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真不想当神豪啊 > 187 不是来赛车的吗

187 不是来赛车的吗


  “这么勉强?”
  陈小剑笑着把烟丢掉。
  凌思雨白了他一眼,道:“别说掉水里了,就算是掉海里也轮不着我来救你,你救我还差不多。”
  “唉,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啊老婆?”想到杨婧妤这事儿,陈小剑一阵头大。
  “能怎么办,我去跟她说吧,但是我估计够呛,婧妤姐的梦想是进军好莱坞呢。”凌思雨说。
  “这还不简单,把好莱坞买下来不就行了,或者给她投资几部电影。”
  “人家是想要凭实力好吧。”凌思雨无奈翻了个白眼。
  “那她没戏了。”陈小剑很直接说道。
  杨婧妤在国内的人气确实很高,但是身上就是少了一种国际范,拍电视剧还行,拍电影进军好莱坞,真的希望不大。
  “太直接了吧......”凌思雨说。
  “你不觉得吗?”陈小剑问。
  “好吧,其实我觉得也是。”凌思雨干脆实话实说了。
  “我看老婆你要是进军好莱坞还差不多。”陈小剑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那肯定啊。”凌思雨真是一点也不谦虚。
  陈小剑上前,摸了摸她的秀发,道:“那你去呗。”
  “我才不去呢,拍戏那么辛苦还不赚钱。”凌思雨低头说道:“除非你当男主角。”
  “我懂。”
  陈小剑嘿嘿一笑。
  打电话约了王少琮和秦非秋名山见,这几天在家里实在是太沉沦了,是时候出去撒撒欢了。
  凌思雨和杨婧妤谈过之后,人没告别就走了,陈小剑有点尴尬,但又不能阻止人去完成梦想。
  贝琳达说什么这次也不跟着一起去了,主动揽起清场地建实验室的事情。
  晚上好好奖励了一下小妮子,第二天中午,陈小剑同凌思雨以及龙玥,三人一起到达江城机场,乘坐凌思雨那架私人飞机前往日国。
  几乎在同一时间,魔都两架私人飞机先后出发。
  夜晚的秋名山山路上,漆黑一片,但是山顶处却是灯光闪耀,热闹非凡。
  王少琮和秦非一同到达现场,却是有点傻眼。
  “若琳,你,你怎么来了?”王少琮一脸尴尬的对马若琳问道,有点心虚的回头看了一眼车里的女伴。
  “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马若琳并不给他什么好脸色看,当然不是因为什么女伴,只是一向如此。
  一个和秦非一样留着寸头打着耳钉的富二代上前说道:“你好,王大少,我是叶少天。”
  又是一个姓叶的,王少琮微微皱眉,伸手道:“你好。”
  然而对方并不像先前那般友好,后退了两步,斜靠在科尼塞克的车头边上,笑道:“王公子和秦公子这是来赛车?”
  两人的交锋,秦非看在眼里,暗骂了王少琮一句怂蛋,走上来道:“怎么说,有意见?”
  这话一出,周围的小喽啰立时发出一阵欢呼。
  一个身材高挑,美腿细长的红色吊带美女从科尼塞克里下来,穿着一条超短热裤,一扭一晃地走到叶无欢身边,依偎了下来,对秦非抛了个眉眼,道:“秦大公子火气很大嘛,要不要伦家帮你泄泄火啊?”
  “好啊。”秦非立刻敞开怀抱。
  “操你妈的找死!”
  几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杀马特立时凑了上来,将秦非和王少琮围在了中间。
  “啪!啪!啪!”
  一连三声鼓掌,就见前些日子进了医院的叶可道被人用轮椅推了过来,王少琮和秦非现在终于明白远处的那辆商务别克是干什么用的了。
  叶可道居然来了,那这叶无欢毫无疑问是和他一起搞事来了。
  却在这时,山路上灯光亮起,等车子切了近光,王少琮和秦非登时大喜,来车是一辆AE86,不是陈小剑还能是谁。
  车子很快一个甩尾停到近前,叶无欢等人连忙起身上前相迎,随即从车上下来一个长头发的年轻人,但肯定不是陈小剑。
  这人一开口就是一顿蹩脚的华夏语,王少琮和秦非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人十有八九是个日国人了。
  “柳生先生您好,这位就是我们华夏首富马奔腾的女儿马若琳了,马小姐,这位就是柳生宗严先生了。”
  叶无欢几近讨好地站在这来人身前,介绍道。
  “走狗。”
  “汉奸。”
  王少琮和秦非用不同的词语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声音很小,并没有人在意。
  柳生宗严主动对马若琳伸手,然而马若琳两手环在胸前,并不打算给这个面子。
  柳生宗严脸色微微一变,但旋即又恢复如常,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道:“你好,马若琳小姐。”
  “你好。”马若琳不咸不淡地回应道。
  叶无欢的脸上明显带着紧张,好在柳生宗严并没有发火。
  随即柳生宗严走到叶可道身前,道:“叶先生你好,请问无道兄近来可好?”
  “我哥很好,还特意让我替他代向柳生先生问好,说有时间会亲自到日国来和柳生先生交流。”叶可道说。
  “那真是太好了,我很期待。”柳生宗严笑笑,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叶可道的肩膀,然后转到了王少琮和秦非这边。
  “二位,请问谁是陈先生啊?”柳生宗严问。
  闻言,王少琮和秦非同时松了口气,跟叶可道一伙的家伙肯定是来搞事的,凭他二人真要动起手来只能被当沙包锤了。
  找陈先生那就好了,等陈先生过来,不一定谁锤谁呢。
  “陈先生应该马上就要到了,怎么,你找他有事?”王少琮说。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朋友的兄弟被他给打了,总不能事情就这么算了,终身残疾啊,不该赔些钱的吗?”柳生宗严说着,抱歉朝叶可道看了一眼。
  叶可道脸色变幻,心中一阵怨恨。
  柳生宗严的话让他很不舒服,但是重点还是在让他致残的家伙身上。
  “陈小剑,今天我一定要让你也变成残废!”叶可道一拳砸在了轮椅上面。
  “什么意思?不是说好来赛车的吗?”。
  马若琳终于看出了情况不对,她本来就是冲着柳生宗严和秦非的赛车来的。
  柳生宗严是日国最顶尖的业余赛车手,她纯粹是来看热闹来的,结果现在好像画风不太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