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五百零五章 战场

第五百零五章 战场


  秦元的识海瞬间成为了双方的战场,无论是姜子牙还是老夫子在元神的造诣上都要远超秦元,不同的是老夫子可以不用在意对秦元元神造成破坏,而姜子牙却分出一定的精神力去保护秦元的元神。
  秦元保持着意识的清明,老夫子的精神力、姜子牙的精神力、魔种传承台的幻境之力,无一不在拉扯着秦元的意识,让秦元的意识不断沉沦着。
  不过好在秦元的意志力十分坚定,剑心通明更使他明白自己现在不能沉沦下去,必须要坚持支撑下去,支撑到姜子牙打败老夫子。
  至于姜子牙失败的结果?
  秦元也不知道姜子牙失败会有什么后果,只知道这样的后果不是自己能够承受得起的,如果姜子牙失败,那么秦元多半也是要凉凉了。
  “可恶……这个精神力……到底该怎么操控。”
  炼神境武者,一般拥有了操控元神的能力,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炼神境武者都能够将元神运用自如,因为很多炼神境武者根本不曾尝试过修炼元神,更不用说使用了,基本上都是修炼出来就好了。
  可在这个时候,秦元就有些不甘心了。
  平时的时候元神派不上任何用场,但是此时此刻却因为这平时根本派不上用场而十分不甘心。
  “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啊……”秦元大脑中不断传来刺痛,这是姜子牙和老夫子的元神在战斗。
  “姜子牙……前辈……我应该……如何操控……我的元神……战……战斗!”
  姜子牙一惊:“你不需要战斗,你只需要保护好自己的元神就可以了。”
  战斗是有可能出意外的,姜子牙并不希望看到秦元出任何意外。
  “前辈……我……不可能只靠你。”秦元坚定地说道,“我也想要战斗。”
  姜子牙沉默了一会儿:“好,那你尝试尝试用操控神武的方式操控元神!”
  操控神武的方式……
  秦元尝试集中注意力,但是却被不断传来的刺痛给打断。
  “想想你是如何使出纯粹剑意的!”姜子牙继续提示。
  纯粹剑意?
  秦元继续集中着注意力,偶尔出现的疼痛使他皱眉,也在一点点分散他的注意力。
  不可以!必须要集中注意力!
  渐渐地,秦元的心神最终集中到了一点之上,他也“看”到了自己识海中的元神,和老夫子姜子牙在识海中大打出手不一样,秦元的元神却是畏畏缩缩地躲在某个角落之中。
  “元神也是身体的一部分,你可以把他看做和手和脚一样的东西,去尝试使用他。”姜子牙的声音继续响起。
  “没用的,他的天赋一般,现在临时抱佛脚没有用的。”
  秦元没有说话,第一次操纵元神的确不是什么特别轻松的事情,正如老夫子所说,秦元的天赋十分一般,但是老夫子却忽略了一件事情。
  “天赋一般?哈哈哈哈,我看你被魔种迷了心智后智商也下降了,被蓝色意志选中的人,你以为蓝色意志对他的精神力没有任何的强化吗?即便你夺取了蓝色意志的一部分控制权,你也不得不承认蓝色意志还是向着他的,还是保护着他的。”
  老夫子心中一沉,蓝色意志,即秦元的系统,一直在保护着秦元,也一直在以最温和的方式提升着秦元的实力。
  这也是为什么老夫子迟迟不动手,一直到了这里才对秦元下手的原因之一,因为能够借助外力削弱秦元精神力的机会越来越少,这一个机会也是他等待已久才发现的,也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毕竟现在的秦元实力较弱,精神力量也不强,更为重要的是还不是在秦元原来的世界,天道力量无法庇护他,要是等到秦元再强一些,恐怕再来一次这样的机会也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了。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也超出了他的意料,原本秦元的精神力量应该已经被魔种传承台削弱到极限了甚至应该已经迷失沉沦了,可秦元精神之坚韧却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仅仅秦元没有迷失沉沦,而且还有着用元神战斗的潜力。
  这和他想象中的有些不同,如果秦元能够使用元神战斗的话,那么他就很难借助秦元系统的力量进行战斗,毕竟这系统从根源上来讲还是属于秦元而不是属于他的。
  麻烦!
  对呀老夫子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老夫子想要插手去对付秦元元神,但是姜子牙的反应速度极快,一道黄光冲向老夫子,阻拦了老夫子的行动。
  “想要动他,也得问问我同不同意吧,什么时候我的意见这么不重要了?”
  “看来我得先对付你,然后才能够好好地解决他!”老夫子冷哼一声,不再去理会角落中瑟瑟发抖的秦元元神,而是继续冲向姜子牙。
  姜子牙则是岿然不动,当初在王者大陆的时候,老夫子最擅长的是武道,而姜子牙最擅长的则是魔道秘法,在元神方面姜子牙要比老夫子强大许多。
  哪怕到了现在,老夫子有着蓝色意志的一部分控制权在元神作战方面也是略逊于姜子牙的。
  “赶紧退去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的确,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又不应要打败你,我大不了放弃他强行夺舍,我有着蓝色意志的一部分控制权,和他的身体也有一定的契合度,现在又不在那个世界,你能够引动的天道意志少得可怜,你又如何与我对抗?”
  “更何况,拖得越久,他精神力受到的损伤就越大,他现在能够凭借着意志撑一撑,过一会儿难道也能撑住?再过一会儿还是能撑住?”老夫子不断说着拖下去对自己的好处。
  姜子牙知道老夫子只是想要打击他,但是他也不由得担忧地看了一眼笨拙移动的秦元的元神,他能感受到秦元的元神十分虚弱,就像一叶小舟在汪洋大海中飘荡,好像随时都会被海浪击飞,他不知道秦元的元神还能够支撑多久。
  老夫子见姜子牙不答话,嘴角勾勒出了一丝笑容。
  “我说……现在笑……也笑得……太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