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围城

第五百六十六章 围城


  秦元从地上爬起来,周围的士兵发出了如同海啸一般的欢呼声,从刚刚金属巨人冲过来开始,这金属巨人就带给大魏的士兵们极大的压迫感,这样的庞然大物,又有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和防御力,怎么看都是常人无法匹敌的存在。
  包括后来秦元现身也无法对其造成什么重大伤害,最多也只能够短暂地阻拦住而已,就连他们最强大的攻击手段歼天大炮也不过是将其轰退消耗能量而已,并不能够阻止金属巨人的前进。
  在他们眼中,金属巨人就是无法破坏,无法匹敌的可怕存在,即便是强大如秦元也无法阻挡。
  可当秦元毁灭了这金属巨人后就变得不一样了,就好像所有的问题都已经被解决了一样。
  金属巨人看到秦元,就好像老鼠看到猫一样,直接掉头就跑。
  大晋城墙。
  “陈将军,我们的巨人已经失去作用了,那个神秘人已经掌握了破坏巨人的方法,再这样下去……”
  “让他们回归战场,游击作战,那个所谓的神秘人……到底是谁?”陈沽心中有一个猜测,但却始终无法肯定。
  如果他看到了秦元使出蓝影剑肆意变大变小的话,那也大概能够猜出来身份了,可惜他没有。
  “不应该啊……不应该啊……那个人应该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出现的啊。”陈沽内心无比混乱,秦元应该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如果秦元是一个死人,那么他最多也就是和张山极限一换一而已。
  可如果秦元不是一个死人,那也就代表着,他杀死了张山之后还有可能杀死更多的人。
  对于大晋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陈沽看着跑回来了的金属巨人,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金属巨人能够造成的杀伤力的确很大,但是和歼天大炮相比还是差上一些,歼天大炮牺牲了灵活性和防御力,取而代之的就是无比恐怖的破坏力,每一道光束都能在地面上打出一道大坑,造成巨大的破坏。
  很显然,这场战争已经输掉了,陈沽能看到最后战争的结局,只是他并不甘心出现这样的结局。
  “陈将军,我们撤退吧,这场仗,我们输定了。”这时候,一个带着黑色面罩的男子走到了陈沽身边说道。
  “你也认为我们输定了?”
  “输定了,战争兵器方面,他们的破坏力更强,而且我们还无法阻止他们大炮的破坏,相比较之下,我们的战争兵器破坏力更小,而且已经被对方找到了破坏的法子,损失这么一个战争兵器已经是无比巨大的损失了,我们现在应该及时止损。”
  “止损?撤退?在我看来,这是懦夫的行为。”
  “可是陈将军,你应该也能判断出来,我们这一战是没有任何胜算的,与其继续拖延时间,倒不如趁早撤退,与大后方汇合,集中力量击溃他们。”
  陈沽摇头:“魏军强而我军弱,再加上魏军并不是只有一国的军队,他们还有秦军,秦军的战斗力可一点都不比魏军弱多少,这里是我们大晋第一道防线,虽然说这一道防线之后还有很多道防线,如果明知道守不住,那么每一道防线,都要在尽可能少的损失下对敌军造成尽可能打得破坏。”
  “可能吗?”
  “也许不可能,但总要去试一试的,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懦夫,那你就去做吧,不要拉上我。”陈沽此刻无比坚定,对着一旁的传令兵说道:“传令下去,阵型后缩,死战到底。”
  黑面罩男子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我先走了,希望能够听到你们传来的好消息。”
  “你走吧,顺便帮我传个消息。”
  “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请求增援。”
  黑面罩男子点点头:“我尽量,不过时古城那边秦军的压力也很大,我未必能够向你讨来增援。”
  “我理解的。”
  ……
  战争还在继续,与其说是战争,倒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屠杀,大晋的两个战争兵器失去了挽回局势的能力,加之能量不足的缘故,剩下的两个金属巨人也退出了战场。
  魏军看到金属巨人逃跑的景象,魏军的士气不断高涨,而晋军看到自家这边最大的倚仗,也已经被吓破了胆,基本上也都失去了战意,也在不断后退之中。
  “又被扳回来了,你下次小心一点,不要再做出这样冒险的行为了,再来一遍,可没有人能够保证你可以安全生还。”张或可被秦元吓得不轻,从一开始他就用望远镜注视着秦元的动态,当看到秦元不断飞高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不妙。
  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担忧果然是正确的,秦元从天上一跃而下的时候,他的心脏也随之剧烈跳动。
  不过幸好,秦元的表现没有让他失望。
  秦元笑了笑:“最终的结果是好的就可以了,有时候过程并没有那么重要。不过这一次战役结束后,估计我活着的消息也要传出去了。”
  “传出去正好,顺便你提升到生死境的消息也能给他们一些威慑,振奋振奋我们的士气。大敌当前,突然多出了一位生死境的战力,可是很能振奋士气的。”
  “好了,我们现在也差不多可以撤军了。”张或忽然说道。
  “撤军?为什么?现在局势正好,如果继续打下去,一定能攻破的。”
  张或笑了笑:“的确,一定能攻破的,不过入城之后我们的歼天大炮就失去了支援能力,毕竟歼天大炮是无差别的打击,到时候对方就可以在城中和我们战斗,这反而会使我们失去我们的优势。因为我们不清楚对方是不是还有适合城中作战的战争兵器。”
  “我们要做的很简单,围城消耗即可,等到合适的时机入城全歼对方,这就是我们的战术。”张或补充道。
  “秦元……你可是武状元呀。”
  末了,张或还打趣了秦元一句。
  “武状元……我这个武状元估计是大魏历代武状元中最水的一个了。”秦元自嘲道,“既然撤军,那我先走了。”
  “这么着急走干嘛?哎……哎……不就说了你一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