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武侠之麟动九天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崖壁戏耍

第一百七十八章 崖壁戏耍


  皇甫笑卿等人闻言大是惊奇。白袍老者问道:“缘者既说自己知道答案,敢问答案为何?”
  “急什么?”石敬麟笑而不答,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反问,“老子问你,建一座高塔,是垒第一块砖就塌绝望呢,还是垒最后一块砖时塌了绝望呢?”
  白袍老者微怔,答道:“那自然是后者了。”
  石敬麟笑道:“连你都知道这个道理,那老子怎么可能太早揭晓这个答案?老子正好趁这个时机,教训教训西陆那群笨蛋!”
  其余四人深知石敬麟的脾性,见石敬麟要节外生枝,便知石敬麟是真的自信寻得答案了。
  四人俱是大喜过望,纷纷问他答案是什么。石敬麟非要卖关子,缄口不言,四人又是好奇又是期待,却也拿石敬麟一点办法都没。
  石敬麟当下领着四人,大摇大摆地朝不测崖走去。
  牛艾顿的科考船显然挺得并不远,他们到处探险航行,探险工具船上应有尽有。
  两名西陆人从船上取来了四把尖锄、一捆粗绳和两双登山靴。一群人围在一起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话后,杰洛夫和另外一个名叫“凯特”的男子穿上了登山靴,将一条长绳捆在了自己腰上。
  看样子,西陆人这边是要由他们两个去爬悬崖了。
  石敬麟笑道:“哟,才这么点高的小悬崖,还要这样全副武装?原来神州西陆的上帝,没有教会你们这些‘聪明人’怎么爬山呢?”
  杰洛夫瞪了石敬麟一眼,道:“愚蠢的中陆人,你们连办法都想不出,还敢来嘲笑我们?”
  石敬麟嘿嘿笑道:“是啊是啊,就你们这群西洋猪是聪明的。老子看你等下怎么向老子求饶。”
  杰洛夫鼻子哼了哼,高傲地说道:“愚蠢的中陆人,我等着欣赏,你们等会输掉时哭鼻子的可怜模样!”
  石敬麟拍手笑道:“哎哟哟,真没看出来,西洋猪还挺会呛声啊!”
  杰洛夫还要还嘴,牛艾顿皱眉说道:“杰洛夫,先做好你自己的事情。”
  杰洛夫闻言,不再搭理石敬麟,转回头和凯特一起,开始攀爬不测崖。
  只见二人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开始向上移动。
  凯特处于上方,每一次,他会爬到和杰洛夫相距七尺的地方左右,在崖壁上两个不同的合适位置(通常都是岩壁的裂缝),凿入两只尖锄,再用腰间的绳子在尖锄上系紧,用绳子形成一个稳固的三角。
  等到凯特完成所有步骤后,下方的杰洛夫便会拉着绳子,慢慢往上攀爬。到达凯特身后时,杰洛夫就会停下,然后和凯特一样,选择两个位置,凿入两把尖锄,用绳子加以固定。
  此后凯特就会拔下尖锄,重复他之前的动作,继续往上攀爬。
  这种攀爬方式,是最常见的攀崖方式,也是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攀爬方式。如果两人之中,有一个人不小心踏空摔下,那固定的三角和剩下的同伴,会将他们牢牢拉住。
  其实这种攀崖方式,在神州中陆也很常见,但石敬麟故意挑衅,口中肯定要揶揄一番的。
  石敬麟一边模仿起毛毛虫爬行的方式,一边拍着屁股朝崖壁上大声笑道:“杰洛夫,你这攀岩的本事,是毛毛虫教你的么?
  毛毛虫就是这样爬的吧——脑袋移动时,屁股停住;脑袋停住时,屁股再移动。你看看你自己,是不是就那毛毛虫的屁股?”
  石敬麟的动作有些滑稽,身后四人都笑了起来。杰洛夫眼角听到石敬麟的讥讽,转身朝石敬麟竖起了中指。
  凯特本来正在往上爬,杰洛夫这一转身,两人之间的绳子顿时拉紧。
  凯特没有防备,身子没能移动上去,但脚却跨了出去,结果身体失去协调,一个踏空就往下坠。
  “Ohmygod!(我的上帝啊)”西陆众人都惊呼了出来。
  杰洛夫神色一惊,急忙拉住凯特身上的绳子。两个人的重量,瞬间全部压在了杰洛夫腰边的尖锄和结成三角的绳子上。
  尖锄咔咔降了两寸,好在牢牢卡在崖壁裂缝之中,这才没有让杰洛夫和凯特继续往下。
  饶是性命有惊无险,但两人早已吓出一声冷汗。牛艾顿生气喊道:“杰洛夫,专心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你差点害死了凯特!”
  “知……知道了,殿下。”杰洛夫懦懦回应,深吸几口气,不再搭理石敬麟,沉下心来专心和凯特继续往上爬。
  石敬麟眼见二人已经爬过半程,忽然嘿嘿一笑:“老子来咯!”
  话音刚落,他起身一纵,跃上丈余,贴在了崖壁之上。
  那崖壁有凹有凸,又有裂缝,石敬麟施展游墙功,四肢并用,像一只壁虎似地,没一盏茶的功夫,便和杰洛夫爬到了同一高度。
  崖下众人看了石敬麟的身法,都是喝彩连连。
  杰洛夫侧眼看了一眼石敬麟,冷笑说道:“愚蠢的中陆人,你根本不懂科学,就算爬上来,又有什么用呢?”
  石敬麟笑道:“你猜呢?”
  说时人已向前攀出半丈,伸手将凯特的两把尖锄从裂缝里拔了出来,扔下了悬崖。
  凯特身体的重量,大部分落在那两把尖锄上。尖锄一失,凯特顿时仰天往下跌,带着杰洛夫也下坠了三尺。
  “哦,我的天呐!”悬崖上下发出一阵惊呼。
  杰洛夫拉住凯特,惊魂未定,朝石敬麟怒吼道:“你这可恶的中陆蠢猪,你想在干什么?”
  石敬麟闻言邪恶一笑:“老子让你再骂!”一脚踢去,又一把尖锄被从裂缝中踢了出来。
  那根连着杰洛夫和凯特的长绳一松,杰洛夫和凯特惊呼着又往下坠了半尺,一左一右挂在了最后那把尖锄上,像摆钟一样来回晃动。
  尖锄卡在崖壁的裂缝里,承受着两个人的重量,随着杰洛夫和凯特来回晃动,发出蹦蹦、接近极限的响声。
  石敬麟贴在悬崖壁上,笑道:“你们的上帝和科学那么了不起,现在呢?他们会来救你们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