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老祖出棺 > 第四十五章 失忆的时来

第四十五章 失忆的时来


  【玩家请注意,主线任务取得突破性进展。】
  【你的主线任务完成度变更为0.4%(+5%)(突破性进展所得收益无法组队共享)】
  【请玩家再接再厉。】
  “什么东西?”张朵儿躺在床上,迷糊地拉了拉被子,嘴里不知所以地咕哝几声,蹭得坐了起来。
  “主线任务突破性进展?时来小弟弟?”她满脸羡慕嫉妒恨,又有些怅然若失,“不会……是吕莹那条线吧?千万不要是啊……”
  ……
  【你的主线任务完成度变更为0.1%(+5%)……】
  人间脸色微木,半晌那聪明的大脑才恢复转动,‘主线任务突破性进展,根据现有的情报来看,时来激活主线任务是发现牛妖神,而发现鼠妖神段何所给的主线任务完成度,只有0.1%,很少。
  这突破性进展,很可能是易夏前辈推测出可能存在烈阳城的第三位妖神,是谁找到了他吗?’
  ‘突破性进展,证明这名妖神和牛、鼠有很大的不同,大明星昨晚演出得很晚,而且青楼某种程度上限制住了她,99%还是时来。’
  快步走出房间,他伸手招来两名制州守府的侍卫,想了想,又挥手道:“没事了。”
  他本是想让人调查时来今天早晨都去了哪,以他现在的权位,很轻松就能办到,但仔细想想,这样实在太过‘显眼’了。
  “不能乱方寸,这是好事,我们玩家目前是协作关系。”
  内心告诫自己,人间嘴角还是忍不住抽了抽,“但进阶试炼的头名怎么感觉有些不稳了……呼,不能松懈,接下来,拭目以待吧。”
  ……
  夏翼小院,陈广结束练枪,岳明离去,夏翼一直无所事事等到快中午,时来才姗姗来迟。
  “为何这么晚?”夏翼倒不是不满,只是有些奇怪,以往时来知道能学新圣魂,可各种迫不及待。
  时来反倒不满道:“老爷爷你还说呢,不是你让我去搬粮吗?我在城门口眼巴巴等了一上午,根本就没有粮队过来!”
  “……嗯?”
  夏翼微微愣了下。
  “我让你……去搬粮?昨天你不是搬完了吗?还想搬?那你得等明天,其它四城的粮队过来了。”
  “我昨天搬完了?”时来一脸懵逼,小心翼翼地打量夏翼,岁数太大了,终于老年痴呆了吗?
  “老爷爷,你身体…还好?”
  “我好着呢。”夏翼不由失笑道:“倒是你小子,是不是睡糊涂了?不对,你是装疯卖傻,故意这时候来蹭陈广一顿饭?行吧,饭很快好,吃完我再教你剑道真解。”
  “……哎?”时来顿了顿,激动道:“剑道真解?老爷爷要教我新圣魂啦?谢谢老爷爷!”
  夏翼一滞,蹙眉看向时来。
  不对劲,这小子不对劲。
  探查术甩过去。
  并未探查出异常。
  夏翼想了想,走过去半蹲,将时来左腿裤腿向上撸了一段。
  “哎哎哎,老爷爷?嘶……”
  时来痛嘶一声,看向夏翼按压的小腿处,微露疑惑,“咦,这个小伤口,是在哪里碰到的?”
  “昨晚被蜘蛛咬的。”
  “蜘蛛?昨晚?”时来懵懂挠头,不可能啊,昨晚我根本就没有上线,再说我怎么会被蜘蛛咬?
  夏翼看看他,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今天晚上,你有没有什么事情要做?”
  “今天……晚上?哦,朵儿姐姐让我去给她的演出帮把手。”
  夏翼心中一沉,六阶掌握骗经的他,无人能骗,时来绝未作伪!
  那问题就严重了。
  他似乎丢掉了一大段记忆!
  什么能让一名玩家毫无察觉,甚至连读档都没有读,便失了忆?
  我的探查术探不到,他的系统是否也没有给予他提示?
  夏翼思索良久,站起身,道:
  “你鞋上有一只大蜘蛛。”
  时来一愣,低头。
  “妈呀!”
  一蹦三米高,时来连连踢脚甩动鞋子,半晌才注意到系统传来的提示:【你被圣魂无中生有影响,你陷入负面状态:混乱】
  幽幽地看向夏翼,时来无言。
  一切一切的反应,都和昨天傍晚一模一样,但时来,却毫无场景重现的自觉!
  刺激他找回记忆失败,夏翼沉声道:“时来,接下来的话,老夫不是吓你,你听完也不要惊慌。
  昨日上午,你已在烈阳城东城门搬运过粮食,昨天晚上,你也用瞒天过海帮过了朵儿!
  你丢掉了一大段记忆,在来我这里前,你应该是遭遇了什么。”
  “……哈?”
  我失忆?我怎么可能失忆?
  时来张大了嘴巴,刚想质疑,又听夏翼道:“你可以审视一番自身。你应该是昨天抵达的一星天枢巅峰,你有这份记忆吗?”
  时来下意识一看属性栏。
  卧槽!真是100级?!
  我明明记得是97级的!
  他嘴唇嗫嚅,神情渐慌。
  片刻后,他转身跑远,连声解释都没有,在拐角处直接下线。
  在床上睁开眼,时来急忙拿过床头柜上手机去看。
  周六,晚,11:30分。
  周六,晚?他匆忙开灯,去书包里翻出作业,发现周末作业,在他毫无感觉中,完成了大半!那些做完的习题,是如此的陌生!
  “我、我失忆了?不单是圣魂大陆里,现实里也失忆了?!”
  “真的完全想不起来!”
  理所当然的,他回忆起新手试炼中那死亡玩家,越发慌张。
  恐惧升腾,他跑回床上,登录了游戏,又匆忙跑回夏翼小院。
  “老爷爷老爷爷,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失忆?不会死吧?!”
  “稍安勿躁。”夏翼揉了揉他的脑袋,安慰道:“没事的,你这多半是被某位强者的圣魂之力震伤三魂,轻度失忆,时间久了,那一天的记忆会慢慢找回来的。”
  话是这么说,但夏翼心中却是凝重,那被他含糊带过的‘某位强者’,恐怕不是一般的强。
  从灵魂层面创伤一星修士,他也是能做到的,但创伤有系统的时来,让他连读档都读不了,还准确地删掉了他一小段记忆……
  “猴妖神悟?”
  心中揣度,夏翼又道:“别害怕,真的没事。嗯,这样吧,老夫陪你去一趟怜君阁,看看朵儿姑娘能不能帮你回忆起昨晚的事。”
  时来哭脸点头。
  对,去找朵儿姐姐!
  这种时候,他需要向同为玩家的朵儿倾诉一番,缓解心情。
  夏翼将手掌从他脑袋上拿开。
  唉,到底还只是个孩子。
  这次恐怕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