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剑帝宫出局

第五百一十六章 剑帝宫出局


  八门之开门!
  八门之伤门!
  开门,能够强化自己;而伤门,却能够削弱对手。这是李伯然对战的时候最常用的两道门。
  李伯然双手在胸前虚空施术,秦元感到自己身上瞬间被施加了一层巨大的压力。
  “我一直都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给我施加这种状态的。”秦元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双手,感觉不如之前灵活了。
  李伯然的八门之术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秘密。”
  “那么现在再来尝尝我的拳头吧!”
  李伯然宛若狂战士一般冲向了秦元,一拳砸向秦元的脑门。
  肉身强化!
  秦元的肉身强度瞬间被强化,一剑刺向李伯然的脑门。
  李伯然的另一只手以一个极其诡异扭曲的姿势伸手去抓秦元的剑,另一只手保持不变砸向秦元。
  “嗯?”
  李伯然抓住剑的手传来剧痛。
  生门,开!
  八门之生门,具有强大的治愈能力。
  秦元看着李伯然的手被青锋剑切开露出了森森白骨,却又在一瞬间愈合。
  “真是有意思。”
  轰!
  嗡~
  秦元被正中天灵盖,整个人的脑袋发昏,人也被击飞。
  “你不打算使用你的神武吗?”
  “没什么必要。”
  李伯然冷哼一声,还以为秦元是在瞧不起他。
  “如果你保持这个态度的话,我就只能够杀死你了。”李伯然不喜欢别人瞧不起他,他想要击败的是全力以赴的秦元,而不是现在这样连神武都没有召唤出来的秦元。
  他不屑。
  当然,若是秦元执意如此,他也不介意让秦元知道什么叫做惨死。
  “我的神武,不在我的地方。”
  秦元对李伯然观感尚可,便解释了一句,甩了甩手上的剑:“继续吧。”
  “哼。”
  李伯然冷哼了一声,这个解释他虽然不满意,但是也只能够接受了。
  然而秦元嘴角却微微上扬。
  “你怎么了?”
  “想到了一些令人高兴的事情。”
  李伯然皱眉:“说说。”
  “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没有这么多感情要素的。”
  以前的李伯然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空桶的眼神,仿佛世界上没有任何的东西能够让他动容,但是现在的李伯然却好像多了几分情感。
  “很好笑吗?”李伯然问。
  “很好笑……倒也没有,只是一般般好笑吧。”
  李伯然沉吟:“我修炼的是红尘大道,之前在道家的时候我不知道什么事情,好似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当我入世之后却发现并非如此,也多了几分情感。”
  “我明白了,你也挺有意思的。”秦元哈哈一笑。
  “既然解答了你的疑惑,那就继续战斗吧。”李伯然继续冲向秦元。
  八门之惊门!
  惊门,是对对手精神力造成直接攻击的一道门,李伯然常常用这一招来使对手露出破绽。
  “嘶!”
  然而当惊门落到秦元身上之后,李伯然的动作反倒露出了一丝破绽,秦元抓住了这一次机会,将青锋剑架在了李伯然的脖子之上。
  “你刚刚似乎用精神力在对付我?”秦元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在魔种的世界之中他不敢说自己的精神力强大,但是在这个世界中,他敢说自己的精神力强度绝对是无敌的。
  “你的精神力……好强大。”李伯然眼中露出了一丝神采,在过去的日子里他用惊门对付了许许多多的对手,没有一个炼神境武者能够在惊门的攻击之下不露出破绽的,就算是其中精神力强大一些的,也只能够勉强挡住而已。
  然而这一次,李伯然使用惊门攻击秦元,反倒使自己露出了破绽,这是李伯然之前根本想象不到的。
  “精神力,的确是我的强项。”
  “不过你不仅仅是精神力强大,刚刚我虽然露出了破绽,但我的破绽也绝对不是能够轻易抓住的,你能够抓住这样的一个破绽,也证明了你的强大。”李伯然吹捧道。
  “很高兴能够得到你的夸奖,那么……我们的战斗可以结束了吧。”
  李伯然点了点头:“我认输了。”
  秦元收剑。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李伯然问。
  “杀得了吗?”秦元反问,“如果身为道家的继承人,一点防备都没有就敢于来我这里,那未免也太嚣张了吧。”
  “既然抢夺失败了,不如我们谈一谈?”
  秦元摆摆手:“没什么好谈的,我们大魏早就和剑帝宫联手了。”
  “如果我说……剑帝宫已经出局了呢。”
  剑帝宫出局?
  秦元脸色不变,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相信么?”李伯然问道,“到时候只要你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江元锋死了?”
  “那倒没有,他毕竟是剑帝宫的人,不过他们已经答应退出了。”李伯然负手而立,十分自傲,“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能够和我一战的人屈指可数。”
  “是在炼神境中屈指可数。”秦元提醒道。
  “这个世界上的生死境本来也没有多少,反正肯定不超过一百个。”李伯然不在意自己在言语上犯下的错误。
  秦元摇了摇头,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怎么不说话了?”李伯然问。
  “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该离开了。”秦元指了指城门外。
  “可我现在还不想走。”
  “那你想怎么样?”秦元突然觉得现在的李伯然好像变的难缠了许多。
  李伯然看了看周围,看到了一棵树树后,便倚靠在树边坐了下来:“等,你现在的名声已经传开了,相信除了剑帝宫之外的势力也会很快收到消息,你是要对他们出手的,我也是要对他们出手的,所以倒不如跟着你等一等,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对付你。”
  “今天我们是公平对战,但是接下来,我会不择手段的。”李伯然提醒道,“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你会不择手段?”秦元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你是认真的吗?”
  “自然是认真的,除非……你答应与我们的合作。”
  “我讨厌威胁,所以让我看看,你们道家给你留下来的底牌吧!”
  三尺青锋,数道剑气同时袭向了李伯然。
  李伯然“哗”地腾空而起,将之前依靠的大树连根拔起砸向秦元:“你为什么突然对我动手了?”
  “我本来以为你已经放弃了,可没有想到你还没有死心,我也只能对你出手了。”
  李伯然既然选择了不择手段,秦元也会不择手段,没有攻其不备的偷袭,已经是他最大限度的忍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