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大奉打更人 > 第六十五章 绝世天才?!

第六十五章 绝世天才?!


  李玉春大马金刀的坐在浴桶边的椅子上,颔首:“这些知识你有空可以自己去藏书阁看。
  “不过,反正我要在这里盯着你,便与你说道说道。在你的认识里,一品是不是体系的极限?”
  许七安点点头。
  “各大修行体系的品级,原本是模糊的,没有那么清晰的标准。直到圣人晚年,把天下修行体系,划分为九品,然后一直沿用至今。
  “但是,圣人并没有把他自己划入到品级里。”
  “这是为什么?”许七安问。
  “你先听我说完,”李玉春接着道:“除了圣人,还有四位在品级之外,分别是蛊神、巫神、道尊、佛陀。
  “他们被誉为万劫不磨,永生不死。”
  这下许七安懂了:“神佛不在品级之中....不对,这世上真的有神仙?!”
  李玉春摇头:“不清楚。”
  许七安想了想,给出猜测:“我听说圣人只活了八十二,按照头儿你的说法,他应该长生不死才对。所以,其中有夸大的成分。”
  这个问题李玉春无法回答,因为没有答案。
  自古以来,仙人的传说渊源流传,长生不死更是每一位君王的毕生心愿。
  但谁敢说自己见过仙人?
  “其他体系都有超越品级的存在,但武夫没有,一品武夫,就是当世之最。”李玉春把话题带了回来。
  所以大家都觉得武夫是粗鄙的体系....许七安忽然注意到一个问题:“不对啊,司天监的术士也没有。”
  李玉春点点头:“但不可否认,术士是所有体系中,贡献最大的。”
  这个知识点许七安知道,术士九品是医者,妙手回春,救死扶伤。
  术士七品是风水师,堪舆地形,为百姓和王公贵族选墓地;布置家宅做出卓越贡献。
  术士六品炼金术师,极大推动了社会发展,满足了老百姓物质需求。对这个时代的工业以及手工业做出巨大贡献。
  宋卿同学是其中翘楚,他为“人兽”事业呕心沥血。许七安觉得自己还是穿越的早了,再缓几十年,说不定能写一本《异界风俗X评鉴指南》
  此外,许七安还知道司天监的术士负责更新、制定黄历。
  对于农耕文明来说,黄历太重要了,直接关乎田地收成。
  相比起其他体系,术士简直是为国为民的榜样,为文明的进步添砖加瓦。
  “头儿,我突然开始疼了。”许七安皱了皱眉。
  药水浸润毛孔,像是一根根细密的针,让他浑身都在刺痛。
  “疼就对了,洗筋伐髓。”李玉春道:“再过一炷香,你会感觉自己正被千刀万剐,那时候,就是我为你开天门的时候。
  “你可以说话分散注意力。”
  许七安点点头:“所以,我们的皇帝陛下,二十几年来潜心修道,是为了长生不死?”
  当今圣上封了一位绝色道姑为国师,潜心求道二十几年,是举国上下皆知的事。
  甚至有落魄文人写了皇帝陛下与绝色道姑双修艳史....结局当然是被河蟹神兽制裁了。
  “可是,武夫虽然没有超越品级的存在,但应该能延年益寿吧?潜心修武就好了,何必追逐虚无缥缈的长生呢。”
  对于许七安的观点,李玉春反问道:“你炼精用了多久?”
  “十七年。”许七安说,他整整卡在炼精巅峰两年。
  “慢了些,拥有充足资源的世家子弟,十六岁左右就能炼精巅峰,考虑到身体发育问题,十五岁是极限。”李玉春说道:
  “但是,就算是那些世家子弟,也未必能顺利踏入练气境,因为除了每日打熬体魄的毅力,摆在他们面前的还有美色这一关。越是钟鸣鼎食,越容易陷在美色里。”
  “而炼精境只是武夫体系的初始,你可以想象,要达到高品境界,延年益寿,这有多难。”
  我懂我懂....那浮香姑娘肯定早晚骂我一遍禽兽不如!我今晚就叫她知道什么叫做:一条鞭法!
  许七安深有同感。
  原主是个武痴,性格也倔强,喜欢钻牛角尖,正是这种性格的人,才能日复一日的打磨身体,为武夫之道打下坚实基础。
  而就算是这样,原主每天还得与自己的双手做激烈抗争,不给左右手装逼的机会。
  换成许七安自己,他可不保证自己能坚持这么多年,更不保证能在美色面前坚守本心。
  毕竟男人虽然平时思考时用的是上面的头,但某些时候,下面那个木有脑子的头才是本体。
  渐渐的,许七安谈话的兴致越来越淡,即使说的都是他感兴趣的修行知识。
  他的眉头越皱越深,疼痛快超过他忍耐极限。
  “差不多可以了,药浴的作用是刺激你的身体,让沉睡的气机觉醒。”刘玉春起身,单手按在许七安头顶,沉声道:
  “开天门是很困难的事情,资质好的,我只需要运转气机在你体内走三个周天,你就能自己寻出气感,从此内外交感。”
  “那资质差的呢?”许七安担忧的问。
  “资质越差,气机运转的次数就越多,而正常人的极限,是九个周天。也就是说,如果第八个周天你还无法自寻气感,那你就不适合武夫这条路。”
  李玉春凝视着他:“我很期待你的资质。”
  说完,他闭上眼睛,不再交谈。
  紧接着,许七安感觉一股暖流从头顶百会穴灌入,下沉丹田,游走四肢百骸。
  身体似乎马上记住了运转路线,走完一个周天后,自行激荡起气机,摆脱了陪跑,自己单飞去了。
  .....李玉春睁开眼睛,略带茫然的眼神看着浴桶里的小老弟。
  许七安回了个茫然的眼神,“好像蛮简单的....”
  李玉春:“.....”
  “你自己运转几个周天试试,我看看情况。”李玉春只能这么说。
  三周天运转结束,许七安睁开眼,他没有镜子,所以看不见踏入练气境带来的细微变化。
  首先,双眼更加明亮有神,如含星子。
  单单是眼睛上的改变,就足以让他的魅力更上一层楼。
  其次,气质变的更加厚重、内敛,渊渟岳峙。
  最后是皮肤,药水浸泡皮肤,刺激毛孔,排除了潜藏在毛孔里的杂质,比如黑头。
  通红的皮肤透着一种娇嫩的感觉。
  感觉身体里新生的力量在四处乱串,许七安舒展四肢,抬手,隔空一掌打在窗户上。
  格子窗“砰”一声裂开。
  气机外放,这是练气境初期的神异。若是刚才手握刀剑,许七安就能催发刀气或剑气。
  当然,威力不会很大,毕竟他刚入练气境。
  像二叔那种练气境巅峰,可以一刀劈断墙壁。也可以隔空御物。
  “很好!”李玉春面无表情,微微点头:“你继续运转周天,搬运是强大气机的修炼法门,同时也不能松懈对体魄的打磨。”
  说完,他离开了密室,走出房门的一瞬间,春哥满脑子“不可能”的念头。
  李玉春扭头看了眼裂开的窗户,嘴角一抽。
  绝世天才?!
  这么轻易给我遇上了吧?
  对了,他的资质测试已经结束,我去问问魏公,评了几等。
  如果是乙,凭着一周天就自寻气感的天资,已经能加到乙上。
  这样一来,相应的资源就会增加。
  “如果是乙上,没准能晋升甲等,甲等可是金锣的资质,他会成为打更人重点培养对象....”
  “嗯,他没有经历过“战力”考核,乙上是不可能的,我想多了。”
  出了院子,他直接走向打更人衙门中庭,那座高耸的浩气楼。
  经过楼内吏员的通传后,李玉春来到了第七层,看见了自己的直属上司,以及上司的上司。
  杨砚朝他微微颔首。
  阴柔男子则没啥兴趣的扭头眺望楼外风景。
  “魏公!”
  他弯腰九十度,态度谦卑。
  “正说到你呢,幸运的得了一位人才。”魏渊笑容温和。
  嗯?
  幸运的得了一位人才.....这指的应该是许七安,魏公对他竟如此褒奖?可我还没有把运转一周天的事情告诉他啊....李玉春心里闪过疑惑,恭恭敬敬的说道:
  “小人想知道许七安的评级,顺便向魏公禀报一件小事。”
  PS:刚在写细纲,写着写着,就忘记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