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真不想当神豪啊 > 095 你去扫厕所吧

095 你去扫厕所吧


  扣马这边只是个意外,谈判顺利的完全不像是一场谈判,你表忠心我掏钱,就是这么的轻松加愉快。
  foker这边就麻烦了,他不会对扣马的选择说什么,甚至也不会想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他无权干涉。
  不过这时候又有一个被金钱打败的人站了出来,确切的说他一直都站在那里。
  朴经理。
  俱乐部能够在世界上有现在这样的影响力,他一个一把手能是摆设吗?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前面,他还有些担忧。不过现在有了扣马‘成功’的例子,金伊娜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连一丝不高兴的表情都没有,这就给了他足够的信心。
  “老板,你看我......”开了个头,后面却又实在张不开嘴。
  “怎么,你也想来?”陈小剑笑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果然一点不假,以至于让人的脑子都能瓦特了。
  朴经理使劲点头。
  “那你看给你个什么位置?要不你坐我的位子?”
  “啊!”
  朴经理一惊,连忙摆手道:“不不不,老板,我只要当个副经理就行,让我给扣马打打下手就可以了!”
  “是吗?不觉得委屈吗?”嘴角勾了一勾,陈小剑玩味道。
  “不委屈!不委屈!”朴经理冷汗直流,他现在肠子都快要悔青了,这不是把脸伸出去给别人打么。
  然而出乎意料的,令人激动的,陈小剑说道:“怎么能让你给他打下手呢,你这样,到我这儿你还是经理。”
  闻言他顿时精神一振,这是什么情况,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此时就连金伊娜也疑惑了,一时间实在想不通这里面的用意,说好了要处罚的呢?
  “真,真的吗老板!”朴经理激动。
  “当然是真的!”陈小剑很配合地点头,头如捣蒜,然后又道:“你还继续做你的经理,以后俱乐部厕所的卫生就交给你负责了,你看怎么样?”
  “噗!”金伊娜顿时就忍不住笑喷了出来,这......
  自家这位新主还真是幽默的紧那。
  不过这不是幽默,虽然是临时起意,但是陈小剑觉得这事儿还是可行的。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朴经理直欲吐血。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已经是在侮辱他的人格,践踏他的尊严。
  士可杀不可辱!
  “考虑一下吧,现在ssk你肯定也回不去了。”陈小剑重新靠回椅背,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凭什么!”
  “凭你当着我的面说自己想要跳槽,ssk已经不需要你了。”金伊娜说。
  “我......我......”朴经理一时语塞。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扫厕所依然拿着你现在的薪水,只不过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而已。”陈小剑仰望着天花板说着,这事儿实在太有意思了。
  “呵呵。”
  朴经理气极反笑。
  扫厕所年薪两个亿,当我三岁小孩吗?不对,老子为什么要去扫厕所?
  次奥,大不了老子不干了!想通此处,他顿时一甩手,道:“老子不干了!解约吧!”
  解约还有两个亿的违约金,自己拿着这笔钱再去重新找一份工作不就行了,凭着ssk这块金字招牌还怕没有俱乐部收吗?
  呵呵,简直可笑!
  让老子去扫厕所,我扫你妈妈去吧!
  他越想越是激动,甚至已经筛选出了几个下家,说不定还能谈一份更高的薪资呢。
  然而却在这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打断,金伊娜说:“好啊,既然你主动要求解约,两个亿的违约金,你看什么时候能够支付?合同随时可以给你。”
  “什么?明明是你们要解雇我,凭什么要让我来付违约金?”朴经理更激动了,几乎快要跳脚。
  “呵!”陈小剑好笑道:“你这人真有意思,刚刚不是你说要解约的吗?这么大个人了,说话能不能负点责任?”
  “你放......”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们行了吧,你们不付违约金可以,那你们也没有权力解雇我,大不了咱们法庭上见!”
  “我们是没有权力解雇你,但是总有权力安排你做什么吧?”陈小剑说。
  “不好意思,你还真没这个权力,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我是俱乐部总经理,你要是不履行合同,那就是违规。”朴经理冷笑着。
  “是啊,ssk俱乐部总经理的职责就是负责扫厕所,怎么,不行吗?”陈小剑说。
  朴经理脸上的表情徒然一僵。
  确实当初签合同的时候他是仔仔细细一条一条扣下来的,合同上是有他担任俱乐部总经理一职这条,可是谁家的合同也不会写总经理具体负责什么吧。
  而且就算是有个岗位职责,但下面也肯定会加上一句:负责完成领导安排的其他工作。
  说一千道一万,老板的安排你不能拒绝。除非,这项工作是不合理的!
  对,这项这项工作就是不合理的!朴经理脑子倒是转得飞快,道:“对,可是你这项工作的安排根本就是不合理的,我可以到劳动仲裁去告你们!”
  陈小剑冷笑一声,反唇相讥道:“八小时工作制,扫厕所又不会累死人,而且年薪上亿,全世界有几个像你这么高报酬的清洁工,我想信劳动仲裁局局长都会羡慕你这份工作。”
  “阿西吧,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朴经理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
  “你有人格吗?再说扫厕所怎么了?劳动本身没有贵贱,你扫厕所,李哥打比赛,这都是为人民服务嘛!”
  “你!你你你!”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不想被扫地出门的话,就给老子怪怪的去扫厕所,说不定我哪天一高兴,给你安排到女厕所里呢。”
  陈小剑口若悬河,金伊娜听他这些歪理几次绷不住要笑出声来,甚至就连李哥也有点忍俊不禁。
  “砰!”。
  朴经理忽得上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陈小剑和金伊娜都被吓了一跳。
  “呵呵,金伊娜小姐,朴某很想问你一句,你这样给一个劣等的华夏人当狗,董事会知道吗?我大韩的脸都被你丢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