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圣印至尊 > 第三千二百三十一章 古怪孩童

第三千二百三十一章 古怪孩童

    “没想到,竟连这位前辈的眼神也出问题了!”
  
      见状,梦风心下不禁叹息了声。
  
      对孩童与金甲圣君的眼神,充分感到怀疑!
  
      倒是金甲圣君闻言,不禁一脸兴奋。
  
      “但是……你太实诚了。本座刚刚就说过,不喜欢太实诚的人。而你却明知故犯。所以,再扣一分!”
  
      只是孩童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脸上的表情,再次僵在了那里。
  
      “前辈!!”
  
      一股不忿的情绪涌上,他忍不住发出喝声。
  
      “怎么,对本座的话,你有意见?”孩童淡漠看向他。
  
      金甲圣君身子一寒。
  
      想起了刚刚的质疑,一时哑口无言。
  
      “哼。”
  
      孩童轻哼了声,没有再理会他,目光看向了梦风与金楠,“你们的答案呢?”
  
      “这个……”
  
      闻言,两人都有些纠结。
  
      看到金甲圣君的遭遇,让他们顿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因为怎么看,这一题似乎都是扣分题。
  
      “看来你们是答不上了,既然如此……”
  
      听得孩童就要扣分,梦风二人连忙出声,“等等。”
  
      孩童看着他们。
  
      “我最帅!”
  
      “他最帅!”
  
      两人深吸了口气,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在同时开口道。
  
      前面这一句,出自梦风之口。
  
      后面这一句,出自金楠之口。
  
      闻言,两人不禁对视了眼,梦风满是赞赏看着金楠。就好像在说,你很坦诚啊!
  
      金楠直翻白眼。
  
      梦风最帅?
  
      这怎么可能!
  
      只是因为看到金甲圣君的结果,所以才让他违心的说出了这个答案。
  
      毕竟金甲圣君给判以实诚,那他说自己最帅,指不定会不会也给安上这个罪名。
  
      梦风亦有同样的想法。
  
      但不同的是,这话他说得一点也不违心。
  
      因为,这是实话呀!
  
      就凭金甲圣君与金楠这两个歪瓜裂枣,也能比得上他?不管从哪一方面,他都要完爆前者二人。
  
      金楠的答案,更加证实了这一点。
  
      哪怕明知要因实诚而扣分,也无法违心说谎。这种品质,真是太感人了!
  
      反正梦风被感动了。
  
      “你这答案,太不实诚了。扣一分!”
  
      但孩童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的脸差点没垮下来。这话,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金楠。
  
      靠,什么叫太不实诚了?
  
      这明明是实话实说啊!
  
      “至于你……”
  
      心下暗暗腹诽,但孩童的目光一往来,梦风瞬间一副觍着脸满是讨好的看向前者。
  
      “臭美!”
  
      孩童毫不客气的骂道,“太不要脸了!”
  
      梦风嘴角抽搐,死死按耐住那想一拳砸在对方脸上的冲动。
  
      “你也好不到哪去!”
  
      一旁,金楠与金甲圣君看着这一幕,暗暗冷笑。
  
      “不过……本座就是喜欢你这样不要脸的家伙!”
  
      但接下来孩童的一句话,却让这两个以金字为名的家伙,神色瞬间充满了呆滞。
  
      “加三分!”
  
      孩童朝着梦风竖起了三根手指。
  
      “额……”
  
      见状,梦风有些不知所措。
  
      前一秒他还怒的恨不得立马提拳砸在对方脸上,但后一秒,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擦,这家伙是变态吧?
  
      看着孩童,梦风深感怀疑。
  
      金楠与金甲圣君,亦有同感。
  
      没有理会他们什么情绪,孩童又说道,“接下来,考验一下你们的运气。”
  
      “运气?”
  
      梦风三人疑惑。
  
      孩童竖起了一根手指,道:“现在,我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数字。你们猜猜,这个数字是几?”
  
      三人:“……”
  
      尼玛,你脑海中出现什么数字,我们怎么可能会知道?
  
      而且就算真猜中了,指不定你这老货立马又改了!
  
      “猜中了,我可是一下给他加五分哟!”孩童笑眯眯说道。
  
      “五分?”
  
      闻言,梦风三人眼中亮光一闪。
  
      金甲圣君开口道,“前辈,能否给一个大致范围?”
  
      “你是白痴吗?”
  
      闻言,孩童却是一副看白痴的模样,看向了他。
  
      金甲圣君脸皮狠狠一抽,按耐着怒火,尽量保持平静说道,“前辈,您这是何意?”
  
      孩童哼声道,“看来你真是没药救了。本座都说了,一个数字。这范围,你还要问?还是说,你是想让本座直接告诉你答案?”
  
      听得这话,金甲圣君大为不忿。
  
      一个数字,他问范围有错吗?
  
      毕竟数字多如牛毛,一个数字,谁知道是几、几十、还是几百啊?
  
      倒是梦风,似明白了孩童的意思,开口道:“前辈,您的意思是单一一个数字。”
  
      “废话,那还几个数字?”孩童撇嘴道。
  
      闻言,刚刚还不忿的金甲圣君,脸皮顿时一阵抽搐。
  
      敢情孩童说的一个数字,指的是这个意思。
  
      好吧,是他想得太复杂了……
  
      但给骂成白痴,还是让金甲圣君颇为愤怒。
  
      作为一位顶级圣君,何曾有人敢这样骂他?
  
      若非知道眼前这位,乃是至尊追随者之一。他早就已经出手了。
  
      纵使如此,依然让他的心底,囤积了大量的不满。
  
      从梦风来到后,他就感觉对方是在有意针对他。
  
      “现在,你们猜一个吧。”
  
      没有理会他是什么心情,孩童淡淡说道。
  
      三人闻言,沉吟了下,不约而同道:“九。”
  
      听到异口同声的一个‘九’,三人不禁对视了眼,相顾默然。
  
      不知为何,他们同时想到了这数字。
  
      九代表一个极限。
  
      在圣印大陆,很多时候都会出现这个数字。也因此,他们下意识都觉得孩童所想数字,应该就是这个极字。
  
      “你们倒是很统一嘛!”
  
      见状,孩童有些意外,摇头道:“但可惜,你们都猜错了。我脑海中的数字,是三。你们也太笨了,以我的视角,看到你们三个肯定会想到三。”
  
      闻言,梦风三人皆是嘴角抽搐。
  
      MD,你想什么我们怎么知道?而且谁知道,你此刻说的数字,是不是你刚刚所想?
  
      反正对这,他们也没指望能猜中。
  
      “不过看你们竟能如此统一,也算难得,就给你们每人一分安慰奖吧!”孩童摆手说道。
  
      三人脸色稍缓。
  
      特别是金甲圣君。
  
      负九分,再扣一分他就没了。现在加一分,虽然还在危险区域,但不至于因为回答错一个问题就被踢出。
  
      来到这这么一阵,他也算看清孩童的性格。
  
      回答错了,基本都要扣一分。
  
      因此负九分,算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分数。负八分,起码能多一次机会。
  
      “你们三个太无趣了,就不继续问题了。现在,我们来玩一个小游戏!”
  
      这时,孩童又说道。
  
      “小游戏?”三人邹眉,心下有种不妙的预感。
  
      连续回答了几个问题,他们也算清楚孩童古怪的性格。此刻听到对方说出小游戏,他们很难相信,真会是什么小游戏。
  
      “你们那么紧张做什么?”
  
      孩童淡淡道,“一个小游戏而已,瞧你们这样子。怎么,是不愿意陪本座玩吗?”
  
      “我们愿意。”三人连忙道。
  
      虽然有些奇葩,但他们并不想这么离开。
  
      毕竟二十一殿,大多宫殿都已给通关。此刻要是出去了,指不定就没有宫殿可入了。
  
      各自单独进了宫殿,让他们都是尝到了一些甜头。
  
      而且眼前这孩童,刚刚说的可是传承。谁最先拿到十分,就能得到他的传承。
  
      一位至尊追随者的传承,他们实在无法抗拒这等诱惑。
  
      “那么就开始咯!”
  
      孩童微微一笑。
  
      三人皆有所感,同时低头看去。
  
      只见在他们脚下的地面,此刻竟是变成了一幅巨大的棋盘。
  
      这棋盘呈长方形,共有上千个棋格。棋格的颜色,不尽相同。其中以黑白两色为主。除此之外,还有紫色、金色、红色等各色棋格,但除了黑白之外,其他每种颜色的棋格都只有单独一个。
  
      此刻三人的位置,处在棋盘的起点处,也是仅有的两个无色棋格之一。
  
      另外一个无色棋格,则是在前方孩童的宝座之下,那里,显然是这个棋盘的终点处。
  
      “前辈,这是?”
  
      见状,三人皆是不解看向孩童。
  
      孩童伸手一招,拿出了一个透明抽签盒,盒中装着一枚枚蜡丸。每一枚蜡丸中,显然都有一张纸条。
  
      “正如你们看到的,你们现在已经身处在这个棋盘的起点上。接下来,本座会随机进行抽签。根据我抽签的数字,你们朝对应方向行进。黑白两色棋格,属于正常棋格。其他颜色棋格,为不正常棋格。走到不正常棋格上,将会有惊喜或惊吓等待你们。”
  
      孩童笑着解释道:“如果运气好,一次惊喜,就可以让你们加满十分。当然,运气不好,一次惊吓,也能让你们直接就负上十分。当有人走到本座所在的终点时,游戏结束。并且这个走到终点之人,不管之前什么分数,皆将直接变成十分。这样说,你们明白了吗?”
  
      闻言,梦风三人似懂非懂地微微颔首。
  
      这游戏,听起来颇为古怪。
  
      但以孩童古怪的性格,也不奇怪他会弄出这么古怪的东西。
  
      总而言之,这所谓的小游戏,显然要在那惊喜与惊吓中才会体现。
  
      除黑白两色的其他颜色棋格,总共占据了整个棋盘约莫六分之一。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有很大的可能,会遭遇这所谓的惊喜与惊吓。
  
      深吸了口气,梦风三人都是抬头看向孩童。
  
      这游戏虽有些蛋疼,但显然也是孩童弄出的最后之物。只要他们走到终点,就能变成十分,得到对方的传承。
  
      “看来你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既然如此,那本座就开始抽签咯!”
  
      说着,孩童伸手从透明抽签箱中,抽出了第一个蜡丸。
  
      捏碎蜡丸,一张写着‘前,七格’的纸条出现。
  
      “你,向前七格。”
  
      孩童指向了金甲圣君。
  
      金甲圣君闻言,当即向前踏过了七格,落在了一个白色棋格。
  
      孩童没有再理他,而是继续抽出第二个蜡丸。
  
      “左,六格。”
  
      看着纸条上的内容,孩童指向了梦风。
  
      梦风微微邹眉,朝左边走了六格。
  
      这个棋盘为长方形,其中的起点与终点,分别是位于棋盘最中央的相对位置。
  
      因此对梦风三人,前、左、右三个方向皆有棋格。
  
      如果一路向前,只需走前百格,就能到孩童的终点处。
  
      但若向左右走,距离反而还会拉远。此刻梦风向左走,非但没向终点处靠近,还拉远了一些。
  
      至于左边第六格,一样是个白色棋格。
  
      “前,三格。”
  
      孩童抽出了第三个蜡丸,指向了金楠。
  
      金楠向前踏出,而这第三格,显然是一个绿色棋格。
  
      这也意味着,那所谓的惊喜与惊吓,即将降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