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师父师父”

第四百七十一章 “师父师父”


  在上古时代,妖族曾经将人类圈养起来。
  而现在,在这个世界,魔种有没有可能以圈养的方式圈养了另一种生物在这个小世界。
  这些生物并不是因为这些蜈蚣灭绝的,而是被那些魔种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将其毁灭的。
  “师父,您在说什么呢?”见秦元的表情渐渐凝重,沈仁也开始慌张了起来。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吗?”
  秦元看着沈仁,没有等他回答就继续说下去:“我们是为了寻找那些未知生物的发源地所以来这里探索的,那么问题来了,这些未知生物都出去了吗?没有留在这个世界里的了吗?”
  “我们可以看到这座城市之前是住着人的,从城墙上看来应该是为了抵御这些蜈蚣的,蜈蚣实力不强,那么这座城市里的人实力应该也不会太强,但是那些未知生物的实力,可是有点强大的,不然也不会让我们炼神境武者前来了。”
  “所以……”沈仁的思绪还是有点乱,“您的意思是弱小的已经被灭绝了,强一点的还留在这里?”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这座城市里的人,有没有可能像上古时代的我们一样被圈养了起来,那些未知生物,正相当于我们上古时代妖族的地位。”
  沈仁被秦元这样的想法给吓到了:“不会吧……这未知生物有这么强大吗?”
  “有,绝对有,甚至于不止这么强大。”沈仁不知道魔种的实力,秦元可是十分清楚的,魔种的实力绝不能用简单的强大来形容,无论怎样夸张的形容词安放到魔种身上都是一点不夸张的。
  “那,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需要给他们去传递消息。”
  说着,秦元拿出了纸笔,将自己的猜想和结论写在了纸上,随后召唤出蓝影剑,将纸条挂在了蓝影剑上。
  蓝影剑犹如信鸽一般,带着消息飞向了远方。
  沈仁眼中全是羡慕,秦元的蓝影剑是他十分羡慕的,能够用来观察前方的情况,还可以当信鸽用。
  ……
  远处,某座大山之上,两个黑袍男子对着一片幻影说话,两个人一高一矮。
  “我们的存在似乎被猜到了呢。”高一点的黑袍男子漫不经心地说道。
  “猜到了又如何?这几百个人实力都太差,也就几个人的实力勉勉强强过得去吧,还有一个似乎是我们的同类,不过他身上的气息……有点古怪。”矮一些手伸到了幻影之中,用手掌将画面右滑。
  幻影上的画面一变,变成了林庄带队在海岛之上行走的画面,不同于秦元离开了森林来到了沙漠,林庄离开了森林却来到了海岛。
  “身上的气息的确有些古怪,不过我们离他太远了,无法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我们或许应该接近他。”
  “不不不,现在接近他并不合适,他应该不完全是我们的同类,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如果他想要对付我们,我们主动暴露的话,我们的计划会失败,现在还是小心一点吧。”矮个黑袍男子比较谨慎。
  “你们……在偷窥我?”忽然,两个黑袍男子听到了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
  矮个黑袍男子伸出一根食指放到了嘴前,示意高个男子安静一些。
  “看你们前面。”
  不知道何时,幻影之中的林庄已经落单,而且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是你!”
  “当然是我,除了我还能是谁呢?”林庄的目光仿佛穿透了无数虚空,落到了两个黑袍男子面前。
  “你……也是圣种?”
  “你们的用词,不够准确。”林庄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我算是半圣种吧,我占据了这个人类的身体,与这个人类共同使用这具身体。”
  经历了最开始的慌张和惊吓之后,矮个黑袍男子冷静了下来:“你为什么能够追溯到我们?”
  “很难吗?”
  “如果你只是普通圣种的话,应该是做不到的,你的血脉等级应该很高,要比我们高一些吧。”
  “不然呢?”林庄嘴角的弧度越扯越大,已经超出了人类身体能够做出来的极限,如果是普通人扯出这样的弧度,那么恐怕嘴角已经断裂了。
  矮个男子看着林庄,总感觉林庄十分怪异:“我们不要再闲聊了,说些正事吧,你追溯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想吃了你们!”林庄原本已经扯开了的嘴角突然张开了血盆大口,一股巨大的吸力从林庄的口中传来,两个黑袍男子竟然被吸到了幻影之中!
  “啧,这味道真的是不错啊,血脉天赋这么多,果然还是吞噬天赋最好用,这样下去,我应该很快就能到达炼神境了呢,就是这个人类……真烦啊。”
  ……
  “师父师父,你看这里也有宝贝,这把剑好像也有灵性。”
  “师父师父,还有这里,这个丹药品级似乎也很高。”
  “师父师父……”
  不得不说,秦元的推论几乎是完全错误的,他认为这里的人实力不强,因此也没有什么值得寻找的宝物,但是事实却正好相反,这么一座破旧的城市虽然没有了往日的繁华喧嚣,但是遗留下来的宝物却还是很多的。
  如果按照秦元那个世界的品级来划分的话,这座城市里高档次的宝物已经到达了六转甚至七转的档次。
  有些东西对秦元来说,帮助也是挺大的。
  “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也有剑法,而且其中有些剑法值得借鉴。”秦元翻阅着一些剑法残篇,也不知道这些纸张是用什么材质制作的,但是这城市被毁灭了也有段时间了,可是这书写在特殊纸张上的剑法居然脸上面的字都还看得清。
  “我们可以在这座城市里停留一会儿,不过这里的丹药可千万不要乱吃,留一两颗带回去就好了。”秦元嘱咐道。
  “嗯,好。”沈仁美滋滋地在废墟中寻找着宝物,现在的他不管是一副还是脸上都有些脏,但是表情却是无比欣喜,他现在唯一的烦恼就是到时候出去了带什么宝物出去好,以及下次来的时候要不要带一个大袋子。
  这或许就是传说中幸福的烦恼。
  “发现了!”秦元的语气不再如往常一般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