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袁冷

第五百三十一章 袁冷


  确定了这次任务的执行者,对于秦元来说,就相当于将接力棒交了出去,从此以后也不用再怎么去管异世界的事情了。
  他要专注晋升到生死境。
  锦衣卫已经发展壮大,秦元之前和苍生盟搭上线后,就将苍生盟中的一些任务交给了锦衣卫去做,秦元已然成为了锦衣卫和苍生盟之间的中间商。
  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轨,秦元需要做的事情也不多了,也就异世界的那一部分,秦元还需要跟着过去一趟促成昇阳部落和大魏之间的合作。
  秦元走出皇宫,不由得摇了摇头,苏雄邀请秦元成为剑帝宫的客卿,但是却没有告诉秦元接下来需要做些什么。
  直到秦元看到了皇宫不远处的江元锋和沈仁,两个人肩并肩站着,却是一言不发,活像个刚刚斗完嘴的两口子。
  “你在等我?”秦元走到沈仁身边拍了拍沈仁的肩,眼睛却是看着江元锋。
  “对。”
  “什么事?”
  “师父让我和你说,三天后去一趟剑帝宫。”
  “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江元锋摇了摇头。
  秦元也不再去理会江元锋,自顾自地带着沈仁离开了,只留下江元锋一个人看着两个人的背影。
  “师父,刚刚圣上单独找见你,是为了什么呀?”沈仁好奇。
  “也没什么事情,只是找我了解了一下那个异世界的情况,顺便还给了我一些奖赏。”
  秦元想起了魏慈的大气,竟然直接赏了自己一套房子。
  想到这,秦元的嘴角便微微抽搐。
  “师父,你的表情似乎有些怪异,陛下到底奖赏了你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一套房子而已。”
  沈仁张大了嘴巴。
  秦元拿出了一串钥匙:“喏,给你,你先去那套房子住着吧,顺便帮我打理打理,想回家也可以先回回。”
  沈仁傻眼了:“这么多串钥匙,这房子是有多少房间啊?”
  “不知道,但应该挺大的,我给你指下路,圣上说出了皇宫之后先直走……”
  三天后……
  秦元出现在了剑帝宫,剑帝宫上上下下仿佛都知道了秦元要来的消息,对秦元出现在剑帝宫这件事并没有任何的意外。
  反倒是有一个年轻的剑帝宫弟子主动迎了上来:“您就是秦元前辈吧。”
  “认识我?”
  “不认识,不过我们剑帝宫的面孔大多我都认识,能够毫无阻拦来到这个地方我也都认识,您又是生面孔,自然就联想到您的身份了。”
  “不错。”秦元夸奖了一句,“那你知道我今天是来干嘛的吗?”
  “大概是来正式成为我们剑帝宫的客卿的吧。”
  “脑子挺好使的。”
  被夸奖的剑帝宫弟子嘿嘿一笑:“前辈谬赞了。”
  “我可没有谬赞,你的脑子的确挺好使的,行了,今天就先聊到这里,下次有机会再聊吧。”
  对于偶遇这个剑帝宫弟子这件事情,秦元并不放在心上。
  剑帝宫弟子却摇了摇头:“不不不前辈,我们是一起的。”
  “你也要去见苏宫主?”
  “是的,秦前辈大概是把我当成剑帝宫的弟子了吧,其实我也是要成为剑帝宫的客卿来着的。”那人嘿嘿一笑,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这时候秦元方才感到意外:“你也要成为剑帝宫的客卿。”
  “是的。”
  秦元感兴趣起来了,虽然他无法判断这个人的修为,但是也能够感受到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十分弱小,气息如此孱弱的一个人能够成为剑帝宫的客卿,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你是担任哪一个方面的客卿?”
  “哪一个方面……我擅长的还挺多的,丹药方面和锻造方面我都听擅长的,最近正在学习阵法方面的知识。”
  “你还是一个全才?”
  “全才谈不上,晚辈还没有这么厉害,至少修炼这一方面,晚辈还是恨不擅长的,修炼了这么久,每天都吃着各式各样的丹药,这么久也才到宗师境,和前辈你比起来差远了。”
  “你可不要谦虚,如果你没有过人之处,又是如何成为剑帝宫的客卿的呢?修炼方面虽然差了一点,但也没什么关系。”
  “前辈你不懂,那些人用得到的时候都会对你恭恭敬敬的,袁少师、袁少侠甚至袁大师这样的称呼也层出不穷,可是用不到你的时候就……”
  “这个世界上,终究只有实力才是根本,因此我才会同意剑帝宫的邀请,看能不能在剑帝宫得到苏宫主的一些指点,等到实力强大了,在这个世界上才算是站稳了跟脚,不然凭借虚无缥缈的炼丹锻造技术……”
  年轻人叹了一口气。
  “你似乎有着什么不幸的遭遇。”对于一名炼丹大师加上锻造大师,秦元有着认识的兴趣,因此也便询问。
  “是啊,我最初走上炼丹和锻造的道路都是迫于生计,后来我靠着这两门技术有钱了,也成为了当地比较有名气的一个炼丹师了,很多人都来拜访我,门庭若市,络绎不绝,可是后来家里出事有了一些变故。”
  “我母亲病重,我粗通医道,知道一个药方可以救治于她,可是其中有一门药材极其珍稀,我虽然很有钱,但是短时间之内却根本无法找到购买的渠道。”
  “我听说一个欠下我人情的家族正好有着这一门药材,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购买的请求,正好他们也有需要,要给他们家族的某位天才用作突破,我和他们说只要他们给我这一门药材,之后那个天才修炼所需的,都可以向我要。”
  “可是……他们拒绝了。”
  秦元皱眉:“这不应该啊,你都做出这样的承诺了,再加上他们本来就欠你一个人情,无论怎么说,他们都应该会同意的呀。”
  “是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他们就是拒绝了。”年轻人叹了一口气,露出了无奈又苦涩的笑容,“所幸我最后还是成功购买了这样的药材,救回了我的母亲,但是从此以后,我也便意识到了,所谓锻造大师和炼丹大师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分量并没有那么重。”
  “至少……并没有一个实力高超的强者那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