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大奉打更人 > 第九十二章 监正的礼物

第九十二章 监正的礼物


  “这就是我本次开堂讲课,要与大家说的重点。”许七安深谙断章精髓,说到这里特意顿了顿,微笑的面对白衣术士们求知欲旺盛的目光。
  眼角余光瞥了一下门外,看见魏渊注视着自己,看见魏渊身边那位倾国倾城的美人注视着自己。
  她是谁?竟生的如此美貌....许七安咳嗽一声,道:“万物之中,存在一些非常细微的物质,这些物质构成了我们眼中的万千世界。这些物质之间是有联系,有规律的。用最简单的例子解释,一枚丹药需要十几味、几十味药材炼制,但各个药材之间,明明功效都不同。
  “为什么?因为某些药材之间的细微物质特性相近,所以他们能彼此反应、融合。提炼金属也是同样道理。”
  许七安尽可能的用通俗易懂的措辞来表达,没有使用“原子”之类的化学名词,那样只会增加炼金术师们的理解难度。
  在场术士眼神里闪烁着兴奋,因为他们无比清楚这些知识的宝贵。
  不仅他们,外头的长公主和魏渊,两人都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之辈,越是深奥晦涩的知识,他们越感兴趣。也意识到许七安讲的内容,在炼金术的领域是非常高端的秘术。
  身份高贵的公主和大宦官,就这样站着,耐心听着。
  许七安继续道:“那本残缺的炼金秘笈里,记载了一个细微物质相近特性的口诀。我把这部口诀称为:元素周期表。”
  一瞬间,急促的呼吸声在大厅里回荡,司天监的白衣们狠狠握紧的拳头,激动狂喜。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宋卿恍然大悟,他神色激动的站起身,盯着许七安,仿佛在求证:
  “我的活物炼金术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它们之间没有相近特性。对啊,对啊,猫和树怎么可能会有相近特性,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
  .....你这么理解倒也勉强合理!许七安笑道:“宋师兄不愧是炼金术的奇才,领悟能力出众。”
  这是真话!
  宋卿皱了皱眉:“我虽明白了你的道理,但活物间的相近特性又如何验证,活物炼金术的正确方向究竟在哪里?”
  问的好,我就等着这时候掰直你。
  许七安双手负背,站姿如松,宛如开宗立派的大儒,悠悠道:“活物炼金术的方向是细胞。”
  “细胞?”宋卿愕然,又是一个从未听过的,陌生的词。
  对,细胞,不过在此之前,你得考虑做一个显微镜什么的,我也不太懂,反正不关我事....成功了是我教导的好,不成功是你资质愚钝。
  许七安从怀里取出一本册子,“这是我送给司天监第二本蓝皮书,里面记载了元素周期表的口诀、我的个人注解。也有宋卿师兄活物炼金术的正确方向,都在里边了。”
  宋卿迫不及待的冲过来,夺过册子,如饥似渴的翻看。
  开篇第一句:细胞是一个生命的开始!
  “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看着,宋卿紧紧握住册子,仰天大笑起来。
  册子里写着什么....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四十余名白衣术士炽烈的目光看着宋卿手里的册子,心里像是有猫儿在挠。
  宋卿收敛笑容,语气沉稳:“刚才许宁宴说过了,活物领域过于深奥,你们的境界没到。等师兄我参悟透彻,自然会代师传授。”
  这个师,指的不是许七安,是监正。
  所有人都注意到,宋卿握紧册子的指节,微微发白。
  他内心的激动远比表现出来的强烈。
  化学包含的领域方方面面,比如电化学、核化学、量子化学....
  许七安自己也是一知半解,不打算再讲下去,也不好把肚子里的存活全部一口气掏光,他们又不是浮香,不值得他倾囊相授。
  等价交换这种事,要细水长流。
  哗~
  白衣术士起身,动作整齐划一,朝着许七安作揖:“谢许公子传授之恩。”
  门外,长公主目睹着一切,神色微微恍惚。
  司天监的术士,对一位武夫行弟子之礼,恐怕是司天监建立以来,破天荒的第一次。
  仅凭此,许七安这个人,就足以在史书上留下寥寥一笔。
  宋卿吐出一口气,拍了一下身边褚采薇的胳膊:“师妹,长公主找你来了。”
  宋卿早就察觉到魏渊一行人到来,在场就他一个人修为最高。
  不过来了就来了,宋卿可不会因为长公主的出身高贵和魏渊的滔天权柄,就破坏课堂的节奏。
  因为不管是长公主的高贵和美貌,以及魏渊的权势,都是俗物。
  褚采薇一听,惊喜的扭头,果然看见了风华绝代的长公主。
  许七安疾步上前,抱拳道:“魏公。”
  魏渊笑了笑,示意身边的华美长裙的女子:“这位是长公主。”
  近距离观看,许七安被这位风华绝代的长公主的颜值惊艳了一下,抱拳道:“谢长公主举荐之恩。”
  李玉春与他说过,能进打更人,是长公主举荐。
  许七安可以不提这件事,但提的话,会给长公主一个知恩图报的良好印象。
  长公主微笑颔首,声音悦耳:“炼金术秘笈?”
  “是卑职幼年时得遇高人指点,传授了一本炼金秘笈。”许七安回答,接下来,如果长公主或魏渊提出要看,他就说自己不慎遗失,但内容都已经记载脑海里。
  靠着相同的知识,嫖完司天监的白衣,再白嫖一次长公主和魏渊。
  谁知,长公主只是笑了笑,便不再多问。
  辞旧说的不错,这位公主有点东西的,至少是个很聪明很聪明的女人....真漂亮啊....身材也好....许七安目不斜视。
  有女怀芬芳,媞媞步东厢。蛾眉分翠羽,明眸发清扬.....徽音冠白云,声响流四方。妙哉英嫒德,宜配许七安。
  经过了刚才的讲课,魏渊对这位小铜锣更加欣赏,道:“你随我一起去见监正吧。”
  见监正....术士巅峰的监正....许七安呼吸不受控制的急促了一下。
  .....
  摘星楼的顶层,是平台开阔的八角台,一块块厚重的青石拼凑而成。
  许七安跟着魏渊来到八角台,看见坐在桌案边,背对着他们的白衣监正。
  白发如霜,白衣胜雪,这老头的背影乍一看平平无奇,再细看,会发现他远在天边,可望而不可即。
  “你来啦。”苍老的声音传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许七安产生一种“他在跟我说话”的虚幻认识。
  “我来了。”
  鬓角霜白的魏渊,走到八角台边缘,位置正好与监正平肩。
  许七安不是官场小白,看到这一幕,心里吃了一惊。
  魏渊竟然堂而皇之的与监正肩并肩。
  “许久没有下棋了,监正大人,可否配魏某手谈一局。”
  监正没有说话,挥了挥手。
  案上凭空出现棋盘,两盒棋子。
  魏渊笑了起来,甩开青衣下摆,与监正相对而坐。
  “监正大人这段时间可有在专心看人间?”魏渊落子,顺势打开话题。
  “年老昏花,看不清了。”监正说,随之落子。
  两人半天没说话,专心下棋。
  “人宗道首入魔了。”魏渊说。
  “物极必反,功德成仙岂有那么简单。”监正说。
  “魏某收到消息,有万妖国余孽潜伏在京城。”
  “都是小角色。”
  魏渊闻言,放心的点了点头。
  又下了一阵,魏渊语气随意的说了一句:“没记错的话,地宗是十九年前搬来皇城,之前陛下苦求仙道,天地人三宗不予理睬。”
  监正沉默不语。
  “最近万妖国余孽在京城周边有所行动,再过三天,便是陛下祭祖的日子。监正可要好好看着京城。”
  ....
  “云州的匪患越来越严重了,陛下无心剿匪,让人忧心啊。”
  ....
  “税银案幕后的炼金术师,监正可有看法?”
  两人落子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几乎连思考的时间都不需要了,直到黑白棋子布满整个棋盘。
  平局。
  监正挥了挥手,让棋盘消失,抬起了沟壑纵横的苍老脸庞,凝视着魏渊:
  “当日你修武道,我曾预言大奉将出一位二品,可你最后自废了修为。”
  “没意思。”魏渊摇头。
  “为何不走儒道?”
  “与云鹿书院的读书人凑不到一起,无趣。”
  “二十五年前,本座问你,可愿做我弟子。”
  “魏某无心术士。”
  监正默然片刻,道:“精彩绝伦,小友替我教导学生,我也赠小友一份礼物。”