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四百八十六章 自己解决

第四百八十六章 自己解决


  “有了。”
  郑成升从一旁拿起了一瓶丹药:“如果按照丹药换算,一件铂金级武器相当于五百瓶这样的丹药。”
  秦元从郑成升手中拿过丹药,皱着眉头判断品级。
  “铂金级武器,相当于七转。”秦元在沈仁耳边轻声道。
  七转……
  “太少了,这样的报酬太少了。”
  要是普通的先天境的武者,他们能够获得七转武器,那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可若是对于有秦元这样师父的沈仁来说,七转武器算不得什么。
  至少并不算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东西。
  眼界高了,就是有如此的好处,并不会被轻易地给吓住。
  太少!
  郑成升瞪大了眼睛,这还算太少?
  “十件,勉强可以,而且每件铂金级武器的质量都不能低于你最开始提出来的。”沈仁狮子大开口。
  郑成升再度瞪大了眼睛,眼睛的大小已经无限接近二次元中的漫画人物了,都让秦元开始怀疑起这郑成升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物了。
  “十件……这是不是太多了?”郑成升想要拒绝,“要知道我提出来的要求是捣毁那一处秘密据点,而不是将他们的所有人都杀光,你只要找个合适的时机,或许一把火就能灭掉他们。”
  沈仁摇了摇头:“不不不,不应该这么计算,郑族长您也说了,这是他们的一处秘密据点,而到目前为止你们也没有彻底打探清楚,无法确定会不会有一些神奇的底牌在等着我们。”
  “更为重要的是,就算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上万人,没有隐藏什么底牌,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至少没有郑族长您想象得这么简单。”
  所谓谈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不断否认贬低对方的价值,或是歪曲隐藏一部分事实来使得自己付出更少而对方付出得更多。
  年少没什么经验的沈仁在一次次的拉锯之中也渐渐老道了起来,就是时不时地狮子大开口让郑成升有掀桌子的冲动。
  要不是秦元还坐在那,估计郑成升都要掀桌子了。
  憋屈啊,和沈仁谈判实在是太憋屈了:秦元在一旁坐着他不可能出言不逊,言语也不能过激,就连表情也不能太过分。
  谁知道会不会引起秦元的不快?
  最后,在郑成升的退让之下,最终以八件铂金级武器的代价结束了这一次谈判。
  “郑族长,你过来一下,我有件事情,想要和你说一下。沈仁,你就在这里呆着好了。”
  “是,师父。”沈仁点了点头。
  郑成升不知道秦元找他有什么事情,两个人远离了沈仁,来到了阳神宫一处隐蔽的地方。
  “不知道前辈找晚辈有什么事情。”
  “你太心慈手软了。”秦元开口道,“其实不用给我面子,我希望他能在你们部落得到一定程度的历练。”
  郑成升尴尬地笑了笑:“前辈,有的话我就直接说了,完全无视您,是根本不可能的呀,您坐在旁边,我或多或少会受到您的影响。”
  秦元耸耸肩:“所以接下来我不会,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干涉,你也不需要考虑我的想法。”
  “如果他能够在其中得到一定程度的成长,我可以在临走之前帮助你们灭掉孤竹部落。”
  灭掉孤竹部落!
  这可是他郑成升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要知道孤竹部落和昇阳部落敌对也有一段时间了,双方这才展开第一次战争。
  虽然敌对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对对方的基本实力也有一定的认知。
  孤竹部落觉不可能轻易被灭亡,这么一个和自己相当的部落,绝不是那么容易被灭亡的。
  “前辈,孤竹部落可能是存在铂金级武者的。”
  郑成升提醒道,他虽然认同这位前辈的实力,但是他并不知道孤竹部落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底牌,因此要做好孤竹部落存在铂金级武者的准备。
  他不希望秦元太过自大了,毕竟现在秦元和他们是同一战线的。
  可是秦元却轻蔑地笑了:“铂金级?普通的铂金级,我一个能打十个!”
  郑成升不说话了,面对这么有自信的前辈,他说什么都是白搭。
  他只能希望秦元真的有这样的实力。
  秦元也没有多理会:“总之,若是你让他得到了足够的成长,你可以向我提一个你认为十分过分的要求,灭掉孤竹部落,只是其中一种可以的要求而已。”
  “有前辈这一句话,晚辈也就放心了。”听了秦元这么一句话,郑成升也放心了许多,反正有这么一句话放在这里,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亏的。
  秦元颔首:“你就放心好了,我秦元的信誉还是蛮值钱的。”
  “那我就按照最严格的态度去对付沈公子?”
  “接下来,用最严格的态度就好了。”
  郑成升露出了一点笑容,:“那晚辈先退下了。”
  秦元点了点头:“去吧,想想之后到底该怎么做。”
  郑成升听了秦元的话,没有过多停留,离开了阳神宫。
  等到郑成升离开了阳神宫之后,沈仁立刻凑到了秦元的身边。
  “师父师父,您和他说了什么啊?”沈仁嬉皮笑脸地凑了过来。
  秦元笑了笑没有回答。
  “师父,您这样的笑容……让我觉得有些渗人啊。”
  “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解决掉鹰雪堡的人?”秦元看似随意地问道。
  “啊?”沈仁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师父,您……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不够明确吗?你要去解决掉鹰雪堡的人,我好奇地关心一下你打算什么时候解决掉他们。”秦元朝着沈仁笑,脸上的笑容人畜无害,但是却看得沈仁浑身发抖。
  “您……您的意思是……全部让我一个人解决?”
  “不然呢?”
  “师父,那里说不定有一万人的,说不定有神武境武者的。”沈仁叙述着鹰雪堡的恐怖。
  秦元的笑容一如寻常:“我知道啊,我刚才也听着的,你放心,我不会坑你的。”
  沈仁瘫坐在了地上,这还叫不坑他?这简直把他给坑惨了好吗?
  要是早知道这一切都需要自己做那他怎么可能答应地这么爽快?
  “可是我,只是一个先天境武者啊。”沈仁试图挣扎着。
  秦元手中凝现出了蓝影剑,递到了沈仁的手上。
  “你拿着吧,保你不死。”
  “师父,那要是我遇上危险了,你会救我的对吧。”沈仁接过了蓝影剑,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对如果我那个时候没有在忙的话,这蓝影剑相当于我的一只眼睛,可问题是,我的这只眼睛,并不是时时刻刻都睁着的。”
  沈仁瞬间瘫倒在了地上哭丧着脸。
  “完了,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