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三界劳改局 > 第53章 神经病

第53章 神经病


  配合那仿古建筑,以及屋子里的阵法、阴气,这人就好像笼罩在一团迷雾中似的。
  那人站在那,明明看得清楚,却又有种看不清楚的感觉,十分的别扭。
  那人似乎在对着花说着什么……
  可惜,距离太远听不清楚。
  而此时此刻,余会非正在那嘟囔着:“说好的喝茶,怎么成看花了?还有这谁找的大白花啊,这么丑!”
  屋子里传来马面的声音:“被嫌弃了……喝茶也得有茶才行啊。咱们家穷的,只有白开水了……
  这时候上哪找花去啊?
  我们在坟头花圈上帮你摘了一朵,凑合用吧。”
  余会非一听,差点没把手里的花扔了!
  心头大骂:“曹啊……你们两个坑货!”
  然后余会非赶紧将手里的花捏碎了,扔了……
  晦气啊!
  可离等人并不知道余会非在说什么,只是看着远处的那人对着一朵白色的纸花说话,看着就诡异!
  然后这人说完话后,捏碎了手里的花后,眸子都是冷的。
  看得她们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头皮发麻!
  越发的觉得这店子处处透着诡异了。
  “老……老板,你们这店子……好冷啊。”可离大声喊道,搭讪余会非。
  余会非哪敢回应啊,他们玩的是鬼神主题,玩的就是心跳。
  他怕一张嘴,就露馅了,到时候熟人相见,他们辛苦营造的氛围瞬间就崩盘了……
  同时,他现在心里还在为那朵花犯膈应呢,哪有心情说话。
  瞥了一眼可离他们,转身就走了。
  下面的崔珏笑道:“我们老板,就这性格。
  他开店,不是为了接待多少客人,赚多少钱,就是图个缘分。
  几位既然来了,后面有什么事,找我就行了。”
  “您怎么称呼?”柳歆问。
  崔珏道:“在下,判官崔珏。”
  “噗……”边上一直在仔细打量这里的刘壮,刚喝了一口矿泉水直接喷了出去。
  “咋的?你还判官崔珏?那你们这时不时还得有黑白无常啊?”刘壮调侃道。
  崔珏没说话,笑眯眯的看着刘壮身后。
  刘壮只觉得身后凉飕飕的,有人似乎在对着他的脖领子吹气!
  可是近来的时候,他也没看到院子里有别人啊!拿来的人对着他脖子吹气呢?
  刘壮猛然回头!
  只见一白一黑,一高一矮的两人正站在他身后呢!
  “哎呀我操!”刘壮吓得往后就跳。
  柳歆和可离也被吓了一跳……
  黑白无常也不上前,发出一阵阴恻恻的笑声……
  崔珏道:“几位不用怕,这是我们客栈的小厮。你们若是有什么需求,可以跟他们说……”
  刘壮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道:“我……进来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你们?”
  黑无常嘿嘿道:“我们一直都在啊,只是你……没看到罢了。”
  可离道:“这院子里也没什么遮挡的啊,进来的时候大门就关上了,那破门一开一关嘎嘎作响……你们不可能是从外面进来的。你们……刚刚藏哪了?你们这里可真能玩啊……呵呵”。
  可离的笑容很僵硬,显然她并不觉得好玩,只觉得诡异可怕。
  黑白无常没说话,就在哪干笑。
  崔珏道:“好了几位,别想太多。他们刚刚的确站在那,只是你们没看到罢了……进来,办理入住手续吧。”
  虽然怕,不过三人还是没有退出去,他们就不信了,这在网上办理的客栈还真有鬼不成?
  而且他们真的觉得,这很刺激,很有逼格!
  可离道:“那……判官兄,给我们三个房间呗?”
  前院刚好有三个房间,一个正房,两个厢房,外加一个客厅,和一家餐厅,厕所也在前院。
  所以,崔珏直接给他们安排好了……
  可离住正房、柳歆左边的厢房,刘壮右边的厢房,刘壮正对着柳歆,斜着和可离隔着一个客厅向忘。
  等大家住好了,三个人凑到了一起。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院子里特别邪门?明明艳阳高照,这院子里却给人一种阳光都是冷的感觉……”可离神秘兮兮的问。
  柳歆点头道:“可不么,命名热的都出汗了,但是心里却发冷。”
  刘壮很想装一把硬汉,但是他的确也觉得心里冷:“这……可能是坟头的原因吧。”
  柳歆看着脸色不太好的可离,问道:“要不,咱们走吧?”
  可离摇头道:“不走……你们不觉得这里虽然吓人,但是很刺激么?”
  柳歆和刘壮跟着点头,这里的确刺激,但是真的吓人啊。
  但是就这么走了,三人也不甘心。
  刘壮道:“应该没事的,来之前不是问过了么。这家店是新开的,开店的是本地的一个年轻人。”
  柳歆小声道:“可是,人家也说了,这里刚走了一个老人没多久。”
  可离打了柳歆一下:“你这小嘴,能不能闭上?别说这些话?吓死人的!”
  刘壮道:“好了,别怕了。这里在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没听人说过真闹鬼。”
  柳歆点头:“是呢……不过村民都说这院子里只有老板一人,可是这里明明好几个人啊?”
  “大……姐!你能闭嘴么?”可离都快抓狂了。
  她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很男孩子气,但是对于鬼怪这些东西,她比谁都怕。
  柳歆看起来呆萌,但是这丫头神经粗壮,虽然嘴里说着怕,但是一双大眼睛却忽闪忽闪的闪烁着精光,很兴奋的样子。
  最终,几个人决定,化恐惧为动力,一起出去写生!
  然后他们人手一个支架就在院子里摆了起来。
  崔珏有些好奇,显然,他虽然沉稳,但是并不是白无常那种经常混迹人间的阴神,对于这些装备有些看不懂。
  白无常凑到边上道:“画画的,早些年我不是带一个精神病下去过么?”
  “你说的是那个梵什么的吧?”黑无常问。
  白无常点头道:“对,就是他。”
  崔珏摇头道:“他不是精神病,只是思维方式跟大家不一样。”
  白无常不以为然的道:“在我看来,跟我思维方式不一样的,都是精神病,包括后院那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