用蓝影剑在蜈蚣的身上划开了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蜈蚣庞大的身体轰然倒塌,最后倒在了沙漠之上。
  “不错,你的战斗天赋很不错。”沈仁修炼速度并不快,但是战斗天赋却是出奇地强大,短短几天,就好像是战斗了好几个月一样。
  “谢谢师父夸奖。”沈仁嘿嘿笑道,对于师父的夸奖他还是很受用的。
  “这几天也差不过了,虽然你的身体素质还不是很强,但是到了先天境,你应该就能学习更加强大的剑法了。”
  “走吧,去那座城市。”
  这几天秦元虽然放缓了速度,将一部分时间用来寻找蜈蚣和教导沈仁,但但两人距离秦元观察到的那一座破旧城市也越来越近了。
  沈仁在看着远方,一步一步地朝着走去,森林中的绿荫遮天蔽日,没有任何的阳光,但是沙漠可就没有任何阻挡物能够阻挡阳光的光线了,沈仁被太阳射得满头大汗,看周围的景物都好像有些歪歪扭扭的。
  “这前面,好像有小黑点……”沈仁看着远方,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师父,师父,是那里吗?是那里吗?”沈仁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秦元颔首:“是,前面就是了。”
  沈仁一听,立刻加快了脚步。
  两个人很快就走到了城门口,城门大约有百米高,虽然残破无比,但还是能从遗迹之中看出这这城市原来的辉煌。
  “这……这城池居然这么高,这城里面住的都是巨人吗?”
  “不,应该是为了抵御沙漠之中的蜈蚣所以才将城墙建造如此之高,也许之前出现过体型更加巨大的蜈蚣。”
  秦元带着沈仁走入城墙之中,街道早就被风沙给覆盖住了,踩在街道之上和之前踩在沙漠之上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
  “走,去那里看看。”秦元指着一家商店说道,“这里曾经似乎是一家生意不错的商铺。”
  地上全部都是碎片,秦元蹲到地上捡起了其中的一个碎片:“似乎是武器的碎片,这武器似乎也不是什么高级货色。”
  沈仁在商铺不停地翻着:“真正的宝物应该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掩埋,我们找一找,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好东西。”
  “应该没有什么好东西,他们的城墙看上去是为了防御这些蜈蚣而打造的,这些蜈蚣实力其实都不是很强,但是这座城市还是被毁灭了,证明这座城市也没有多少强者,自然也就没有多少有用的东西。”
  秦元分析地头头是道,听得沈仁连连点头。
  “师父不愧是师父,不过……我的确发现了一个看上去不错的东西。”
  嗯?
  打脸来的这么快的吗?
  “发现了什么?给我看看。”
  沈仁将一把黑色的匕首递给了秦元:“我感到这匕首,好像有自己的生命一般,似乎在传递自己的情感,现在我能感受到这情感应该是……喜悦?”
  秦元接过匕首,的确是感受到了匕首之上传来的喜悦之情。
  可是这只是一个匕首,为什么会传来喜悦之情呢?
  “我们是中了幻术?还是说这匕首真的存在灵性?”秦元思考着。
  “师父?”
  “你觉得这东西怎么样?”
  “我觉得吗?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东西,不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我就不清楚了。”沈仁挠了挠头,脸上满是疑惑。
  秦元掂量了一下匕首的重量,这匕首也不知道经历了多长时间,如果这一处只是破败了一两年,这匕首虽然稀奇,但也谈不上多么珍贵。
  可若是这一处破败了许许多多年,那么这匕首的价值可就难以估量了。
  得到这一个匕首之后,秦元心中的疑惑反倒更加深重了,这一处小世界是魔种创造的,里面居住的按理说应该是魔种,可是这蜈蚣却是这片沙漠的霸主。
  这座城市,极有可能就是被蜈蚣给毁灭的,可是能够创造出一方小世界的魔种被这么弱小的生物给毁灭?
  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更令秦元疑惑的是,如果创造出这城市的人并不是魔种,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个世界除了魔种之外还有其他的生物,魔种为什么能够容忍其他的生物存活在这个世界呢?
  在这个世界了解的越多,秦元的疑惑反倒愈发深重了。
  “我……突然想到了。”
  秦元忽然想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可能。
  “如果这是真的话……我们也许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