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夺舍?

第五百八十三章 夺舍?


  “都生死境了,居然还用这样粗鄙的战斗方式!”唐远辰大手一挥,一股千斤巨力便施压到了青锋剑之上。
  姬吟雪见状,也是冲上前来,他不可能仅仅在一旁观战。
  “这是他挥出的气浪,利用阵法远程强化了这些气浪。”姬吟雪对于阵法的钻研也很深,一眼就看出来了唐远辰这一招暗藏的玄机。
  “阵法还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秦元记得三年多前圣光之城是没有这种阵法的使用方法的。
  “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姬吟雪身后出现了无数巨剑,齐刷刷地射向唐远辰,逼得唐远辰伸手召出一个巨大的蓝色虚影圆盾挡在身前,同时节节后退。
  掌握了神武分裂和多神武的姬吟雪就是如此强大。
  “你不要告诉我这也是阵法能够做到的事情。”
  “真的是,这是一个简单的阵法。”说着,姬吟雪手中也出现了一个由蓝色虚影而成的圆盾。
  秦元:……
  “我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说完,秦元的身前出现了一个土黄色的虚拟圆盾。
  “你也是靠阵法?”
  秦元摇摇头:“秘密。”
  他靠的是魔道秘法,虽然效果方面可能差不了多少。
  唐远辰看着两人聊天也不着急,他知道以他一个人的战斗力是不可能将这两个人给解决掉的,甚至于这两个人要是联手爆发,甚至能能够让他受伤。
  他可是大晋皇帝,怎么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吃瘪?
  “唐远辰,受死!”秦元发现唐远辰在刚刚自己二人交谈的时候没有选择偷袭,或许是出于心中的高傲,又或许是因为想要拖延时间,总之唐远辰没有出手偷袭。
  但是秦元却不愿意就这样在这里待着。
  “又来了?老老实实地待着不好吗?朕是不会让你们出去支援他们的!”
  两个生死境武者在战场上能够造成多大的伤亡他一清二楚,尤其是姬吟雪和秦元的神武都极其特殊,他们能够造成的伤亡要比别的生死境更大。
  让这两个人进入战场,无异于让自己手下的军队送死。
  更为重要的是,很有可能破坏自己真正的计划!
  “晋帝陛下好大的口气,如果再加上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让他们出去呢!”秦元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抬头望去,是一个黑袍鬼面人,手上握着两把秦元不认识的步枪站在废墟建筑之上。
  “林庄?”秦元试探性地问道,看这神武,应该是林庄无疑了,只是到底是不是林庄,秦元还不是很确定,毕竟林庄忽然消失了这么久,现在又突然出现,很容易让人怀疑是不是被人夺舍了之类的。
  鬼面具戴在脸上,让人看不出来他的表情:“我?林庄?不是哦。”
  哒哒哒哒哒~
  不多说,黑袍鬼面人手上的长枪就开始吐出火花,疯狂地朝着唐远辰射去。
  唐远辰冷笑一声,蓝色圆盾挡在身前,不断抵挡着步枪射出来的子弹。
  姬吟雪身后的无数神武也开启了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的轮射。
  秦元也不甘示弱,手握青锋剑,一左一右两柄蓝影剑护在身边冲了上去。
  “三打一么?那我是有些撑不住了啊,那我先走了。”
  唐远辰脚底出现两个阵法,一个人直接朝上冲去。
  “想走?”
  秦元踩着蓝影剑立刻跟了上去。
  姬吟雪的脚底下也出现了一个板子,而黑袍鬼面人则是换了一个武器,手中的两把步枪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箭筒。
  “不依不饶?真是放肆!”
  “晋帝陛下,你还是就这样留下来吧,身为皇帝,偏偏要以身犯险,也太蠢了吧。”秦元也是冷声道。
  “呵呵,好嘛,朕果然是没有威严可言了,连你这种人都敢对朕口出狂言,哼,也罢,我们有缘再会!”
  说完,唐远辰的身体开始不断膨胀,就好像是一个热气球被不断充气不断膨胀一样。
  “快……”
  轰!
  秦元没来得及将“后退”两个字说出口,眼前的“唐远辰”就忽然爆炸了。
  三人在瞬息万变之下只来得及展开第一层防护,并没有来得及躲开就被爆炸给炸到了,好在威力并不是那么大,三个人的真元护体都没有出现任何情况。
  “现在该来说说我们的事情了吧。”秦元看向黑袍鬼面人。
  谁知黑袍鬼面人冷笑一声:“我本来是想来试探唐远辰实力的,没有想到这里的只是一个分身,先撤了,你们继续。”
  说完,黑袍鬼面人的身边就出现了一辆坦克。
  秦元一柄蓝影剑笔直地插向黑袍鬼面人。
  黑袍鬼面人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盾牌。
  铛~
  盾牌直接被打散,但是秦元的蓝影剑却也掉落到了地上。
  黑袍鬼面人轻轻松松地跳上了坦克:“不是要试图追我,没有用的。”
  坦克好像好像装了火箭发射器一般,像发疯一样地冲了出去。
  地面上的废墟也没有对坦克造成什么阻碍,坦克如履平地一般地冲了出去。
  “不追?”
  “算了,虽然心中有很多疑惑,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战争。”
  “没想到唐远辰来的竟然只是一个分身,难怪他一直不肯让出异世界,他现在依靠异世界的阵法知识,想必实力已经相当于通天境了,还好这一次发动了战争逼迫他出售,不然再过段时间,也许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了。”
  姬吟雪十分难得地开始长篇大论,脸色十分凝重,他已经意识到了唐远辰的可怕之处。
  “对了,你刚刚喊他林庄?”
  “我们边走边说。”秦元道。
  “好。”
  “那个人的神武和林庄一模一样,而且刚刚从他说的话可以听出来,他应该和林庄有一些关系。”
  林庄被夺舍了!
  被红色意志或者是魔种夺舍了!
  这是秦元唯一能够做出来的判断。
  “什么关系,你知道吗?”
  秦元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算说出一部分真相:“他或许被夺舍了,被魔种夺舍了。”
  “魔种?你是指那种乌漆嘛黑的生物?”
  秦元没有想到姬吟雪居然知道,点了点头。
  “是的。”
  “这可就难办了,除了妖族时代,夺舍这个词应该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这片大地上了,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