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五百零二章 纯粹的剑意

第五百零二章 纯粹的剑意


  杀死了两个魔种,秦元系统内的金币数量又有提升,但是秦元没有管那么多,继续研究着自己的“血莲”。
  扫、挑、拨、劈、刺……
  无数基本招式被秦元一次次地使用出去,然而血莲的威力却没有什么巨大的提升,甚至于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提升。
  两个人并没有解开秦元心中的烦闷,反而让秦元愈发烦闷。
  “要怎么样?到底要怎么样!”秦元的剑越来越乱,到最后通明剑脱手而出。
  “如果没有什么办法的话,进入竹简试试吧。”
  忽然,虚无缥缈的声音出现。
  “谁!”秦元警觉了起来,这并不是老夫子的声音,也不是姜子牙的声音,更不是他知道的任何一人的声音,这个声音从来没有听过!
  秦元看了看四周,应该不是地宫中的生物传出来的声音,这里应该也没有人能够知道这一点。
  秦元拿出了‘“剑”字竹简。
  “难道是这玩意儿在说话?”
  秦元立刻心神浸入其中,无数道剑刺向秦元。
  现在的秦元可不是最开始拿到“剑”字竹简的人了。
  好强大的剑意!
  秦元感慨,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这竹简世界了,但是每一次进入这个世界,都免不了一次感慨。
  大概坚持了三十秒左右,秦元再度被万剑穿心,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并没有被驱逐出竹简世界。
  头脑一阵晕眩,无数剑呈现在秦元的面前,却没有朝着秦元攻来,而是停在了秦元的面前。
  什么意思?
  秦元不解,尝试着上前一步,万剑依然没有对秦元造成伤害,依旧停在秦元的面前,这反而让秦元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再上前一步试试?
  反正都被万剑穿心过了,也不差这么一次。
  这么想着,秦元继续向前一步。
  他仍然是安全的。
  秦元伸出手,尝试握住其中的一把剑,一握住,惊涛骇浪一般的剑意朝着秦元袭来,就好像海浪冲刷着秦元一般。
  好澎湃的剑意!
  好纯粹的剑意!
  没有毁灭的气息,没有杀戮的气息,有的只是纯粹到了极点的剑意。
  难道这才是剑意的真谛吗?不融合其他的情绪,只有心中的剑,只有眼前的剑,或许只有这样的剑才能发挥出剑的真正威力!
  秦元心念一动,退出了“剑”字卷轴盘腿坐下。
  他要摒除心中的杂念!
  秦元尝试着,抛去所有的情感,抛去愤怒的情绪,抛去暴虐的情绪,抛去那些不该有的情绪,全身心地沉浸入剑中。
  此刻,他的眼中只有通明剑,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剑!”
  “只有更强大的剑才能够帮助我使出更加强大的剑招!”
  秦元仿佛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那时候没有那么多花里花哨的其他东西,更没有剑域,有的只是纯粹到一往无前的剑意。
  此刻的秦元脑海中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有一把剑悬浮在秦元的脑海中。
  秦元脑海中的剑形状十分奇怪,一会儿比较长,一会儿比较短,一会儿泛着白金色的光芒,一会儿又泛着黑色的光芒。
  秦元伸出手,握住了通明剑站了起来。
  嗖!
  白色的剑光就好像撕开黑夜的闪电一般划破了黑暗。
  咔嚓!
  之前坚不可摧的木门一下子被劈成了两半。
  秦元睁开了眼睛,眼中再无烦躁,只有清澈澄明。
  “想必这就是我今天最大的收获了吧。”秦元将通明剑插回剑鞘,“纯粹的剑意或许才更加强大。”
  混入了其他杂质的剑意领悟起来或许容易一些,就像当初秦元刚刚领悟剑意的时候依靠的就是杀戮的情绪而不是依靠秦元在剑道上的造诣。
  杀戮剑意也伴随了秦元很久,秦元也一直没有察觉到它的不足之处。
  利用自己的暴虐情绪带动剑意,顺便释放一下心中的暴虐发泄一下不满,蕴含着这样剑意的剑招也十分强大,而且在秦元看来也有着一定的提升空间。
  可是相比起纯粹的,完完全全的剑意来说,这样的杀戮剑意就像是混入了杂质一般,虽然看上去更加强大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这一招就命名为……”秦元回想起自己之前的那一剑,那融入了纯粹的剑意和强大的真元使出来的一招。
  “白光吧。”
  秦元对于取名有着自己的一套心得,他对于自己取的名字十分满意。
  只不过这一招也并非没有任何的缺陷,秦元心中的杂念还是比较多,想要融入纯粹的剑意还是有些困难,需要一定的时间除去心中的杂念,面对这种不会移动也不会攻击的木门还好,可是面对一些较为灵活的对手恐怕就不一定有用了。
  就算是之前行动比较迟缓的金色傀儡,相比也有办法躲开秦元的这一剑。
  不过……
  就目前而言,已经足够了。
  而且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事情:刚刚的声音,到底是属于谁的,他好像在很久以前,也听到过这样虚无缥缈的声音。
  可是那个时候,他可没有“剑”字竹简,所以他可以断定这声音绝对不是来源于“剑”字竹简的,这么一来就产生了新的悬念。
  到底是谁在之前就已经发出过虚无缥缈的声音,又是谁一直密切注视着自己,还给出了自己进入到“剑”字竹简中,这两次听到的声音到底是不是同一个声音,如果不是又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存在。
  秦元现在就感觉好像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似乎自己所有的行动都被监控了起来。
  “这样的感觉……还真是难受啊。”
  难受归难受,前面的路还是要继续走,秦元将通明剑插回剑鞘,暂时将之前的疑惑抛诸脑后往门内走着,前面的那一道门防御力如此恐怖,他倒是很好奇这样的一个房间里到底藏了什么东西,居然让之前的他连门都打不开。
  走进去,是一间黑暗的房间,之前的地宫有着一些荧光物质,所以虽然在地下,但是秦元还是能看得清楚路,可是这房间内却没有任何的荧光物质,靠外面透进来的微弱光线也只能照明门口的一点点。
  得出去拿一下荧光物质!
  秦元当即做出了决定,暂时又先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